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7】结伴入黄泉
    ,!

    仿佛为了证明陆瑟的话一样,刺耳的鸟类尖叫在耳边响起,一只金色头冠十分扎眼的胖企鹅从诊所正门跑了出来,后面一名医生和一个穿白色阿玛尼西服的人追得焦头烂额。

    “你给我回来!如果你不是大小姐的宠物我早就把你炖了!居然让我凌晨4点带你来治脚气,企鹅会得脚气吗!”

    两次三番无法在院子里把企鹅特朗普捉住的人,显然就是林光政的心腹,青姿学园副校长何希范。

    他旁边那个兽医模样的人对何希范说:

    “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大龙路河道诊所确实对治疗脚气有独到经验,但是这不代表附属兽医院也擅长治疗动物的脚气……”

    冬妮海依震惊道:“从来只听说过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成人医院附属儿童医院,怎么在大城市里人类医院可以附属动物医院吗?”

    陆瑟哼道:“冬山市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大城市,林琴不知怎么找到这种奇葩医院,戏耍咱们跟何希范呢!”

    林怜却没有解除紧张状态,说:“万一姐姐的确是在这里住院,顺便带特朗普来治脚气呢?”

    “叽叽叽叽——”特朗普边发出欠揍的叫声边左躲右闪,兽医好不容易才把它堵到角落里捉住,这时何希范看见了林怜、陆瑟等人。

    “诶?林怜小姐你怎么和陆瑟一起过来了?难道是林琴小姐让你们看我笑话的?”

    林怜没来得及答话,陆瑟在旁边笑道:“怎么样,事实证明这只是林琴的恶作剧吧?”

    林怜咬了咬嘴唇,仍然蹙眉道:“别以为我傻!姐姐之所以能用恶作剧戏耍咱们,根本原因是……”

    仿佛被神谴之怒充溢全身,见习修女把陆瑟逼得后背撞墙,倒不是林怜体力多强,而是很少有男人能抵抗这样的“乳咚”。

    “如果不是陆瑟同学在心里认为姐姐有可能怀孕,根本就不会上当受骗不对吗?所以说姐姐被你弄怀孕的事实并没有改变啊!”

    “什么?林琴小姐被陆瑟弄怀孕了!?”何希范听得双眼血红,脸上的表情由惊转怒,又由怒转惧。

    如果林琴是被陆瑟侵犯致孕,那么林光政得知后肯定要大发雷霆,如果是两厢情愿,陆瑟搞不好未来会进入林氏集团高层,曾经处处为难陆瑟的何希范自然没有好果子吃。

    兽医抱着特兰普进入室内,继续检查有无脚气去了,特朗普最后回望了陆瑟一眼,属于动物的小眼神里似乎写满了挖苦。

    被林怜“乳咚”的陆瑟却处乱不惊,一本正经道:

    “林琴让我陪睡的时候曾经给我喝了奇怪的饮料,后来我意识不清不记得发生了什么,如果她仗着家大业大性侵良家少男,那么她因此怀孕也是有可能的,我作为当事人来看看情况难道有错吗?”

    “胡说八道!”何希范一脸嫌弃,“你这种国际黑客不知道违反了多少国家的法律,算什么良家少男!林琴小姐比起男人更喜欢女人,就算是睡你妹妹也不会睡你啊!”

    何希范的话让陆瑟仿佛吃了苍蝇,尤其是陆瑟想象妹妹到底被林琴“睡”到了什么程度的时候。

    “所以,所以一切只是猜测吗?”林怜毕竟心思单纯,听了两人的对话后就犹豫起来,“还有一种可能是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是误会?”

    忽然之间,陆瑟眼角余光看见一名黑裙长发少女在(人类)诊所走廊里走过,第一感觉就是林琴偷偷看过大家笑话以后,正要离开。

    “别想走!”陆瑟挣开林怜的“乳咚”(途中差点被万有乳力吸引摸到不该摸的地方),然后快步进入诊所后门去追林琴。

    ——机不可失,今天就用中医把脉的方式判断一下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不会再让你跑掉了!

    然而在校外穿高跟鞋的林琴步速竟然不慢,她没有一般人穿高跟鞋恐惧摔倒的心态,称得上“悍不畏死”,反倒每次都能守住即将失去平衡之前的一线,将行走效率最大化。

    “你小子别去烦林琴小姐!”何希范打算追过去阻止,但是冬妮海依把他给拦住了。

    “行了行了,boss……陆瑟和林琴两个人之间到底有什么事让他们去解决,咱们别去添乱了好吗?”

    何希范身体干瘦自知不是冬妮海依的对手,只好隔着玻璃窗查看诊所里的情况。

    “抓住你了!!”

    陆瑟追上林琴并迅速扣住她的脉门,刚想静下心来诊断一番,却听见别人喊出了上面的四个字。

    抬眼一看,陆瑟吃惊非小,原来闯进诊所来的,赫然是曾经绑架了爱丽丝的两个绑架犯,因为武馆被林氏集团挤垮发誓要向林氏集团复仇的王宗奎和王宗仁!

    ——我去这俩人不是关在西郊第二监狱了吗?怎么逃出来的!?

    矮胖的王宗奎望着林琴狞笑道:“堂堂林氏集团大小姐竟然来这种垃圾诊所看病,一开始我们还不信以为是陷阱,没想到是真的!”

    接待处穿白衣的肖士不服,站起来道:“凭什么说我们是垃圾诊所?我们专注治疗脚气50年,你们要是有脚气、鸡眼、香港脚……”

    王宗奎重重朝接待处桌子上一砸,黑西服下面发出金铁交鸣之声,陆瑟明白他这是在袖子里装备了曾经用过的洪家铁线拳铁环,肖士吓得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林琴面对两个绑匪并无丝毫恐惧,陆瑟也顾不得去诊断前未婚妻是否怀孕,在林琴耳朵问道:

    “他们俩逃狱,你们林氏集团不可能不得到消息,难道你是故意把他们引来的吗?你不要命了?”

    林琴微微回头,对陆瑟露出浅笑,道:“我的确听到了他们俩趁地震越狱,途中在庞家营村救灾还获赠奔驰车的事……不摆出诱饵的话,万一他们就此潜伏起来成为隐患,或者对我的妹妹们下手怎么办呢?”

    “所以就拿自己当诱饵吗?”陆瑟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也要有个限度!你以为自己一个人牺牲很高尚吗?”

    “谁说我要一个人牺牲?”林琴反问,“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不会拿你当垫背的错觉?”

    陆瑟心知不好想要逃跑,但是林琴反过来死死握住他的手腕,高瘦的王宗仁也在后面截住了陆瑟的退路。

    “好你个陆瑟!上次就因为你我们兄弟俩跌惨了!这回我们送你一起上路!”

    “谢谢,你们真好。”林琴用一种听不出是悲哀还是平淡的语调向王氏兄弟道谢,还非常配合地从两人那里接过一副手铐,把自己和陆瑟铐在了一起。

    “咳……其实我身患绝症时日无多,最后用不一样的方式,由体贴的男朋友自愿陪伴我步入黄泉,我非常欣慰……”

    “鬼才是自愿的呢!快把我放开办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