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2】武术挑战
    ,!

    陆瑟和林琴拖延时间的时候,冬妮海依拿着何希范的信用卡跑到最近的加油站,拎了两桶油回来把油箱加满,总算是能让轿车再度发动。

    然而绑匪的车已经开出很远,现在再追已经失去了方向。

    由于冬妮海依没驾照开车又生猛,这回何希范坐到了驾驶位让冬妮海依坐副驾驶位,但是这对于追踪绑匪并没有帮助,两人把车停在路边全无头绪。

    冬妮海依正在苦恼,忽然从右侧车窗看到有一名摩托车骑手正在从后方高速驶来,不由脱口而出道:“阿尔法!?”

    全身黑色皮质紧身衣,趴卧在重型改装摩托车上双手紧握手柄,乍一看像是从《蝙蝠侠》电影中跑出来的角色。

    阿尔法按下刹车停在轿车旁边,诧异地向冬妮海依转过脸来。

    “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认出我的?”

    阿尔法为了掩盖自己和林琴长得很像的事实,不光把头发剪短(仍然比冬妮海依长),还染成了色调较浅略带银灰的亚麻色,又在脸上戴了一副终结者模样的墨镜。

    “装备这么夸张,在这个时间拼命向绑匪的方向赶,怎么想也只有你了吧?”冬妮海依摇下车窗道,“我跟了boos这么久,智商当然会有所提升啊!”

    阿尔法沉吟片刻,本想直接驾驶摩托车离开,驾驶位上的何希范转过头来说:“我已经失去绑匪踪迹十几分钟了,你是怎么知道绑匪朝这个方向走的?难道林琴小姐身上有追踪器?”

    阿尔法点头道:“得知王宗仁、王宗奎逃狱后,特别行动组加强了各方面的安保工作,没想到林琴小姐竟然故意跑出来当诱饵让他们绑架……幸好她留了纸条让我们顺着追踪器的信号去找她。”

    “现在特别行动组已经从八个方向朝目标山顶进发,我们一定会把林琴小姐救回来,你们等在这里就好了!”

    说完阿尔法双眼重新正视前方,右手一拧摩托油门疾驰而去。

    “快跟上她!”坐在副驾驶位的冬妮海依恨不得来抢方向盘。

    现在车里又有了油,特别行动组也在聚集当中,何希范考虑了一下其中得失,便也开车追了上去。

    何希范和冬妮海依到达鸭塌屁股山山脚下,比王氏兄弟要晚18分钟,阿尔法已经站在500层台阶下方,跟其他方向上山的特别行动组组员联系后,准备徒步登山正面攻坚。

    “绑匪共有两人,高个子是王宗仁,矮个子是王宗奎,都是武术高手,情报显示他们没有持枪,林琴小姐被和陆瑟拷在一起,正在尽量拖延时间,想要控制住局面的话咱们必须抓紧了!”

    确认陆瑟就在山顶,冬妮海依不说半句废话,冲出车门就开始爬山,阿尔法不甘人后,颇有点竞争意识地跟冬妮海依齐头并进。

    何希范走下轿车,望着两个女孩快速登山的背影抽了根烟,对500层台阶皱起了眉头。

    “爬完这些台阶会把我累坏吧?但是听说绑匪这次没带枪,特别行动组应该能比较容易搞定,我到现场去一来可以显示我关心林总家人,二来也可以找机会给陆瑟下绊子,要是能‘不小心’让他跌下山崖就爽了!”

    怀着满心恶意,何希范解开阿玛尼白西服上端两个扣子,以方便活动,开始一步步往山顶磨蹭。

    冬妮海依获得过铁人三项比赛亚军,身高腿长体力又比阿尔法好,阿尔法上两级台阶的时间她能上三级,提前5分钟爬到了山顶,阿尔法穿着黑色紧身皮衣炫酷程度更高,却也只能看着穿红色运动服的冬妮海依望臀兴叹。

    “不要打草惊蛇!”距离逐渐拉远的时候阿尔法对冬妮海依如此警告道,“我和特别行动组都是先爬到山顶附近隐藏起来,要找到合适机会才会出手的!”

    “我又不是特别行动组成员!二大爷说择日不如撞日,既然绑匪是武术高手说不定很愿意和我交流武术呢!”

    阿尔法知道冬妮海依是陆瑟的保镖,自己并没有命令她的权限,劝她冷静恐怕也只会被当成耳旁风。

    ——绑匪没有枪,有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应该也没坏处,冬妮海依愿意去做诱饵就随她去吧!

    鸭塌屁股山山顶,王氏兄弟以武术家的敏感,发现周围的密林中似乎开始有人潜伏。

    “好像有人靠近,”王宗仁眯起眼睛道,“林氏集团一边跟咱们谈条件一边派人过来,心不诚啊!”

    “你们都当绑匪了还总谈什么诚心、真心?”陆瑟吐槽道,“这里是没有游客的破败风景区,树林里生活着一些狐狸、野兔也没什么奇怪吧?”

    林琴在旁边附和道:“没错,说不定还有蛇。”

    天生怕蛇的陆瑟瞬间脊背一阵发冷,他瞪了林琴一眼意思是都落到绑匪手里了还有闲心开这种玩笑。

    “我去台阶那边看看,你守住这里。”王宗仁把防追踪手机交给王宗奎,向上山台阶处走去,结果没走两步就遇上了冲上山顶的冬妮海依。

    “把boss放了!”冬妮海依带着额头的汗水大吼道,“你们当着我的面把boss绑走,我很没面子的!”

    王宗仁在大龙路河道诊所见过冬妮海依,不过他认为冬妮海依是林氏集团雇佣的女保镖,“boss”指的也是林琴。

    “哼,作为大集团的保镖却保护失职,不被解雇也要被扣薪水,所以才这么拼命地一个人冲过来吗?”

    “你胡咧咧什么呢!”冬妮海依捏着拳头做出打架前的准备姿势,“我和陆瑟之间根本就不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薪水也早就不领了,我单纯是为了义气来救人的!”

    “啥?你是陆瑟的保镖不是林琴的保镖?”王宗仁糊涂道,“这两者不是一回事吗?”

    “才不是一会事!”冬妮海依握紧拳头向对方逼近了一步,“林琴顶多只能算陆瑟的前女友,前未婚妻罢了!而且武术家为钱挥拳头的话功夫就会变差,我现在不受雇于任何人向你挑战,如果你一对一输了就把陆瑟给放了!”

    王宗仁更糊涂了:“你只想救陆瑟不想救林琴吗?”

    “林琴自然有别人……”冬妮海依差点说漏嘴,幸好及时改口道:“总之八极拳冬妮海依在此向你发出挑战,赌陆瑟的自由,你害怕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