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4】同归于尽
    ,!

    陆瑟差点被林母的“暴雨梨花针”射一脸,这虽然不是真的针而是冰冻麻醉剂结晶,但是正面射中的话还是颇具杀伤力的。

    “给我瞄的准一点啊!既然知道避开女儿就连我一块避开啊!”

    陆瑟坐在林琴左侧,如果不是八角亭亭柱挡住了麻醉针,没有射中王宗奎的都要射在陆瑟身上。

    王宗奎、王宗仁、冬妮海依,甚至躲在草丛里的阿尔法,都对飞天老妈的出现大吃一惊。

    “林夫人怎么来了?明明已经尽量瞒着她了!一定是莫莉走漏了风声,回去以后让小姐扣她工资!”

    林母操纵着b-13盘旋于十几米的高处,王宗奎没有在朝鲜留过学,自然没有石子打飞机的本事,他恶狠狠地想要冲进八角亭,实践他掐死林琴的宣言。

    “别想靠近我的宝贝女儿!去死去死去死去死!!”

    林母又是一阵乱射,声势惊人令王宗奎不敢靠近,陆瑟紧急缩头才避免了一根冰针扎在脸上。

    接近正午的山顶上阳光很足,冰针落地成烟,渲染了战场硝烟效果之外,让陆瑟也感到大事不妙。

    “有什么可怕的?”林琴仰头看着天上的亲妈语气淡定,“援军及时赶到,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庆幸你妹!你妈懂得避开你的位置可是完全没有避开我啊!果然之前说过的想要当我岳母是骗人的!而且这么多麻醉针在阳光下融化,很快麻醉剂的浓度就足以通过呼吸让咱们昏倒了!我在化学实验室练出来的嗅觉是不会骗人的!”

    就像陆瑟说的那样,八角亭周围白烟四起,空气中逐渐弥漫起刺激性的气味。

    “啊,真不愧是秃头,说中了呢。”

    林琴点头赞赏之后,身子毫无延迟地从石桌上方滑了下去。

    “喂喂喂你的手跟我靠在一起!擅自行动之前通知我一声好不好!”

    “对、对不起,”林琴眼神迷离地向陆瑟道歉,“因为我身体弱,所以吸入少部分麻醉剂就不能行动了,接下来就靠你了。”

    “混、混蛋!你妈妈到底是有多少弹药啊!再不离开的话,亭子要被射塌了!仅仅被麻醉针射塌了!”

    即使想要把林琴一个人留下,陆瑟也没有铁丝之类的东西能够撬开手铐,当务之急也只能抱起林琴跑了。

    “该死!为什么你总是在紧要关头不能动!假装的吗!”

    林琴在陆瑟的公主抱中摆出我为鱼肉的不设防姿势,尤其是瞳孔如同死鱼。

    “因为我有前科所以不信任我吗?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要不然一起死吧,被倒塌的亭子砸死,化作一滩肉泥再也分不出彼此……”

    “我没有兴趣和你殉情!不过你要记住这是没办法才会救你的!”

    随着林母的射击频率更上一层楼,陆瑟双手托住林琴,脚下发力,猛然一纵跃出了八角亭,根据影视惯例,他刚脱身一秒,八角亭便轰然崩塌,石桌、石凳都在崩塌中碎为数片,可想而知留下后果如何。

    “你这女人当真疯了!”陆瑟后怕道,“我刚才只要多犹豫一会……”

    林琴舒舒服服地把陆瑟的双手当成吊床,轻轻摆手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总是思前想后会秃头的。”

    八角亭崩塌也把阿尔法吓坏了,她顾不得再隐藏行迹,从草丛中跳了出来。

    “小姐你没事吧!陆瑟你这该死的家伙快把小姐放开——咿呀!!”

    陆瑟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却有数枚麻醉针落在了阿尔法脚边,如果阿尔法没有及时停步一定中招。

    “林夫人?是我啊!在天空上看不出是我吗!”

    “废话!”陆瑟吐槽道,“你每天都换一张脸,那种距离鬼才认得出来是你!而且她妈妈已经打红眼了,总之别拖后腿快逃!”

    “别想逃!不守信用的林家人,我非要把你们掐死不可!”

    王宗奎双眼血红追了上来,幸好有高空上的林母掩护,使得他一时半会近身不得。

    “安息吧,林氏集团会由我代你惩罚的!”

    陆瑟一边在心里默念这句话,一边抱着林琴往草丛里跑,他知道既然阿尔法从草丛里蹦出来,特别行动组的其余人也肯定在相似位置。

    “我不要进草丛,”怀抱中的林琴忽然向下拉了拉陆瑟的领带,几乎让陆瑟呼吸困难跌倒,“草丛里有许多蚊子,我身体这么弱大量失血会死的。”

    “你拽我领带很有力气完全没有要死的架势啊!”陆瑟道,“你不去草丛要去哪里?”

    林琴向右拽了拽领带,如同在拽马匹的缰绳。

    “原路返回吧,是男人就抱着女朋友下500层台阶。”

    “你不怕摔死我还怕呢!而且谁会认同你这样的疯子是女朋友!阿尔法,快把我们的手铐解开!”

    阿尔法出身间谍世家,自然有弄开手铐的道具和技术,而且分开陆瑟跟林琴她求之不得。

    “阿尔法,不准把手铐解开。”林琴以女主人的姿态命令道,“医生说过像我这样的身体只有心情愉悦才能活下去,为了保证愉悦,手铐是必须的。”

    陆瑟心中猛然一震:我想要愉悦地报复林氏集团,而林琴竟然也想愉悦地跟我过招吗?就连我的愉悦也要模仿,不愧是林光政那个窃贼的女儿!

    “可、可是……”阿尔法想要违抗,但是见林琴态度坚决,只好带路道:“朝着边走!另外陆瑟你要是敢把小姐摔下来的话我可不原谅你!”

    “嗯哼,我还没有落魄到需要你原谅呢……”陆瑟冷哼着跟随阿尔法走了两步,前方却有冬妮海依的对手王宗仁挡住了去路。

    “想要靠人多势众取胜吗?别以为我们完全没做准备,看这是什么!”

    王宗仁扯开西服露出右肩,然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

    林琴向他看了一眼,道:“腋毛?”

    “你的注意力在哪儿啊!”王宗仁气道,“我让你看的是遥控器!看到了没有,只要我按下这个红色按钮,整个山顶都会被炸上天!想要同归于尽就过来试试吧!”

    本来要扑上来继续缠斗的冬妮海依吓了一大跳:“什么?你刚才就揣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跟我打?万一我打中了那个按钮大家不就全都死了!?”

    “嘿嘿嘿就是这样!”王宗仁做出教学模板一般的坏人恶笑,“我们已经被你们逼到山穷水尽,你们再不停手就等着玉石俱焚吧!”

    “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呢,”林琴跟阿尔法闲聊道,“把自己比作石头,把我们说成美玉……”

    “给我认真听别人讲话!”王宗仁几乎气到爆体,“赶快答应之前我们跟林光政商定的条件,不然我就……”

    林母的麻醉针弹药用尽,一直打滚躲避的王宗奎得以带着一身尘土走到兄弟旁边。

    王氏兄弟的条件包括让陆瑟当直升机驾驶员,陆瑟自然不愿答应。

    “等等,你们才逃狱一天,哪来的时间买到炸药并且埋设起来?”陆瑟提出疑问,“那个遥控器根本就是假货,想要欺骗我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