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7】田径场私会
    ,!

    金世杰是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在帝王大厦初次见面时就跟理香套近乎,理香觉得他提出要追求自己不是什么新闻。

    然而陆瑟也卷入此事让理香感到很纳闷,明明只是高二(1)班班长和风纪委员那样的关系,两人之间甚至算不得相处融洽,怎么突然要和金世杰一起追求自己了?

    “一定……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要让他们说清楚!”

    理香说着就急匆匆出了女生宿舍,留下冬妮海依和小梅面面相觑,不知真相为何。

    虽然发誓说“要让他们说清楚”,但理香并没有一股脑冲到男生寝室去问个明白,而是自顾自走到了宿舍楼附近的田径运动场。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田径场上微风习习,温度较低,只有零星几个田径部的人在跑步,但是看样子也快回去了。

    理香感到一阵寒冷,不由得双手抱住肩膀,默默走上了跑道外侧的看台石阶。

    面色苦恼地又想了好一会,理香拿起手机拨打了陆瑟的号码。

    她只知道陆瑟的号码不知道金世杰的号码,而且金世杰沾花惹草惯了,像这样嘴里跑火车恐怕也不是第一次,去联系金世杰反而会给别人留下话柄。

    至少理香是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的。

    “喂,是我,千叶理香,陆瑟你方便的话,能到田径场看台上跟我见个面吗?我有话想要问你。”

    明明已经有点生气,理香却强迫自己保持了基本的礼貌。

    事实上理香的话虽然说的很连贯,但是生怕陆瑟编理由不出来,推脱跟自己见面,所以她开口之后,是有些后悔自己说了“陆瑟你方便的话”这一句的。

    幸好陆瑟还算给她面子,连具体要问什么都没有询问,直接说“你等我几分钟”,然后真的在几分钟之后来到了运动场看台。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等待中的理香却感觉跟几年那么漫长,尤其是田径部运动员从看台前跑过的时候,理香有一种恨不得钻进地缝里的羞耻感。

    “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这样一个人等着男生,很类似……类似约会吗?还是因为我跟陆瑟之间有了不好的传闻?真是好讨厌的感觉呢……”

    陆瑟踏上看台石阶时,夜色也仿佛被陆瑟带动着朝石阶侵略了一步,理香变得很紧张。

    “陆……陆瑟,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出来吗?”

    “当然知道,”陆瑟耸了耸肩,并没有装糊涂,“是因为我和金世杰一起追求你的那些传闻吧,金世杰真是嘴巴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陆瑟今天下午刚刚了解理香的真实身份,他跟杨刃一样,打算稍微观察一下事情进展再应时而变,没想到金世杰晚饭时就把这件事捅了出去,一定程度上打乱了陆瑟的阵脚。

    不管怎么说,陆瑟肯直面问题,还让理香松了一口气。

    “那,想必你和我一样受到了这些传闻的困扰是不是?所以你一定会从明天开始帮我辟谣……”

    “我并不会帮你辟谣,”陆瑟打断了理香的话,“我这个人向来不做无用功。”

    “为……为什么不帮我辟谣!明明就是谣言嘛!”理香急了,“难道你真的对我……要知道新校规是不鼓励学生谈恋爱的!被教导主任或者风纪委员发现亲昵行为的话,会根据情节严重程度来降低校园一卡通的额度上限!”

    理香习惯把中国的“纪律委员”给说成“风纪委员”,虽然其实是一个意思。

    这一波语无伦次让陆瑟心里想笑,陆瑟道:“你自己不就是风纪委员吗?监守自盗不就行了?”

    “你!!”理香的脸在夜色中看不清楚,但无疑是变得更红了。

    “别激动,女生横眉立目的就不可爱了。”陆瑟仍然保持着让理香恼火的那种游刃有余,“无用功的意思是说,凡是男女问题,当事人越是澄清越引人遐想,更不要提男女双方同时澄清了……你如果这方面稍微有点经验的话,今天晚上就不应该单独把我叫出来。”

    理香如梦方醒,看见田径场上的运动员远远望向自己和陆瑟,意识到自己不经意间又制造了八卦。

    “但是……但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啊!”理香感到十分委屈,“既然你在这方面很有经验,那就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大家不要再议论咱们啊!”

    “你在这方面很有经验”这句话让陆瑟脸部肌肉微微抽动,理香带着一股怨气说这个,却不知道陆瑟虽然身为《如何给妹子洗脑》这部工具书的作者,但是站在理论巅峰并不能改变他实践太少的事实,就算把5岁在幼儿园交的那个贪图q币的女朋友也算上,陆瑟的实践经验也少得可怜。

    “人是不能活在别人的评价之中的,”陆瑟道,“他们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身正不怕影斜,我听说日本对王阳明心学也很有研究,如果能做到‘我心光明’,又害怕什么呢?”

    又一阵夜风拂过,理香脑后的单马尾随风摇摆,柔顺的发丝如同丝竹古筝,在每一个看到的人胸中奏出曲调。

    “那、那我还有一个问题,”理香抿嘴思考了一会,又道,“现在大家口中有两种说法,一种是金世杰单方面宣布你和他是情敌,另一种,就是你在教堂广场上也说了跟金世杰类似的话……到底那种说法是真的?”

    如果一切都是金世杰搞的鬼,那只要渐渐消除谣言就好了,如果是第二种情况事情就大条了。

    理香刚转到青姿学园就被林琴(事实上的姐姐)洗脑,认为陆瑟是一个嫌弃林琴体弱多病想要悔婚的败类,更可恶的是舍不得林氏集团财产的他还开始转而追求林怜甚至爱丽丝,尤其是目睹过爱丽丝和陆瑟各种亲密行为之后,在理香眼中陆瑟简直变成了负心汉+萝莉控的典范。

    如果这样的人是个笨蛋也就罢了,偏偏陆瑟绝顶聪明各种阴谋诡计耍得很溜,万一被这种人盯上,未来的日子一定很难过。

    理香的担心并不是没理由的,就在她如此思考的时候,陆瑟几乎是分毫不差地分析出了理香的所有担心。

    “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陆瑟挺直腰板,西服样式的青姿学园男生校服因此更显稳重、成熟,他不失时机地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

    “理香,在你看来,我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或者说你对我感觉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