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5】睡女保镖
    星期一早上5点,许多家远的青姿学园学生本该在上学路上,陆瑟却在一家旅馆的双人床上醒来,头部散发着宿醉的钝痛。

    “怎么回事?我……”

    柔软的床垫仿佛有吸力,让陆瑟疲惫的身体无法起身,他有一种酸麻感,同时又觉得被窝里很暖和,不想起身。

    “我擦这是谁的手?我怎么和别人睡在一起!?”

    陆瑟猛然间发现,有一条很长的胳膊穿过他脖颈和枕头之间的缝隙,从后面搂住了他的肩膀!

    光看这条胳膊不好确定对方是男是女,虽然肤色很白,却也颇有经常锻炼产生的曲线美,不排除是某个白人基佬把自己给捡尸了。

    自测了一下,还好只是头疼不是菊花疼,陆瑟稍微松了口气,显然他的眼镜在睡前被人给摘掉了,所以不得不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试图看清同床共枕者的脸。

    “嗯……再也吃不下了……”

    临近清晨却完全没有睡醒的意思,阳光健气的脸仰面朝上说着梦话,脖子上戴着磨旧的皮质颈圈,右臂还把陆瑟搂得很紧,仿佛生怕陆瑟跑了似的。

    “我勒个去果然是冬妮海依!你怎么跟我睡到一张床上来了!!”

    何止是一张床,两人都只穿着背心短裤,直接睡在一个被窝里,陆瑟被强行搂抱而形成的姿势,简直是强行喂奶体位!

    陆瑟睚眦欲裂,他的确不胜酒力,但没想到醉得这么厉害,本来想要借酒消愁,跟冬妮海依抱怨一下可能睡了林琴的事情,结果一觉醒来发现把冬妮海依也睡了!

    虽然两具躯体当中,冬妮海依要更长更宽,霸道的手臂也显示出“攻”的意味,但陆瑟能够体会到弹性肌肤之下浓厚的雌性气息,简直是将性感与别扭汇于一炉,让陆瑟从心理到生理双重尴尬。

    “不行,我至少得先找到我的眼镜……冬妮她好大的力气!”

    陆瑟挣扎着扭头,终于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自己的眼镜,他伸手去够,却惊醒了冬妮海依。

    “啊——昨晚好舒服……大黄你去哪!?”

    冬妮海依半梦半醒之间右手用力,直接把陆瑟的脸按到了自己的运动系胸衣上面,陆瑟“唔”了一声,必须按住冬妮海依的肩膀把自己推开一些,才能争取到空间说话。

    “大黄不是你小时候养的狗吗!我不是狗是人!我到底是怎么跟你睡到一起去的!?”

    陆瑟在挣脱时吃了不少豆腐,好在冬妮海依彻底醒过来了。

    “诶?boss你醒了?你刚才扑在我身上干什么?”冬妮海依显示出了几分女性的羞涩,将棉被拉起盖住自己的身体,半躺半坐。

    “我没扑你,是你把我当做你的大黄了!”陆瑟主动走出棉被,从床头柜拿起眼镜戴上,然后观察了一下房间的环境。

    “看样子是学校附近的小旅馆……我是怎么住到这里来的?”

    陆瑟从沙发上捡起自己的裤子穿上,忐忑不已地等待冬妮海依回答,冬妮海依睡醒时说了一句“昨晚好舒服”,让陆瑟担心不已。

    “还能怎样?不就是boss你酒量太差,只喝了不到一瓶就醉死过去了吗?”

    和陆瑟相比,冬妮海依反应较为平淡,好像男女角色在这里互换了。

    “你醉成那样,我虽然能把你扛进学校,但是校规不准喝酒,你这么进去肯定要受处分。”冬妮海依一手拉着棉被,一手托着下巴继续道,“正好我昨天出来办事是带着身份证的,所以就想到要住旅店咯。”

    事实正像冬妮海依说的那样,她把死猪一样的陆瑟扛在肩上,借助夜色的掩护来到了一家门脸很小的小旅店,旅店老板见他们是孤男寡女,就按照旅店业的惯例,谎称只剩下一间大床房了。

    登记身份证的时候,只有冬妮海依一个人拿出了身份证,旅店老板问陆瑟要身份证,冬妮海依狠狠瞪了老板一眼:“boss喝成这鸟样了还怎么登记!”

    老板觉得冬妮海依不好惹,身高马大的她叫陆瑟“boss”,搞不好是什么不良少年组织,再问下去可能要挨揍。

    于是冬妮海依只用自己的身份证就把陆瑟带进了房间,老板在冬妮海依离开前台之后,心神不宁地自言自语:

    “公安可千万别来查房啊,不然少说得罚我500……万一这两人是逃犯我就更倒霉了!”

    陆瑟烂醉如泥,冬妮海依给他擦了把脸,看架势觉得陆瑟不睡一觉醒不过来,就扒下了陆瑟的外衣,把他丢在了床上。

    小旅馆连个电视都没有,冬妮海依冲了个澡,出来以后觉得床这么大,自己睡沙发太亏,就把陆瑟往左边推了推,自己睡在了右边。虽然只有一套棉被,好在面积够大,也在两人中间留下了不少距离。

    “到这里还算是比较合理,”陆瑟问,“但是最后为什么会变成你抱着我睡觉?还有你刚才说昨晚好舒服是什么意思?”

    “还能是什么意思?”冬妮海依眨眨眼睛,“因为床大所以我睡得很舒服啊!boss你不知道女生寝室的床对我来说略小吗?”

    陆瑟微微皱眉,知道是自己想污了。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因为梦见了自己养过的小狗大黄,才把我抱住的吗?”

    冬妮海依挠了挠稍有蓬乱的短发,沉吟道:“不全是,貌似是因为小旅馆不舍得烧他们的自供暖气,晚上比较冷,半夜你主动向我这边靠过来了,我觉得谁怕谁啊难道我还怂了不成,就顺势把你给搂住了……”

    “谁特么要你在这时候展现男子气概啊!”陆瑟气得脏话都飙出来了,“你知不知道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出事的?我喝醉了的话,正确的做法是打电话给小佳让她想办法!”

    “也、也出不了什么事。”冬妮海依的目光略微移开,“我不愿意的话,boss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体力方面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要怪也得怪昨晚boss你说了什么让爱丽丝怀孕的话,我急着听后面的内容才不想放你回去的……”

    “我说过那种话吗?”陆瑟皱眉,“看来我真是得远离酒精了……再确认一次,咱们俩昨晚没有进一步的身体接触吧?”

    “进一步指的是那步?”冬妮海依居然还装起了糊涂。

    陆瑟扑克脸道:“就是会让女生怀孕的那种接触!我没有对你做吧?我可不想高中没毕业就当两个孩子的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