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5】老烟枪
    ,!

    阿尔法觉得陆瑟讲得有道理,准备给四周埋伏的特别行动组员发总攻信号,不料王宗仁手举控制器高声道:

    “炸药不是这次埋的,是上次绑架前事先埋好的一直没派上用场!你们要试试吗?你们再敢乱动一步我就引爆炸药!”

    无独有偶,何希范怀着趁乱谋害陆瑟的志向,刚刚爬到500层台阶顶端就听见势头不妙,想要当缩头乌龟,却被王宗仁看到了他的头发。

    “你!林光政的走狗何希范是吧?别以为我不认识你!给我站到他们旁边去,不然就算你马上滚下台阶也逃不过爆炸!”

    何希范暗骂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早知道就不爬这劳什子台阶累成狗了。

    不情不愿走到阿尔法右侧站定,何希范偷瞄一身紧身皮装随时准备冲锋的阿尔法。

    作为林光政的心腹,何希范知晓阿尔法的真实身份,一定程度上也有责任避免阿尔法涉险。

    既然形势不妙,未必有机会把陆瑟推下山崖,那么站在阿尔法旁边(被)守护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冬妮海依擦了擦刚才打斗时鼻尖蹭到的灰尘,鼓着腮帮子道:“你耍赖皮!刚才说好了一对一决斗赢了你,就把陆瑟放回来的,居然打到一半掏出了炸弹遥控器!”

    王宗仁并没有十足赢过冬妮海依的把握,此时脸上带汗道:“我怀揣着遥控器跟你打,你害怕爆炸我就不怕爆炸吗?如果不是揣着遥控器的话我早就赢了!”

    冬妮海依挠了挠后颈感觉有道理,迟疑半晌道:“那你把遥控器给你兄弟,咱们再接着打!”

    王宗奎道:谁会再陪你玩这种无聊游戏?给我过去和他们站成一排,否则就把你们炸上天!“

    冬妮海依哼哼着,走到陆瑟左边站定,和其他三人排成一排。

    射光了麻醉针的林母再次盘旋而过,阴影正投在王宗奎眼前的石板路上。

    王宗奎仰起头来大吼道:“你是林琴的妈妈对吧?不准再飞来飞去了!不然我就把你女儿炸死!”

    林母看到了绑匪手中的遥控器,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是见陆瑟等人老老实实地排成一排,也不敢造次,乖乖飞下山补充弹药和燃料去了。

    于是山顶上只剩下了王氏兄弟、陆瑟、林琴、冬妮海依、阿尔法、何希范,以及周围密林中潜伏的特别行动组员,虽然营救方占了绝大多数,但因为王宗仁手握引爆控制器,所以局面相当微妙。

    “你干什么!”王宗仁瞪着陆瑟道,“你搞什么小动作?”

    “这不是什么小动作,我只不过想把林琴放到地上而已,胳膊都麻了!”

    大家都因为绑匪手握引爆控制器而精神紧张,唯有林琴躺在陆瑟怀里很惬意的样子。

    “不准松手!你这种诡计多端的家伙就是应该用林琴封住你的双手!”王宗仁吼道,“再做多余的事情我就引爆炸弹!”

    完全不用自己支撑身体的林琴,仰面看着陆瑟道:“说的是呢,为了大家的安全还是不要轻举妄动了,还是说陆瑟你想跟绑匪们同归于尽?”

    陆瑟无奈,只好仍然保持怀抱林琴的姿势,坐到了脚边的一块岩石上,这至少可以让他的双腿得到片刻休息。

    “林光政答应的直升飞机怎么还不来?”王宗仁示意王宗奎再打一次电话,同时也不忘紧紧握住遥控引爆器。

    王宗奎开始打电话以后,陆瑟坐在石头上忽然道:“我想要抽根烟,让冬妮海依去何副校长衣袋里拿一盒烟给我,应该没问题吧?”

    冬妮海依诧异道:“boss你会抽烟?”

    王宗仁一脸怀疑:“到了这种时候竟然还要烟抽,有什么阴谋吗?”

    陆瑟露出微笑以降低自己的威胁度:“并没有什么阴谋,只是呆会需要我开直升飞机,我抽几根烟能降低紧张度,毕竟是好久没有开过飞机了,万一失手咱们一块掉下来多不好啊!”

    王宗仁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便向陆瑟左侧的冬妮海依使了个眼色。

    “你——身上没烟的话就去何希范那里拿一盒,务必让陆瑟抽到不紧张了为止!”

    冬妮海依有点纳闷地去了何希范身边,何希范刚刚在山下抽过烟,还剩下大半包,冬妮海依把写满了英文的红白包装香烟以及打火机拿到了陆瑟身边。

    陆瑟把扶住林琴膝弯的左手挪开,让林琴的下半身重量压在自己大腿上,然后从冬妮海依手中接过一根香烟,冬妮海依仿佛马仔一般给陆瑟点着了火。

    “咳咳,洋烟有点呛呢……”陆瑟咳嗽了两声,强压住烟雾的熏呛,仿佛老烟枪一般开始吞云吐雾,斜躺在他怀里的林琴没有刚才那么得意了。

    “明明不会抽烟,结果为了呛我故意要烟抽吗?我好像低估了你报复林氏集团的决心呢。”

    陆瑟不理睬林琴的问话,抽完一个又要了一根,被要走香烟和打火机的何希范心想:使劲抽吧!抽死才好呢!

    王宗奎继续打电话谈条件,阿尔法看见陆瑟身前烟雾缭绕,厌恶地捂起了鼻子。

    “林琴小姐,你吸入那么多二手烟身体会不行的,还是让我打开手铐……”

    “刚才已经说了别做多余的事!”王宗仁双目一瞪,“你跟何希范换个位置,不听的话我就引爆炸弹!”

    阿尔法无奈之下跟何希范交换了位置,变成了何希范紧挨着陆瑟(以及怀中的林琴),何希范看了看身后的草丛和草丛后的陡峭斜坡,想着要是有机会让陆瑟滚下去就好了。

    陆瑟这一路体力严重透支,又干渴得不行,偏偏一根接一根地抽烟,还把烟盒从冬妮海依手里要了过来,想要换烟的时候直接用嘴叼出来,然后让冬妮海依点着。

    这时王宗奎讲电话谈条件似乎也到了最后阶段。

    “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这边人质可不少,想要玩花样的话……”

    “阿尔法,接住!”陆瑟忽然从石头上起身,将怀里的林琴朝阿尔法推了过去,本来拷在林琴和陆瑟右手上的手铐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了。

    一张对折过几次的银色纸片掉落于地,反射着太阳的闪闪光芒。

    “混蛋东西!”王宗奎放下电话怒道,“居然趁着我们不注意,用烟盒锡纸打开了锁!?”

    阿尔法下意识地接住了林琴,冬妮海依则提醒陆瑟说:“可是咱们乱动的话,炸弹……”

    “根本就没有炸弹!”陆瑟哼道,“我刚才仔细观察了绑匪手中的遥控器,那只是林氏集团旗下的一种儿童玩具而已,连商标都没撕掉!真相是这场绑架到了半途就被林琴全权掌控了,大概是她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早已准备好的遥控器和纸条交给绑匪,让他们在陷入困境的时候照她的办法做吧!”

    事实上除了这一点,陆瑟还看出林琴和绑匪有多次眼神交流,只不过没必要把所有破绽都说给冬妮海依听而已。

    “原、原来我们都被玩弄了是吗?”冬妮海依呆了一下,随后丢掉刚才还拿在手里的打火机,“既然如此趁现在赶快跑吧!他们没有炸弹也挺厉害的,我一个人肯定打不过!”

    “是真的吗?”阿尔法摇着林琴的肩膀有点不相信,“炸弹真的是小姐跟绑匪一起编造的谎言?如果没有炸弹的话我就命令特别行动组冲锋了!”

    林琴表示默认并微微蹙起眉头:“陆瑟抽烟时我没有被转移注意力就好了,原来是借着这个机会开锁和观察遥控器啊……”

    王宗奎见骗局被陆瑟拆穿,心头火起,把防窃听手机往地上一丢,直直朝陆瑟冲来。

    “本来进行得很顺利,又是你坏事!”

    冬妮海依摆了个架势挡在陆瑟身前,冲身后道:“boss先走!一个人我还是挡得住的!”

    王宗奎被冬妮海依拦下,王宗仁的目标则是林琴,阿尔法抽出匕首并呼叫特别行动组包抄,结果已经明朗化,绑匪势必被瓮中捉鳖。

    然而在最后的混乱时刻,何希范看见浑身无力的陆瑟背对自己朝草丛后面走,而侧面就是刚才已经观察好的,陡峭度惊人的大斜坡。

    ——好机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我身上,只要假作不小心撞陆瑟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