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6】和解提议
    
“哼,按我说,当时就该拼个鱼死网破,老爸你豁出去吃几年牢房,拿整个林氏集团陪葬,岂不美哉?”陆子东眉头皱得老高:“但是我听你妈的话去了南极之后,很快就爱上了企鹅,如果入狱服刑,不知要错过多少企鹅的日常生活啊!”
陆瑟点了点头,很没人性地说:“这倒提醒了我,如果当年老爸肯去吃牢饭,那么连你这个烦人的妹妹也不用出生了,真是一石二鸟,可喜可贺。”
陆子东想了一下笑道:“还别说,陆瑟的妈妈小美还真有自己的终极报复程序,正所谓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陆瑟奇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收集的非法集资证据被我做成了终极报复程序的一环,但是老妈她……”
“嗯……听你们这么说,那岂不是陆瑟一家都掌握了林氏集团的把柄,想要换取经济利益的话早就发财了,结果反倒选择了在南极追求理想……超级潇洒啊!”“我在南极没有什么可追求的!”陆瑟怒道,“等我伤好了以后,林氏集团还是我打击的对象!”一直没说话的安芷心里想到:学长的爸爸和妈妈都接受了现状,只有学长不改初心,这就是所谓的有始有终吧。安芷被陆瑟洗脑成了迷妹,只要陆瑟不作出什么特毁形象的事,他始终都是安芷心中无比高大的珠穆朗玛峰。中国人喜欢在饭桌上谈事情,因为从原始人时代开始,分享食物就是善意的表示,一块进餐能够降低敌意,让气氛融洽起来相对来说日本人喜欢泡澡会谈,多半是古代日本人太穷,吃不起饭。随着杯盘交错,陆瑟胃内也有几分暖意之后,食量甚少,一副不食人间烟火姿态的林琴总结道:“我父亲的确做了错事,我也不奢望用一顿饭就能达成和解,不过陆瑟你不可能不知道,金世杰的父亲金洋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现在他能够占据本该由陆叔叔拥有的公司股权,成为林氏集团的第二股东,就是因为当年他在融资过程中许以厚利,这才撺掇我父亲把陆叔叔挤出了公司……即便是现在,金洋也暗含着侵吞整个林氏集团的野心,难道陆瑟你只打算向林家复仇,就不向金家复仇了吗?”听林琴提起金洋,陆子东叹了一口气,身体在硬木椅上微微后仰。“金洋这人……当初也属于重要投资人,手下有一批业务骨干,林氏集团如今能做到这么大,他也算居功至伟,不过他还是野心太大了……”陆瑟哼了一声:“金家的事我当然知道,我也没少和金世杰作对,但是当初金洋跟我爸爸只是生意伙伴,你爸爸和我爸爸却是多年的老同学,被信任的人背叛,受到的伤害自然更大!”话题变得严肃起来,非涉事人员都觉得不方便参与讨论,唯独冬妮海依心大,赞同道:“没错,这样太不够义气了,换成我也不会原谅他!”林琴目光垂下,仿佛困倦般半眯起眼睛,而后又将头抬起,正色道:“陆叔叔,正好您也在,多年的恩怨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不如咱们想个办法让两家正式和解吧?”陆子东还没有答应,陆瑟先一步问:“怎么和解?”从林琴的薄唇中轻轻吐出两个字:“联姻。”
陆子东喝了一口芒果汁,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这才看着身侧的林琴揭晓答案:“小美她……有你妈妈年轻时错服药物,满脸青春痘的素颜照!”此言一出,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囧了下来,谁也不认为非法集资证据和素颜照具有同等的杀伤力。然而林琴点了点头,道:“我妈妈确实不能允许自己的丑照散布出去,小美阿姨要是肯毁掉那张照片的话,我妈妈多半肯用帝豪大酒店来换的。”
“我妈妈才不稀罕什么大酒店呢!”小佳笑嘻嘻道,“除非是开在南极,让企鹅来当服务员!”冬妮海依很喜欢吃烤鸭,但是新西兰大龙虾端上桌之后,却对于带壳食物很是苦手,她性格直爽也更喜欢吃不麻烦的食物。
“有、有这种事?”小佳十分惊讶。看陆瑟的表情,却像是早就知道有这回事似的。
“虽然在可爱程度上完全没法比,但小佳毕竟是陆瑟的妹妹,如果想用陆瑟的亲人来胁迫他,我早就已经动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对于爱丽丝的指责,林琴似笑非笑,若有所悟地看了看身侧的小佳。
整张桌子上就属冬妮海依食欲最好,她吃完一份饼卷烤鸭后,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林叔叔,陆瑟他妈妈怎么没回来呢?”只喝芒果汁的爱丽丝到现在有点肚子饿了,但是又不好意思动筷子,便没好气道:“多半是担心被林氏集团绑架吧,陆瑟和大叔都有自己的终极报复程序,她又没有。”陆瑟虽然身上绑着些许绷带,擦伤未愈,但还是及时看出爱丽丝的尴尬,帮她夹了块煎干贝。有了陆瑟的帮忙,爱丽丝动作很小地开始吃饭,不声不响地蒙混过关。
“你……!!”小佳气愤地站起来,但是和哥哥之间隔着桌子,她只好指着包兴命令道:“你去把我哥哥掐死!”包兴看了右边的陆瑟一眼,又看了看左边的陆瑟他爸,觉得此时此刻向小佳提一些猥琐的要求并不合适。
这时厨师把切好的烤鸭端上了桌,还有一份首乌猪脑汤,因为后者也有生发作用,陆瑟被转移了部分注意力。仿佛觉得哪里不对的小佳,冥思苦想了一会,忽然十分震惊道:“死哥哥你说什么呢!如果老爸当年选择鱼死网破不去南极,我就没有了啊!我就是在南极出生的啊!!”
“那个……都说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齐齐整整,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就不要上演人伦惨剧了吧?”
听林琴这么说,小佳脸上尽是“遭到姐姐大人夸奖了”的喜悦红晕,包兴看得入迷被陆瑟瞪了。爱丽丝还想说什么,陆子东却先一步笑着说道:“当年老同学林光政利欲熏心把我踢出公司时,我郁闷了好一阵,还收集了不少公司初创时的非法集资证据,可因为我也是经手人,这些证据一旦披露我们俩都要吃官司,所以犹豫了好久……”
爱丽丝双手握着芒果汁玻璃杯,喃喃道:“原来顾问的爸爸也有自己的终极报复程序,还以为是个普通的大叔呢,没想到也是有些心计的……”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