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8】理香的清白
    ,!

    “你现在来问我对你的感觉……”理香的身体微微发抖却不全是因为寒冷,“我不是很早以前就说过了吗!你把自己的聪明才智用在邪路上,利用林怜和爱丽丝的单纯把她们玩弄于鼓掌之间……我所在的高二(1)班居然是你这种人来当班长,这是我的耻辱!”

    被理香当面痛斥,陆瑟却搔搔头发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我问的是你现在对我的感觉,你却强调‘很早以前’……现在你对我的感觉难道没有丝毫改观吗?”

    理香沉默了一会,陆瑟的确给人以城府很深的感觉,但是林琴说的那些事情只是一面之词也是事实,理香在这些日子的相处当中,并没有发现陆瑟对他人抱有特别的恶意(除了林氏集团和企鹅),也没有蓄意伤害过林怜或者爱丽丝。

    尤其是爱丽丝每次见到陆瑟时眼睛都在发光,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偶尔会让理香怀疑自己错了。

    ——不过尽管如此,也不能当面说陆瑟的好话,尤其是在被怀疑跟陆瑟有私情的现在。

    “没有改观!我对你的恶劣印象道现在也丝毫没有改观!你仍然是一个非常自私自利、当不得榜样的人!”

    陆瑟苦笑了一下:“你还真是直接呀,难道是受了室友冬妮海依的影响吗?我原以为日本人向来说话拐弯抹角,你哪怕是对我印象不好,也应该说得更委婉、矜持一些呢。”

    这句话既是吐槽,也在试探理香对自己中日混血的身份是否有自觉。

    “入乡随俗!”理香理直气壮,“而且我们日本人也不全是一个模子里造出来的,我刚才回答了你的问题,你现在该回答我的了!你……你到底有没有在教堂广场上……说……跟金世杰类似的话?”

    “诶?为什么到了你的问题就又矜持起来了?”陆瑟笑得很流氓,“不就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公开表示过要追你嘛!”

    陆瑟嬉皮笑脸的样子让理香下意识地握住了风纪委员袖章。

    “总之……如果你没说过就摇摇头,然后跟我一起想办法消除谣言的影响……”

    陆瑟的面孔忽然严肃起来,让理香心中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我很想否认,但是我的确说过类似的话,否认只能越描越黑,当时我对金世杰说的原话是‘我是不会把千叶理香让给你的!’”

    理香一个身形不稳,差点从石阶上掉下去。

    “你……你开什么玩笑,大家也不熟,说这种话……”

    本来是把陆瑟叫出来商量对策,结果变成了被当面表白,理香后悔出来前没有做一张分析表来列举利害关系。

    “所以相比于金世杰,你是不是比较喜欢我?”陆瑟迈上一个台阶,从而更接近上方的理香,并且侵占了原本属于理香的部分空间。

    一不作二不休,既然金世杰和杨刃那边的行为不好预测,干脆先攻陷理香的心防,其他的以后再说。

    “不、不要过来!现在不是谈这种事的时候!呀!!”

    理香在陆瑟的大胆进攻面前乱了阵脚,她转身想要逃走,却因为天色太暗,脚尖绊在石阶上,整个人眼看就要跌倒。

    陆瑟见状急忙伸出右手,从侧面搂住了少女的纤腰,带着几分霸道顺势将理香搂到了自己怀里。

    “就算你能躲避跟我的接触,也无法躲避内心的感情,何苦呢?”

    陆瑟毫不脸红地说着肉麻的话,一定程度上也因为是理香之前说“你在这恋爱方面经验丰富”,给陆瑟造成了刺激,想要按照《如何给妹子洗脑》实践一下。

    理香从几乎跌倒的恐惧中,紧接着又在夜风中感受到了男性的温度,稍微愣了愣神,但很快就醒悟过来。

    “你……你做什么!快把我放开!不然我要叫人了!”

    “你叫啊,叫来更多人参观咱们抱在一起好了。”

    陆瑟用臂力搂住理香不放,他发现理香虽然是剑道三段,但是完全属于敏捷型选手,力量完全不够看。换成是冬妮海依被陆瑟强行抱住,早就把陆瑟像陀螺一样丢出去了。

    “混、混蛋!”理香只恨自己手边没有武器,有心用手刀去砍陆瑟的脖子,又怕把陆瑟击昏,引起学校震动,反而让谣言传播得更猛烈。

    正在这时,一直在跑圈的田径部女队员停住了脚步,在看台下冲理香大声喊道:“什么风纪委员!风流成性、水性杨花才是真的!你有什么优点值得金世杰少爷追你?我抽烟总比你**要好!”

    原来她就是“金粉”之一,原本就跟理香有梁子的田径部成员。

    理香被同为女生的对方攻击“水性杨花”、“**”,长期高度自律才营造出的风纪委员形象仿佛要瞬间崩塌,不由得短暂失神,在陆瑟怀里忘记了反抗。

    陆瑟却拿出了大男子气概,对台下的女队员喝道:“你可以骂我,但是不准你这么骂理香!夜风这么冷,理香让我抱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理香听陆瑟这么说几乎要吐血,按陆瑟的解释,局面从差点摔倒被抱住,变成了自己主动要求陆瑟抱住,这样下去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陆瑟要的就是造成既成事实,这一招当年他爷爷也用过,就是大家住在大杂院的年代里,每天大清早故意跑到她奶奶家门口刷牙,久而久之,所有人都误会他爷爷是在她奶奶家过的夜,她奶奶因此没人追,只好嫁给了他爷爷。

    田径部女队员哼了一声,回去跟其他“金粉”交流理香怎么对陆瑟投怀送抱去了,她没必要因为陆瑟呵斥自己上去打人,毕竟经常在田径场上出现的冬妮海依是陆瑟的手下,打了陆瑟后患无穷。

    直到女队员跑远,理香实在受不了举起手刀准备攻击陆瑟下巴附近的神经丛,陆瑟才把理香松开,解释道:

    “我只是为了打击林氏集团金世杰的气焰,故意在‘金杨亲卫队’成员面前做戏罢了,刚才跟你说的话半真半假,你不用全往心里去,我会出于维护你名誉的考虑,用有利于你的说辞解释今晚的事情的,以后你还是可以照样当威风八面的风纪委员……”

    “怎、怎么可能!”理香挣脱了陆瑟以后精神虚脱,不但站不稳,说话时都带了哭腔,“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以后还怎么理直气壮地规范别人!我从小到大都是没有破绽的风纪委员,结果都被你给毁了!”

    喘了喘气又道:“而且、而且你刚才说了那么让我受刺激的话,现在又告诉我那些话半真半假?到底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你不说清楚今晚就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