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2】会结婚的关系
    
陆子东叹了一口气:“儿子,我也想相信你,可是你在5岁以后就开始特别频繁地骗我们俩,虽然阳台上的奇怪香炉似乎表示你是**控,但是谁知道呢……”包兴兴冲冲地想表明恶俗香炉是自己送的,陆瑟使了个眼色让包兴回避,包兴只好到厨房去找水果吃了。
“谁践踏爱丽丝的**了啊!”陆瑟气道,“而且小佳果然向你们打小报告了啊!不要误会,我和爱丽丝之间是纯粹的友人关系……”
爱丽丝双眉倒竖,哼道:“说那话的人明明就是赵本山!别欺负爱丽丝没看过小品,爱丽丝为了迎合读者口味曾经研究过中国通俗化呢!”说完了还直向陆子东吐舌头,仿佛忘了她之前多次自称大人。
“嗯哼,老爸你也看到了,爱丽丝对我这么依赖,强行分开我们并不是什么好主意。我在南极的时候只能跟小佳那样的笨蛋对话,明显爱丽丝跟我更有共同语言,我们谁也没有伤害,为什么要承受你的指责呢?”“可是她才只有12岁……”“国父孙中山在日本追求大月薰的时候,大月薰也是12岁啊。”陆瑟面不改色地打断了父亲的话,“法律、道德,都是约束凡夫俗子的东西,如果我有能力研发出一种治愈癌症的特效药,世界还会在乎我喜欢的女孩子是多少岁吗?”“你……唇枪舌剑!我辩不过你,以后让你妈收拾你!”陆子东气得两步并作三步,走到大门口拽过外衣披在身上,回头道:“陆瑟你记住,你爹永远是你爹,你女朋友却不见得永远是你女朋友!你别给我玩火,不然你妈饶不了你!”刚把大门推开,却看见对面站着一名帅气青年,不光身高和自己相仿,身上穿的西服更是眼熟,他旁边还有一名缩手缩脚的戴眼镜女生,存在感很是稀薄。“诶?我们走错门了?难道这不是401……”冬妮海依歪过脖子回去看门牌号。对方一开口,陆子东意识到这个高个子其实是个女生,多半是来看自己儿子的,貌似性格还有点脱线。她旁边的眼镜女生倒是很紧张地在手机上按压一番后,将屏幕转过来给陆子东看。伯父您好,我叫安芷,在学校里受到过陆瑟学长许多照顾,如果现在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改日再来。安芷的手机兼具谈话板之用,字体都设得很大,冬妮海依瞟到了上面的字样,这才反应过来对面的男人是陆瑟的父亲。“啊啊啊幸会幸会!”冬妮海依抓住陆子东的手握了又握,不像是见同学父亲的礼节,倒像是见到了什么江湖同道,“我本来是跟爱丽丝一起来的,结果半路被泥水溅了一身,去连锁洗衣店后店员说早听过陆瑟吩咐,临时给我找了一身陆瑟寄存在洗衣店里的衣服,我本来还奇怪陆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衣服,原来是伯父您的啊!”安芷从侧面悄悄碰了碰冬妮海依的手,那意思是你还没有自我介绍,冬妮海依瞳孔微缩若有所悟。“哈哈哈哈,说起来可笑,我走到您家门口以后,发现安芷这家伙呆在外面想敲门又不敢敲门,不知道犹豫多久了,正打算替她敲门门就开了……诶你老碰我干嘛?”冬妮海依发现安芷又在手机上打了几个字,是字号更大的“你的名字”,仍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不是知道我的名字是冬妮海依吗?诶我没跟伯父提吗?好像真的忘了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冬妮海依再次猛握陆子东其手,搞得气氛有点尴尬,陆子东勉强做出微笑,将两人让进屋来了。本来要被儿子气走,现在又有两个女生过来探望,不弄清楚她们跟自己儿子的关系可不成。陆子东把刚刚披上的外衣重又脱下,回到客厅里,打算看陆瑟和爱丽丝要在新客人面前抱到几时。
此时此刻陆瑟心中两害相权取其轻,知道不可能哪一方都不得罪就了解此事,干脆就得罪亲爹好了,反正以前也没少得罪。鲁迅有句名言:革命的被杀于反革命的,反革命的被杀于革命的,不革命的或当做革命的而被杀于反革命的,或当做反革命的而被杀于革命的。简言之,就是面对两大势力,不赶快决定自己的立场,就会死得比谁都快都惨。
事已至此,与其屈服于父母恶势力,不如向爱丽丝势力低头好了!快速做了决定后,陆瑟顺势将身侧的爱丽丝搂得更紧,让爱丽丝呼吸加快,心跳如小鹿乱撞。
“我的确和爱丽丝被绑架过一次,但是在南极站我也被死对头们绑架过,没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所谓“死对头”,其实就是维克多那样的南极小伙伴,由于陆瑟很不合群,经常和他们起冲突并用多国语言骂人,也出现过陆瑟遭到绑架最后小佳过去求他们放人的事。
陆瑟和爱丽丝被绑匪困住的时候嘴对嘴喂过水,这次“接吻”曾经是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秘密,结果爱丽丝一着急就在陆子东面前喊出来了。
出于保密考虑,陆瑟和爱丽丝第一次被绑架的事情,并没有通知青姿学园,自然也没有传到陆子东耳朵里。
临近中午的冬日阳光洒在爱丽丝脸上、身上,让小小的她看上去像一个金光璀璨的洋娃娃,紫色的瞳孔里面写着坚定和毫不退让。陆子东也不想说的太直白,伤害到爱丽丝的感情,于是清了清嗓子道:“小……小姑娘,有一位哲人这样讲过,初恋根本就不懂爱情,所以……”
“不是友人关系!”爱丽丝把陆瑟的胳膊抱得更紧,“是将来有几率结婚……大概是9999的几率会结婚的关系!”陆瑟脸部肌肉跳动,爱丽丝的大胆发言让他面对父亲一时手足无措,然而心中又有那么一点得意。
爱丽丝冲到陆瑟身边,双臂抱住陆瑟的一条胳膊来表明态度,她那柔软的触感对于降低紧张态势毫无帮助。陆子东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看来小佳跟我们说,你在偷偷研究女性心理学、恋爱完全手册……果然是学以致用了吗!你知不知道践踏女孩子的感情,比践踏女孩子的**更不可饶恕啊!”
“死萝莉控啊!”包兴躲在厨房一边吃橘子一边批评基友,丝毫没联想到自己追求的小佳也只是12岁而已。
“慢着,与其说是接吻,不如说是嘴唇一不小心碰到一起的样子!“陆瑟辩白道。
“反正、反正爱丽丝很喜欢和顾问在一起,即使是顾问的父亲也不能把我们分开!”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