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3】三人的证词
    
爱丽丝目光朝上望了望顾问,陆瑟向她使眼色,暗示她不要再众人面前提结婚的事了,于是爱丽丝也没再说什么,虽然鼓起了腮帮。当然,万一爱丽丝没有领会到暗示,陆瑟之前也说了“难道想和猫结婚”的铺垫,冬妮海依和安芷很可能会认为爱丽丝是对刚才的话进行吐槽,而不是认真的。
严格来说包兴也算客人,但是陆瑟跟他太熟,不把他当外人。包兴让自己的游戏角色趴在荒野上当“伏地魔”,然后悻悻然倒茶去了。
包兴接过手机之后又开了一局,冬妮海依“切”了一声道:“有那么好玩吗?”包黑子沉迷吃鸡,在沙发旁边站着没有接话。
陆瑟在老爸面前故意这么说,显得自己很热爱校园生活,还有很多朋友的样子。其实陆瑟特别缺乏安全感,除了把发小包兴当作实打实的朋友外,对其他人都有所保留,不会轻易拓展“朋友”的子集。“大家也想你了啊!”冬妮海依声若洪钟,喝了一口茶以后更是嗓音清亮。“南宫老师特别怀念英语课上你那超级流利的口语,理综科目上没有你跟项尚抢着答题,项尚都感到有点寂寞了,泰龙最近追慕容姣遇上了瓶颈,还等着你回来给他出主意……”安芷很想说在所有人中自己最想学长,但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少女情怀在胸中隐隐作痛。难得有人提起陆瑟的校园生活,陆子东颇感好奇,问道:“陆瑟在班级里到底怎么样?小佳告诉我她哥哥当了班长然后作威作福的,不过小佳经常说她哥哥的坏话,我也没有全都当真……”“作威作福?”冬妮海依一愣,“陆瑟没有作威作福啊!我觉得他这个班长挺称职的,至少别的班不怎么敢故意招惹我们了,安芷你说是不是?”安芷原本就想要替学长说话,恰逢冬妮海依发问,连忙把头点得像只戴眼镜的鸽子。“可是这听起来像是对别的班级作威作福了啊……”陆子东微一沉吟,这时爱丽丝说话了。“大、大叔你怎么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儿子呢!”爱丽丝把嘴撅得老高,紫色双瞳仿佛要射出激光炮。“顾问在学校里学习认真,乐于助人,不管对本班还是别班的同学都爱护有加,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她啊!”爱丽丝和安芷之前没有频繁互动,以至于在气头上把安芷的名字都给忘了,只能用幼细的手指不太礼貌地指过去。安芷却没有在意爱丽丝的失礼,爱丽丝只有12岁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安芷很高兴得到另一个给学长作证的机会。于是安芷把头点得像是广场上饿了一天后正在争吃玉米的鸽子,幅度之大,差点把眼镜从鼻梁上晃下来。三个女孩都为陆瑟作证,陆子东还是半信半疑,他记得陆瑟好像起草过一本叫《如何给妹子洗脑》的邪书,谁知道陆瑟是不是已经开始实践了?在场人士中倒是还有沉迷吃鸡的包兴,不过包兴早已跟陆瑟沆瀣一气,问他什么,答案多半是向着陆瑟的,问了意义也不大。正在苦恼中,忽然又听见有人敲门,同时陆瑟的手机响了,陆瑟接起来后,立即听到了妹妹不耐烦的声音:“哥你好点没?姐姐大人亲自来看望你了,你不方便下床的话就叫别人开下门,听声音好像有不少人在家吧?”
相比于冬妮海依的挺拔丰满,安芷身材瘦弱,简直像是龙卷风肆虐下摇曳的小百合花,坐下之后动作拘谨好半天没有说话,包兴放到她眼前的茶也没动过。这时陆瑟终于松开了搂抱爱丽丝的手,拉着爱丽丝慢悠悠地也坐上了餐桌后面的硬木椅。“所以说爱丽丝……”
陆瑟从旁打断了爱丽丝要说的话,为了转移话题,向冬妮海依和安芷说道:“冬妮,安芷,你们俩特地来看我我很感谢,我养伤期间都没能去学校,真的是有点想念大家和校园生活了呢。”
“……”陆瑟在南极的时候也没少跟家里人施展狡辩之术,像什么“白马非马”、“子非鱼安知鱼之乐”,每次都能把老爸噎得一个跟头。
“陆瑟你差不多行了吧?”陆子东吐槽道,“抱得这么恋恋不舍的,难道你还想再抱半个月才松手吗!”
陆子东把冬妮海依和安芷引到客厅,回头却看见自己的儿子仍然没有松开身侧的爱丽丝。
“你们俩都应该努力学习科学化知识了,”陆瑟吐槽道,“现在的手机都是电容屏,不直接接触皮肤就很难操纵,冬妮海依怎么可能把你的角色坐死?肯定是被别的玩家发现了!”要想用屁股操作触摸屏,除非冬妮海依光着身子,不过那样的景象不适合现在去想象,尤其是冬妮海依穿着陆瑟老爸的西服呢。已经开始供暖的房间里比较热,冬妮海依坐下之前脱下了西服外衣挂在衣架上,现在上半身只穿着白衬衫和领带,黑色领带夹在凸出衬衫的峰峦之间,这下子可不会再被误认成男青年了。
陆子东把冬妮海依和安芷让到客厅的沙发上,自己则坐到了用餐区的硬木椅上,刚要开口说话,包兴把茶水端来了。“啊不好意思,”冬妮海依接过茶杯的同时,把包兴忘在沙发上的手机给递了回去,“刚才我一屁股把你的角色给坐死了,貌似已经ga over了的样子……”
陆瑟甩给他一个直死魔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没看见又来新客人了么,快给她们倒茶去!”
“什么?又死了!?”包兴满脸晦气,双手把手机接了过来,“我这次捡到了防弹衣和血包好吗!你臀下无情……”
冬妮海依和安芷自然也看到了眼前的景象,冬妮海依“咦”了一声,安芷还在为了初次来学长家而感到紧张,畏畏缩缩地没出什么声音。陆瑟处变不惊,道:“我这不是抱着爱丽丝,而是我身上多处受伤还缠着绷带,爱丽丝帮忙扶我一下而已,再说对于英国人来说互相拥抱很平常,你不能说我抱一只猫就代表我想和猫结婚吧?”
在沙发上吃鸡的包兴抬起头来道:“和猫结婚怎么了?玩过‘艹猫三部曲’的小伙伴肯定……”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