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朱元璋与诸葛亮
    ,!

    “像你们家这种大户人家,林琴打碎的不应该是明代花瓶才对吗?明代微波炉是闹哪样啊!”

    陆瑟忍不住对林怜吐槽。

    “但是,我家真的有明代微波炉啊!姐姐跟我说因为别人家都没有,所以非常珍稀的样子……历史老师不是也说过,中国明代出现过资本主义萌芽,本来有可能率先走向工业革命吗?”

    陆瑟心想这准是林怜又被自己姐姐忽悠了。

    “微波炉是在雷达发明的基础上偶然被发明的,按照你的逻辑,明代不光有微波炉还有雷达啊!”

    “明代微波炉一点都不珍稀,只不过是淘宝上随处可见的恶搞产品!你家的明代微波炉是不是青花瓷质地,上面还带着朱元璋骑自行车的图案?”

    林怜十分惊讶:“难道昨晚姐姐打碎微波炉的时候,陆瑟同学也在现场吗?原来图案上骑自行车的人是朱元璋啊,我还以为是蝙蝠侠呢!”

    陆瑟不禁汗颜:“虽然朱元璋流传于世的画像当中,有一幅的黑帽子上带着两个小尖角,确实有点像蝙蝠侠,但是两者的差异还是太大了吧!总而言之林琴打碎的明代微波炉根本就不值钱,是现代人制作的连赝品都不算的恶搞品!”

    “哦,”林怜若有所悟,“我也觉得明代有共享自行车这件事挺奇怪的……”

    “怎么不是普通的自行车还是共享自行车吗!到底是摩拜还是ofo啊!朱元璋是天使投资人所以首先试用了吗!”

    顿了顿后,陆瑟才想起自己还有向林怜打探情报的目的。

    “昨晚林琴打碎明代微波炉的时候,有说什么话吗?”

    “有啊,”林怜略微仰头回忆道,“姐姐说:宁愿损失1500万也顽固不化,简直不可救药……我觉得那个明代微波炉可能是值1500万的样子,好可惜,不想要了可以做公益拍卖捐给需要帮助的人啊……”

    陆瑟心说那淘宝货能值150就不错了,1500万是我赔偿林琴的好不好?另外林琴为什么这么执着地想让我给企鹅按摩呢?

    “林怜,你来回答一下问题!”

    历史老师终于发现了林怜上课说话,林怜不是陆瑟那样懂得找隐蔽的老江湖,所以反而在老师看来特别明显。

    “好、好的!”林怜拿着课本急匆匆地站了起来,动作带起的强烈乳摇,看得前排男生以及历史老师都鼻腔充血。

    “你……你把课本放下,我看看你有没有真正听讲!”历史老师捂着鼻子道,“你说一下中国古代科技发明对世界文明进程做出过哪些贡献?”

    “四……四大发明!”林怜倒也不是全然不学无术。

    “还有呢?”历史老师继续问,“你能从日常生活中,找到中国古代科技影响的事例吗?”

    “能!”刚才还战战兢兢的林怜忽然变得信心十足,“微波炉是中国明代发明的9有自行车!朱元璋是天使投资人!”

    同学们立即哄堂大笑。

    “明代哪来的微波炉!是穿越者发明的吗?”

    “如果说诸葛亮的木牛流马传到了明代,勉强发明自行车我勉强能信,但微波炉就太夸张了!”

    “也不一定喔,说不定朱元璋本人就是穿越者,他从现代带去了自行车和微波炉,然后推翻了元朝呢!”

    “靠自行车和微波炉推翻元朝不太靠谱吧?你确定蒙古人不会把微波炉缴获去热羊肉串?”

    “sb古代根本没有电好不好!朱元璋一定是靠量产化的自行车大军打败蒙古铁骑的!”

    历史老师气得够呛,但是林怜并非是故意跟老师对着干的那种坏学生,只是天然呆+健忘,朱元璋充当天使投资人给自行车企业风投,然后开辟第二条产品线发售微波炉,卖给蒙古人热羊肉串的事,一定是其他坏学生告诉林怜的。

    “林怜啊,你不要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历史课虽然没有数学、语文重要,但是对于正确世界观的养成很有帮助,要是你跟你父亲一起去见外国客户,你在闲聊中谈起中国明代就有微波炉,会给祖国丢人的!”

    “好了你坐下吧,以后好好听讲,别随便轻信一些奇谈怪论!有谁能主动回答一下,日常生活中有哪些真正的中国古代发明?”

    学霸项尚扶了扶啤酒瓶底眼镜,当仁不让地站了起来:“有很多!牙刷和手纸都是中国古代人发明的……”

    课堂焦点变成了如何给中国古代人摇旗呐喊,林怜嘟着嘴坐了回去。

    “原来陆瑟同学是骗我的,朱元璋根本就没有给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公司融资,蒙古大军也不是因为购买了太多微波炉热羊肉串而导致军费不足崩溃的……姐姐也是,为什么你们都不认真跟我说话呢?”

    “是你不认真听我们讲话吧!”陆瑟忍不住道,“天然呆+健忘也要有个限度,我什么时候告诉你那些了?我一直在纠正你好不好!是你擅自把大家说的东西揉捏在一起,变成了历史老师他妈都不认识的魔改版历史吧!”

    对于陆瑟都觉得棘手的林怜,午间休息的时候,金世杰竟然不知死活地在操场大榕树下面把林怜给拦住了。

    仍然是一副自我感觉良好的公子哥模样,金世杰单手支在树干上,阻住林怜的前进路线,死皮赖脸道:

    “还记得我吗?咱们在林氏集团的年会上见过面,我对你的印象比对你姐姐好不少……”

    说话的同时,两只眼睛滴溜溜地望向林怜的胸口,哪怕林怜佩戴的金十字架项链反射出刺眼的阳光,也不愿挪开视线。

    林怜非常内疚,连忙向金世杰低头赔礼道歉:“对不起!当时我不是故意把果汁洒在你身上的!你在年会上当服务员跑来跑去的本来就不容易……”

    金世杰先是一愣,随后表情变得非常古怪:“我不是服务员!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金洋叔叔的儿子金世杰啊!你记得服务员却不记得我?”

    “诶?原来你就是转到7班的金世杰啊……”林怜恍然大悟,“对不起我有脸盲症,我现在要去食堂吃饭了,能拜托你让一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