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8】一颗真心
    “不对劲!那两个人是绑匪!”

    何希范隔着玻璃窗看到诊所里的变故,冬妮海依背对玻璃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陆瑟右手上戴着爆音手表,本来可以伸到王氏兄弟脑袋附近,施放超声波攻击放手一搏,无奈林琴好死不死,正好把她的左手和陆瑟的右手拷在一起,让陆瑟无法施展。

    王宗奎对陆瑟把眼一瞪:“赶快跟我们走!我们这种练家子不用武器也能要你的命!”

    说完之后怒视左右,诊所里长凳上都是来治脚气的老头,有一个还在抠脚,自然对王氏兄弟构不成任何威胁。

    林琴非常配合地往王宗奎的方向走,于是手铐拉动了陆瑟的右手。

    “你真要去送死?”陆瑟问,“他们俩越狱后有功夫准备西服却没准备面具,也不忌讳被诊所的监控镜头拍下来,不给自己留后路也意味着没给你留后路!”

    “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的。”一意孤行的林琴说道,“每天在固定时间上学,日复一日地上课、下课,难道不感到厌烦,不想跟我一起探索新的领域吗?”

    “你每天都请假根本没上学好不好!而且我才不会跟你一起探索阴曹地府呢——冬妮海依!”

    王宗仁在陆瑟身后也颇为警觉,他听到陆瑟呼喊同伴,回头看到冬妮海依正要从后门进入,两人的视线穿过玻璃窗在空气中撞出火花。

    “也是习武之人吗?”

    王宗仁一脚踢倒面前的长椅卡左门,然后挟持陆瑟、林琴和王宗奎一起从前门撤离。

    两人把牌照做过手脚的奔驰车停在距诊所30步远地方,走路的时候他们把陆瑟和林琴夹在中间,以免路人看出破绽。

    然而他们经过的一辆黑色轿车是何希范的座驾,司机凌晨4点钟被叫醒,刚刚抽烟提神回来,他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进去,就看见了被劫持的林琴以及雪白手腕上的手铐。

    “林琴小姐!?你们竟然敢……”

    司机想大声呼救,王宗奎眼疾手快,右臂一振,使出“虽然我很胖但是灵活度不亚于洪金宝”绝技,干净利索把司机打晕在地。

    这时冬妮海依已经拆掉诊所后门追了出来,何希范紧随其后,肖士不知林家根底,拦住林怜让她赔偿诊所损失,林怜一时不能脱身。

    “那大个子女人多半是林家的保镖,”王宗人一边把陆瑟、林琴往奔驰后座里塞,一边道,“不是练形意就是练八极的,从跑步姿势就看得出来——咱们快走!”

    王氏兄弟将后排车门锁住,然后坐到驾驶和副驾驶位上,一脚油门绝尘而去,让冬妮海依吃了一鼻子灰。

    “混蛋东西竟敢欺负老子!?”

    冬妮海依气得撸起运动服袖子,一屁股坐进车门已经打开的何希范车里,同样是一脚油门!

    “哎呦!”

    后座传来一声痛呼,原来何希范在冬妮海依开车前也钻进了车里。

    王氏兄弟车技不错,专门挑不易堵车但狭窄难行的巷道,冬妮海依手握方向盘紧追不舍,车体不时撞上垃圾桶甚至墙壁,何希范在后排被颠得七荤八素,心痛道:“我这车刚做过保养!”

    冬妮海依跟在前车后面来了个大转弯,何希范在离心力控制之下跌了个狗吃屎。

    “怎么这车原来是你的吗!?”

    出了巷道之后王氏兄弟开始加速,冬妮海依也追得更加生猛,车窗外的电线杆和树木化作虚影纷纷后退,平时不晕车的何希范一阵干呕,脸色苍白。

    眼看两辆车上了通往郊区的直道,见绑匪们没有任何甩掉自己的意思,冬妮海依不禁自夸道:“我跟二大爷学的开车,你看我这技术像不像有驾照的?”

    “原来你这家伙没驾照吗!!”

    另一方面,王氏兄弟看见后视镜中追兵始终不远不近,正在烦恼,却看见冬妮海依的车越来越慢,不一会就停在了路中央。

    “他们没油了c机会快甩掉他们!”

    王氏兄弟又开了一个小时,驾车来到冬山市郊外,眼前的荒山俗名唤做“鸭塌屁股山”,由于风景区施工到一半就停工,山高草深,游人罕至,是逃犯藏匿、绑票勒索、杀人埋尸的绝佳场所,受到广大罪犯的一致欢迎。

    “来到这种地方就不怕你们跑了!”王宗仁押着陆瑟和林琴下了车,并且没收了他俩的手机。

    陆瑟身上带的不是声控催泪手机,因为声控催泪手机的必要部件是三星note7同款电池,而最近这款电池网上缺货。

    ——该死9是得找机会用爆音手表脱困,但是林琴的胳膊跟我铐在一起,真麻烦啊!

    王氏兄弟舍了奔驰车,命令陆瑟和林琴开始爬山,抬头看见不下500层的上山石阶,陆瑟欲哭无泪。

    “那个……两位仁兄能不能冷静一下?”陆瑟说,“你们绑架了林氏集团董事长的长女,还是很有希望敲诈出一大笔款子远走高飞的,千万别头脑发热撕票了事!”

    “我无所谓,”林琴幽幽道,“只希望我死了以后能把陆瑟作为陪葬品和我埋在一起。”

    王氏兄弟交换了一下眼色,陆瑟生怕林琴假死症发作,然后自己被当做陪葬品一起挖坑埋了,急忙道:

    “我听说你们俩在地震中救过人,无论你们目的为何,余震不断的震区还是相当危险的,你们肯救人说明仍然心存善念……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趁现在放下屠刀,你们还有机会!”

    这王宗奎捏了捏拳头道:“武术家最重要的就是一颗真心,救人是真心的,逃狱也是真心的,想要报复林氏集团更是真心的!”

    王宗仁接道:“以前用枪实在是对不起我们的武术家身份,现在我们要单纯靠武术来报仇雪恨!”

    “当然这回没弄到枪也是原因之一……”

    “总之不管了!你们快给我爬山!爬到山顶以后,我们再决定把你们俩活埋或者从悬崖上推下去!”

    王氏兄弟不由分说逼着陆瑟爬山,陆瑟只好和林琴肩并肩走到前头,林琴的高跟鞋完全不适合登山,自然走得超级慢。

    “慢吞吞的故意拖延时间吗?陆瑟你给我搀着林琴走快点,不然我现在就扭断你的脖子!”

    陆瑟无奈,只好搀扶病人一样搀住了右手边的林琴,谁料林琴刚一接触陆瑟,便浑身瘫软失去了生命活力,身体直往下坠。

    ——我勒个去你现在犯假死症吗!要是绑匪以为你真死了,说不定会破罐子破摔把我也宰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