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圣女食堂
    ,!

    林怜表现出了对金世杰的极度不感兴趣,让金世杰感到自信心严重受挫。

    “那个……林怜你别着急,食堂的饭有什么好吃的?不如我请你去饭店吃怎么样?”

    金世杰公子哥气息十足,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方向。

    林怜微微眯起眼睛道:“别以为我是笨蛋!上课日不能出校门,这种事情我还是知道的!历史老师跟我说不能轻信别人……你真的是金洋叔叔的儿子金世杰吗?”

    “当然是啊!”金世杰无奈,掏出刚刚配发的带照片和姓名的学生卡给林怜看。

    林怜拿着学生卡跟金世杰比对了半天,半信半疑道:“不是太像……因为陆瑟同学骗我明代就有微波炉,同学们也嘲笑我,让我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我决定按照历史老师说的做,以后要对骗人的家伙提高警惕……”

    话说到一半,林怜又接到了诈骗电话,对面呜呜嘤嘤地哭道:“我和家人卷入了拉斯维加斯枪击案,钱包和护照都丢了,您能行行好给我们一点路费让我们回国吗?”

    “好可怜啊……”林怜的表情瞬间圣母化,“把你们的银行账号发过来,我用电话银行转账吧,因为我现在没有智能手机,所以转账会慢一些,请一定要坚持住啊!”

    通过电话银行转走自己的数千零用钱之后,林怜放下手机,面对金世杰又摆出了怀疑的表情。

    “我决定从此以后不再轻信别人了!你到底是谁!是不是姐姐派来捉弄我的!”

    对于林怜所谓的“提高警惕”,金世杰受到了智商方面的侮辱。

    “林怜你怎么还天天给骗子汇钱啊!林氏集团每次都要安排专人去核实、处理骗子,很花时间的!你宁愿相信骗子也不相信我?”

    “可是并没有证据说明对方是骗子啊,”林怜理直气壮道,“我也不是任何人都给汇钱的,上次一个自称乾隆说要复国的我就没给他汇钱,我还没有傻到要支持**武装哩!”

    金世杰觉得林怜槽点满满:“乾骂到现在还不死,才是更应该怀疑的地方吧?”

    “好了,我刚才忘记青姿学园是封闭式管理,可咱们不能出去吃饭店,难道还不能去食堂二楼吃小灶吗?我听说有专门的厨师负责二楼小灶,虽然比不上我们家的专业大厨,总归比一楼好多了,至少不用排队不是吗?”

    这时林怜刚刚放进口袋里的手机又震动起来,金世杰以为还是跟骗子汇款有关,不由得耸了耸肩一脸无奈。

    然而林怜掏出手机,却发现接到了一条来自陆瑟的短信,内容是:

    “难得在学校遇上你们林氏集团内部的人,不如请金世杰去教堂区吃你拿手的烤串吧!我听说你烤过鱿鱼的烧烤架很长时间没有再次使用,教堂的储物间里也放着信徒赠送的冰冻羊肉,为什么不趁机显显手艺呢?”

    陆瑟在午休铃响起之后故意没下楼,猜到金世杰多半要在食堂门口拦住林怜,果不其然。

    尽管从高二(1)班的窗户到操场西侧的大榕树,距离很远,根本听不见林怜和金世杰的对话,但陆瑟会读唇术,只要看两人的嘴唇翕动,就可以把对话猜得**不离十。

    林怜接到陆瑟的短信之后,眼睛里充溢了幸福感,之前上课被大家嘲笑的阴霾一扫而光。

    “那个……你叫金世杰对吧?如果你不想去食堂排队的话,要不要来我做见习修女的教堂广场,吃我亲手烤的羊肉串呢?”

    林怜忽然对自己发出邀请,金世杰心里乐开了花,心想女孩们肯亲手做饭给男人吃,这是打算先抓住男人的胃,是非常明显的好感信号!

    ——哈哈哈哈!不愧是有900万女粉的本少爷!即使是林怜也阻挡不了我的魅力,这不是刚装腔作势了一会,马上就要亲手做饭给我吃吗?

    ——虽然林怜烤的羊肉串肯定比不上杨刃,不过好歹是女孩一番心意,本少爷岂有拒绝之理?看来林怜比千叶理香好上手,我争取在一星期内搞定她!

    金世杰直流口水,跟着林怜往教堂广场的方向去了,教堂广场的一堆白鸽中间,郭神父昨天吃了一口林怜参与制作的圣饼,直到现在还肠胃抽搐,见金世杰被林怜引诱过来,不由得从内心里生出十二分的怜悯。

    林怜走到鸽群附近的时候,白鸽们只是轻轻跳开,有些还振翅飞起落到林怜的肩膀上休息,金世杰跟过来的时候,白鸽们却从动物第六感中感受到了危险,扑啦啦地全飞走了,有几只还在金世杰头顶很高的地方盘旋,计划着如何丢鸟粪在金世杰头上,还不至于波及修女。

    “不好意思,现在教堂的冰箱里只有羊肉。”林怜仿佛一个好客的店家,忙不迭地向金世杰作菜品介绍,“我最近学习了京味、川味、新疆味三种羊肉串的做法,虽然我是味觉白痴根本尝不出来有什么区别,但是你一定能分辨出来!”

    “那当然!”金世杰双手插在裤兜里,意气风发得意洋洋,“我的口味可是很刁的!是纯正的美食家!等到咱们俩关系再近一些,我告诉你我都吃过什么珍贵食材……”

    “别去送死!!”

    正当金世杰一步步被修女带入死亡陷阱的时候,杨刃从后面拉住了自己的好基友。

    “世杰你能不能至少做点功课?”杨刃对一脸无知的金世杰痛心疾首道,“你知不知林怜做的料理是根本不能吃的?包兴吃过一次林怜的烤鱿鱼以后,几乎把命都丢了!”

    “哈?有那么夸张?”金世杰有点不信。

    “是啊,为什么说我做的料理不能吃?”林怜停下脚步半转回身盯着杨刃,“你随便批评我的料理,难道你做饭比我好吃吗?”

    冷面厨神平日里布满寒霜的脸孔,险些被林怜气得跟郭神父的胃一起抽搐起来。

    “你把你的厨艺跟我相比,这件事本身就是对我的巨大侮辱!我叫杨刃,如果你真的想提高厨艺,就在课余时间来我和世杰这儿回炉重造吧!”

    说完,杨刃强拉着金世杰离开了教堂广场,两种“黑暗料理”传人的宿命相遇就此结束。

    “好可惜,只差一点……”林怜失望地看着被杨刃拖走的金世杰,“好不容易有了志愿者肯品尝我的料理,又被人给抢走了……对了,郭神父您吃午饭了吗?”

    “吃……吃了!”明明还没吃午饭的郭神父吓得面如土色,“吃了两个肉饼七个麻花十碗热汤!我还要去梵蒂冈开会我先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