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0】可以一起私奔
    大清早,何希范穿着一百年不变的阿玛尼白西服,以仇恨的目光从楼底望向校长室的窗户——何其美回归之前,那里才是他办公的地方。

    “该死的老太婆!到处限制我的权力……你怎么不从楼上掉下来呢?”

    话音未落,何希范手机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来电人是林光政,他手忙脚乱地马上接了起来。

    “喂,林总吗?有什么事吩咐?”

    “刚才确实是有事找你……”林光政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在床上还没睡醒,“可是我给你拨电话,居然听到了定制版失信彩铃,你怎么回事?有别人找你听到这种彩铃,会以为你是老赖,也会影响到林氏集团的声誉的!赶紧解决!”

    何希范听得一头雾水,见语文老师谢鼎新端着热茶从旁边走过,便借他的手机给自己打了电话,果然听见了跟以前不同的彩铃声: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实名登记人已被冬山市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请告知其履行义务,做诚实守法公民……”

    何希范气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稍后才想起来右手里拿的是别人的手机。

    “我又没借款、逾期,怎么会上冬山市人民法院的老赖名单?肯定是陆瑟搞的鬼!他连手机彩铃也能黑啊!”

    何希范气冲冲跑到高二(1)班教室,质问正在上早自习的陆瑟,陆瑟连站起来都懒得站,一脸无辜道:“我们学生在校园里连智能手机都没有,哪有上网搞鬼的机会?搞不好是副校长你哪里弄错了吧?”

    “我没弄错!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和动机!你手腕上戴的是什么?以前怎么没见过?”

    何希范指的是陆瑟戴在右手腕上的机械表,这东西昨天还没有出现过。

    去食堂吃早饭时,金杨亲卫队看见陆瑟戴了块表,叽叽喳喳地嘲笑陆瑟是在模仿杨刃,可是杨少的三防欧米茄表多高级,陆瑟这个看上去就像山寨货。

    “这是爱好发明的我,连夜组装出来的手工表啊!”陆瑟撸起袖子,大大方方向何希范展示,“全球唯一限量版,别人想买我都不卖!”

    何希范狐疑地把脸贴近表面,想从中看出什么蛛丝马迹,然而他忽然产生了一种类似晕车的眩晕感,四肢无力,好悬没有摔倒。

    陆瑟故作好心道:“副校长你怎么了?没吃早饭低血糖吗?包兴书桌里还剩下前天的半个包子……”

    “你、你等着!我不会善罢甘休的!”何希范挣扎着站直身体,转身走出了班级大门,可心里还是怪不舒服,怀疑自己的健康是不是真出了问题。

    何希范走后,包兴从后面低声问陆瑟:

    “这只手表到底有什么玄机?为什么副校长看了一下就变成软脚虾了?能把人催眠?”

    “没那么玄,”陆瑟回答,“只是我使用了人体运动自充电技术+高周波振动片,制造出来的‘爆音手表’,可以根据我右手的五指排列发出超声波、次声波,在美国国防部计划表中属于‘失能性武器’,只不过我把它简化缩小了而已。”

    包兴听了以后立即露出畏惧的表情,尽量把上半身从陆瑟身边拉远。

    “这么恐怖……你昨晚是不是已经拿我做实验了?”

    陆瑟道:“要是我拿你做过实验,就没必要特地修改何希范的手机彩铃,让他自己送上门给我当实验材料了……别那么不信任我好吗?”

    包兴皱了皱眉:“不管怎么样还是挺吓人的,副校长那模样简直像是耳朵怀孕了似的,我可不想怀孕。”

    说者无心,陆瑟原本是拼命通过打击金世杰、何希范,创造小发明来忘记林琴可能怀孕的事,结果被包兴无意间一说,又陷入了深深的忧虑当中。

    ——不行!这么下去不行!林琴在跟我玩心理战,她故意不在我面前出现只会让我的疑心越来越重!这些天她到底干什么去了?养胎吗!

    陆瑟下课以后给林琴打了一个电话,响铃三遍之后那边才接起来。

    “你好,我是莫莉,林琴小姐现在不方便接电话,有什么事情可以让我转达……”

    “我是陆瑟,你把手机给林琴,我要跟林琴谈海上花号的事。”

    莫莉身体一颤,她是林琴从海上花号赎身下来的,难免再听到这个词会心有余悸。

    “是、是陆瑟先生吗?我试着问一下林琴小姐,请稍等一下……”

    片刻以后,陆瑟感到电话另一端换了人。

    “喂?”仿佛笼了一层黑纱的虚无缥缈的声音,除了林琴不会有别人了。

    “是我,我觉得咱们俩应该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有了吗?”

    “我有什么?”林琴笑吟吟地等待陆瑟把话说得更清楚一些。

    陆瑟咬咬牙道:“明知故问……你有孩子了吗?你跟我在海上花号的那一夜……让你怀了我的孩子了吗?”

    话筒里是短暂但难熬的沉默,过了几秒钟林琴才答道:“我没有要你负责,如果生下孩子的话,会和小佳一起抚养长大的,ta虽然没有父亲但是会有两个妈妈……”

    “等等!”陆瑟皱眉道,“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妹妹变成孩子他妈吧?你别云里雾里的把话说清楚!”

    “你在担心孩子的未来?”林琴的语气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似的,“因为你父母沉迷企鹅忽视对孩子的照顾,所以你不想重蹈覆辙?这样关心孩子可是会成为有弱点的邪恶科学家呢……”

    “所以说你要拿孩子当人质?”陆瑟眯起眼睛,“你以为有了孩子就能把我操控在掌心里了?别太自信,或许我只是想确定事情真相,对这种并非爱情结晶的孩子没多少感情……”

    电话那边响起了莫莉向林琴说的话:“林琴小姐,到了吃海参粥的时间了……”

    ——故布疑阵吗#参粥是养胎补品之一,你每天吃海参粥是想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吗?明明前些日子还要求我为了买礼物拼命打工,每天晚上累得像海参一样入睡……结果海参都被你给煮了吗!

    课间休息时间并不长,陆瑟看了看右腕上的手表时间,道:

    “林琴,那一晚我的确可能侵犯了你,但是现在又不是拍电视剧,第一次就怀孕几率是不是太低了点?你故意做戏是为了让我产生内疚感,进而放弃报复林氏集团……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反倒是你如果肯脱离林氏集团,我可以带着你和你那个不一定存在的孩子……私奔离开冬山市!怎么抉择自己考虑吧!”

    说完陆瑟就挂上了电话,他这么许诺不完全是真心的,主要是把问题抛给对方,让对方也烦恼一阵。

    然而陆瑟没有想到的时,爱丽丝在下课后买了两罐饮料回来,想跟陆瑟一人一罐,一起讨论接下来的漫画脚本,结果她身材豆丁不容易被发现,陆瑟说最后一段话时,并没有注意到爱丽丝已经站在身后。

    “什、什么?顾问你让林琴那个坏女人怀了孩子,还要跟她私奔!?爱丽丝受到了特别大的打击!我要从楼顶上跳下去!我要让青姿学园教学楼变成自杀圣地!以后所有被欺骗感情的女孩子都会慕名来这里自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