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3】 火烧养生会所
    ,!

    “好……”林琴恨恨道,“连给企鹅推油这点小困难都克服不了,说明你对企鹅的恨超过对我的爱,那就休怪我不留情面了!”

    “什么叫对你的爱啊!”陆瑟凌乱道,“对你这种林氏集团的大小姐,我只有恨好不好!你和企鹅是一个梯队的!”

    随着一声电子杂音,林琴貌似是关闭了通话麦克风,与此同时,包厢外面的4个强壮基佬一拥而入!

    “嘎嘎!”

    企鹅特朗普这时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摆动翅膀对基佬们做出颐指气使的架势,仿佛它才是头头。

    “林琴算你狠!”陆瑟一边靠墙站立,一边面向沙发上的旅行包大声喝道:“正太女装时间!!”

    说时迟那时快,保险箱里的手机虽未被暗语引爆,沙发上的旅行包却随着一声巨响,喷射出巨量黑色毒雾,瞬间布满了包厢!

    “怎么回事?”

    “炸弹!?”

    4个基佬按摩师大惊失色,很快就被毒雾呛得咳嗽起来,眼睛不住流泪,乱摸乱撞也抓不住陆瑟到底在哪里。

    “咳咳、咳咳”

    “疼死了!眼睛比第一次爆菊还疼!”

    “你小子干什么?林琴小姐只不过是想考验你一下而已,你居然带炸弹进来!”

    听他们说的,貌似林琴不是真心想让陆瑟落入基佬们之手,但陆瑟必须要自己掌控命运,并不后悔引爆手机。

    只不过三星note7同款电池的爆炸威力超乎陆瑟想象,陆瑟只想施放催泪黑烟,没想到现在不但有黑烟,黑烟后面还冒出了熊熊火光。

    ——旅行包本身的材质易燃吗?昨天晚上睡得太晚,百密一疏!这下子火势搞不好要扩大!

    陆瑟在爆炸第一时间就闭上双眼,沿着墙壁退到了洗浴间附近。

    这种催泪黑烟在湿度大的地方效果会略微降低,陆瑟之前让洗浴间的花洒空转,并不是全然为了制造水声骗过林琴。

    站到洗浴间里面后,陆瑟得以微微睁开眼睛观察包厢里的情况。

    “快救火!这里墙壁都是木板,很容易变成火灾……咳咳咳”

    “不行啊眼睛好疼……谁绊住我的脚了!”

    “嘎嘎嘎!”

    企鹅特朗普在一团混乱中扑进浴缸,沉入水下,不得不说它还挺会躲。

    两个基佬按摩师强忍眼睛刺痛,各拿一只铜盆到浴缸里盛水,试图浇灭火焰,可特朗普领地观念很强,瞅准两人的手臂一人啄了一下,疼得两人铜盆脱手,发出咣当咣当的两声。

    沙发燃烧了起来,沙发旁边的精油燃烧了起来,很快保险柜的木质结构也烧了起来。

    “轰!”

    保险柜里的另一只手机在高热之下,没有接收到引爆暗语就自己爆炸了,包厢火势因此更盛。

    最初只是抗拒给企鹅推油,结果演变成了大型火灾,陆瑟始料未及。

    “我勒个去!你们家的精油太特么易燃了!安全隐患啊!而且烟雾感应器是摆设吗?为什么没有报警?”

    林琴那边已经关闭了通话频道,并不知道包厢已经成为火场,貌似她和小佳根本就不在养生会所里。

    陆瑟心知不妙,也顾不得现在只穿着拖鞋和健美裤,第一个从大门跑了出去。

    “你们!别救火了!这里的烟雾有强催泪性,你们不赶快撤出来烧死我可不管!”

    口头上这么说,陆瑟不可能完全不管,毕竟是因自己而起的火灾,万一烧死了人,自己至少是过失纵火杀人。

    基佬们见火势越来越大,催泪黑烟更是无法靠近,正在发愁,听见陆瑟开口大叫,豁然开朗,几人窃窃私语道:

    “陆瑟是林琴小姐的未婚夫,他让咱们撤咱们还等什么?火是他放的,烧没了也是他们家自己的产业,犯得着咱们把命赔上吗?”

    很快几人达成共识,不再救火,只是用一条大浴巾把企鹅特朗普包裹起来,围在中间,然后快速撤出了201包厢。

    “附近的包厢有没有人?”

    陆瑟穿着深蓝色健美裤,大声询问穿着粉红色健美裤的众基佬,俨然是颜色的不同代表了等级不同的意思。

    用力砸了几下隔壁包厢的门,陆瑟把里面的基佬按摩师,和正享受按摩的一个40多岁女白领给喊了出来。

    “你吵什么?老娘正打算加个钟……”女白领用毛巾包裹着走样的身材,对着陆瑟刚骂出半句,马上发现情势不对,连滚带爬地跑下了楼梯。

    “着火了!烧死人了!!”

    女白领一边跑一边乱喊,更加剧了混乱局面,但是客观上也起到了人肉报警器的作用。

    上午9点还不是养生会所的高峰期,2层楼建筑里没有几个客人,客人们哭爹喊娘地跑光后,就是总共18个基佬按摩师试图灭火的时间了。

    然而这么多壮汉,火势竟然控制不住!

    昨晚陆瑟为了保证今天自己(菊花)的安全,秉持火力至上原则,把声控催泪手机的威力调得很大,生怕催泪毒雾撂不倒众基佬。

    结果威力立竿见影,基佬们拿着灭火器无法接近起火点,离着老远就泪流满面。

    另外,基佬们知道陆瑟身份特殊,他放的火,林琴小姐追究下来也是追究到陆瑟身上,没必要为了救这种火灾拼命。

    于是除了把现金、账目等关键物品抢救出来以外,基佬们秉持着“火进我退”、“生命可贵”的原则,互相扶持避免受伤,至于能不能扑灭大火,根本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

    “不是吧……三星note7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陆瑟站在门外,绝望地看着火焰吞噬了整个养生会所,女前台则一只手拉着湿漉漉的企鹅特朗普,仿佛接孩子回家的母亲看到学校被烧了一样,表情难以形容。

    “诶?这不是曾经来过棋社,跟我下成平手的那个高中生吗?”

    九三棋社就在斜对面,现在养生会所发生火灾,不可能没人出来看热闹,说话的人是曾经跟陆瑟下过棋的6段棋手。

    当初陆瑟为了挑战九三棋社的镇社之宝林琴,为了表现自己棋力高超,根本没有给5、6段旗手留面子,所以这个6段棋手对陆瑟印象很深,也暗暗憋着一口气。

    现在陆瑟只穿了健美裤和拖鞋,样子可是相当狼狈,一看就是刚从养生会所里跑出来的,6段棋手见状酸着脸道:

    “酗子你爱好很广泛啊!小小年纪就去逛足疗店,现在遇上火灾搞不好要上新闻,被你父母知道了的话就惨了吧?”

    眼前正在熊熊燃烧的建筑全名叫“香林spa女士休闲养生会所”,并不是足疗店,但陆瑟已经没心思纠正了。

    “怎么你有意见?”十二级智能生物的眼镜片反射出耀目火光,“我看足疗店不顺眼就把它烧了,这叫为民除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