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8】挟妹令兄
    挟妹令兄第(1/2)页

    天:

    “宗、宗教信仰!?”

    理香有点慌神,日本神道教有“八百万神灵”的说法,外形也是各种奇葩,万一这恶俗香炉真是包兴崇拜的什么神像,刚才自己那么说还真是失礼。

    包兴气哼哼把茶杯放在桌上,露胳膊挽袖子道:“陆瑟你别污蔑我好不好,我小时候又不缺奶喝,干嘛要崇拜这种东西!”

    林怜也走到书架前面,对着香炉歪头研究道:“奇怪,这个表现母乳和母爱的香炉哪里下流了?”

    在别人眼里是“喷奶”的恶俗香炉,在林怜眼里却变成了“母爱”,理香哑口无言,因为自我反省而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陆瑟微阖双目脑内演算了几秒,预测呆会要是再来人看望自己发现了香炉,冬妮海依没关系最多开几句玩笑,爱丽丝却铁定认为陆瑟是**党而闹别扭,不如早除隐患。

    “包兴,你把香炉拿到阳台上去吧,大家可能闻不惯它的气味,我也有点想要咳嗽……”

    说完便假模假式地咳嗽了两声,他是病人,包兴只能由着他。

    理香代表班主任南宫老师,向陆瑟传达了希望他好好养病,早日回归学校的良好祝愿,然后拉起林怜就要告辞。

    “这样一来老师交给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再留在这儿只有坏处没有好处,我们就不多打扰了。”

    理香很担心在校园里被传闲话,总共呆了30来分钟就急匆匆拉着林怜离开了,陆瑟也没挽留,只是高声使唤包兴送客。

    两人走后,陆瑟把包兴叫到床边,懒洋洋道:“临走前,林怜似乎往我书架里偷偷塞了什么东西,形似纸币,难道她也那么俗套,想要用金钱来表示歉意吗?你拿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

    林怜把东西放得很明显,包兴随手一抽,就表情古怪地转交给了陆瑟。

    拿着手里明显不是人民币的10张纸片,陆瑟哭笑不得,念起了上面手写的文字:

    “想来想去没有什么特别适合陆瑟同学的东西,不嫌弃的话这10张捶背券敬请笑纳,需要我捶背的时候出示即可。”

    每张捶背券右上角还画了一个自己的卡通q版头像当做防伪标识,不得不说林怜的笔迹虽然跟林琴一模一样,带有一种缥缈出尘的气质,但配上她的画作后气质完全崩坏,绘画水平大致相当于幼儿园小班。

    “真是幼稚,想要让我消气的话,至少也要林琴给我捶背才行,你代姐赎罪顶什么用……”

    话音未落,却发现包兴表情严肃地在房间里四处搜查,好像战场上的排雷鼠,陆瑟奇怪道:“你在找什么?”

    “当然是小佳的接吻券了!万一让我找到的话诶嘿嘿嘿——”

    陆瑟丢出自己的靠枕,正中包兴左脸。

    ※※※

    林氏集团旗下高级病院,何希范插着全套生命体征监控设备,躺在特护病床上昏迷不醒。

    实际上林琴曾经力邀陆瑟来这里养病,但是被陆瑟瞬间拒绝:“去你们的病院,是想要偷偷摸摸给我做脑白质切除手术吗!”

    此时此刻,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特护病房里,金世杰代表他爸爸金洋来看望何希范,杨刃作陪,两人把花篮放在窗台上,看着毫无知觉的何希范心情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