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和女朋友的普通登山
    ,!

    搀扶一个活人上山已经非常费力,陆瑟现在相当于搀扶一个死人,难度可想而知。

    现在林琴倒不像在车上时,故意躲避不给陆瑟诊脉机会了,问题是假死以后根本就诊不出脉象啊!

    “喂,你怎么不走了?快走啊!”王宗仁从后面催促陆瑟。

    王宗奎也道:“林氏集团大小姐愿意跟你同生共死,女朋友这么痴情你还不好好表现?”

    陆瑟搂住林琴的腰让她不至于摔倒,皱眉道:“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们,林琴她患有罕见的间歇性假死症,一旦发病,呼吸、心跳都会降低到非专业设备不能探测的程度,从表面看非常像是死了……“

    “死了?”王宗奎两眼一瞪,“你不会说林琴现在浑身瘫软的原因就是假死症发作了吧?明明是又吓又累晕过去了,别想骗我!”

    王宗仁也说:“从没听说有人会动不动就假死,你骗傻子呢!”

    言毕做势要踢陆瑟的屁股,陆瑟只好拽麻袋一样拽着林琴上了十来层台阶。

    和女孩子有肌肤之亲一般被视为美事,但11月天气已冷,只穿连衣裙的林琴体表温度极低,再加上呼吸心跳停滞,摸起来简直和一具尸体无异。

    在王氏兄弟逼迫之下,陆瑟一路“扛尸”到达50层左右,终于熬不住了。

    “我、我不行了,林琴她真的假死了,你们看她两条腿根本就没走路啊!”

    “谁说的,这不是走了吗?”王宗仁指着重新活动起来的高跟鞋,“你一个大男人连搀自己女朋友上山都这么费劲,真是缺乏锻炼!”

    陆瑟气喘吁吁望向林琴的脸,果然看见对方双目微睁,缝隙间露出狡黠的光芒。

    接下来,在王氏兄弟“扭断你脖子”的威胁之下,陆瑟拼死拼活把林琴往山上拽,林琴时而假死时而复活,陆瑟累得连确认林琴是否装死的余裕都没有,更别说抽空诊脉了。

    总共500层石阶,林琴走了大概1/3,剩下2/3都是靠陆瑟拖的,自然到达山顶后把陆瑟累成了狗。

    “呼……呼……哈……你们……我绝不会……”

    最近才开始轻微锻炼的陆瑟,经过这一路试炼后已经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陆瑟累得跪在地上,恨不得拿眼前林琴的连衣裙下摆擦汗,林琴一脸鄙视地居高临下望着他,道:“你一个大男人连搀扶女朋友上山都这么费劲,真是缺乏锻炼!”

    “别重复绑匪的话好吗!而且其他人的女朋友至少是活的,我和你这样的尸体登山,不累坏才怪呢!”

    顶了林琴一句后,陆瑟继续跪在地上喘粗气,嗓子都快冒烟了。

    这时王宗仁取出防追踪手机,拨打了他以前记住的,林光政心腹何希范的电话。

    “瘦猴,知道我们是谁吗?”

    在何希范的轿车里,冬妮海依正在责怪何希范为什么不把油箱加满,全然忘记了何希范的副校长身份,再次提醒了何希范他在学生当中并无威信。

    “不知道绑匪去了哪里,就算油箱是满的也没有用!”

    何希范强词夺理让冬妮海依安静了一会,然后他拿起手机发送了几条信息,这时绑匪突然来电让他失手把手机掉到了前座。

    冬妮海依光速把手机捡了起来,正好听见王宗仁问“知道我们是谁吗?”。

    “超……超威蓝猫?”

    “什么超威蓝猫!把手机还给我!!”

    何希范夺回电话,很快确认了彼此的身份。

    “王宗仁……还有王宗奎是你们吧?我善意地劝告你们赶快放了林琴小姐,不然林氏集团会为此倾巢出动,除非你们从人世间消失,不然哪怕追到天涯海角……”

    “行啊,”王宗仁哼道,“我们兄弟俩既然敢逃狱,就没想过颐养天年,不答应我们条件的话,大不了我们和林家大小姐一起消失!”

    何希范倒吸一口凉气:“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王宗仁冷笑道,“害得我们武馆倒闭的罪魁祸首是林光政,我们要求林光政亲自来跟我们谈条件,不然就把他女儿、女婿推下山崖!”

    何希范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谁是林总的女婿,稍后才意识到那指的是陆瑟。

    “等、等等!只把陆瑟推下山崖我倒没什么意见,但是千万不要伤害林琴小姐啊!我跟林总联系一下,你们一定要有耐心!”

    “我们尽量吧,只要罪魁祸首林光政肯出来,我们就不伤害其他人,让他一人做事一人当!”

    王宗仁说完就挂了电话,已经坐到山顶八角亭上休息的林琴对陆瑟说:“你学学人家,同样是报复林氏集团,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伤及无辜呢?”

    陆瑟睚眦欲裂:“哪有向着绑匪说话的!而且我这个无辜人士已经被绑匪伤害了好吗!”

    根据陆瑟的情报,目前林光政应该在美国逗留,哪怕是坐最快的超音速飞机,也来不及在入夜前赶到现场,何希范那边的说辞多半是缓兵之计罢了。

    ——这两个笨蛋,林光政现在根本不在冬山市,想要报仇的话,应该作更充分的准备啊!

    长满青苔的八角亭里有一张石桌、四张石凳,陆瑟和林琴各自占了一张石凳,然后按照绑匪的要求,把戴手铐和不戴手铐的两只手都放在桌面上,以免他们在桌下搞小动作。

    “嘭、嘭、嘭”

    现在倒是有闲暇可以给近在咫尺的林琴诊脉,可是陆瑟自己的心跳声巨大无比,形成了极大的干扰。

    “救我。”

    林琴忽然没头没脑,看都不看陆瑟地来了一句。

    “什么?”

    “你不救我的话,我很可能一尸两命,还会拉你的骨血当垫背。”

    “你已经拿我本人当垫背了好吗!而且你会被绑架纯属自找,现在又让我救你是闹哪样啊!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怀孕没有!”

    “你不是会诊脉吗?”林琴把手铐没有铐住的右手递了过去,“你摸一摸不就知道结果了?”

    “我现在心脏跳得都要爆炸了!”陆瑟气道,“你真的想要我救你的话,就跟我坦白你是不是真怀孕了!”

    林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王氏兄弟却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怎么?原来我们这儿不是两个人质,而是三个吗?等会林光政亲自来了,我们可得好好跟他讲条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