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8】死亡不可避免
    
陆瑟微微把头扬起:“几秒种后你就会替我证明。根据我的情报收集,你能够用意志力推迟假死状态的出现,但最多不超过5分钟。刚才你的眉梢微微颤动了几秒,现在的表情也在尽力掩藏痛苦,该出现的假死前兆全都已经出现,马上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林琴急促地吸了一口气,但是没能改变什么,脸色苍白的她上半身划了一条弧线,从硬木椅上斜斜倒向地面。
说着把目光望向大门,希望林琴带来的保镖能够采取紧急措施,但是从刚才讲起敏感话题起,连送餐的厨师都不声不响出门回避了,保镖更是没有林琴的命令不能进入屋内。
安芷在《巴黎圣母院》、《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十字军骑士》中见过各式各样的死亡,有悲惨、有苦痛,有觉悟,有阴郁……但是林琴的“死亡”却和书上记录的都不一样,轻而又轻,犹如落叶,面容安静,归于沉寂。看不到胸口起伏,看不到生命之火还在哪里燃烧,安芷忽然感到很悲伤,她从突然倒下又不知会何时醒来的林琴身上,看到了生命的短暂和无常,而自己终有一天也不能免于死亡的宿命。
小佳凶了一下爱丽丝,让爱丽丝别在这添乱,然后领着冬妮海依,打开自己卧室的门,让林琴躺在床上休息去了。“为了不让姐姐大人做恶梦,我必须抱着姐姐大人睡,你们不用管我们了!”小佳说完就关上了卧室门,自己甩掉加菲猫拖鞋,爬到林琴身边去了——透过门缝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别人同床共枕的最后一幕,陆子东心情怪怪的。林琴和小佳提前离席,用的还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大家看着满桌的饭菜都有点不知所措。陆瑟打破沉默道:“没吃饱的继续吃啊,民以食为天,不填饱肚子可不成。”说着再次招手,把爱丽丝给叫了回来,顺便往她盘子里夹了一块肋排。爱丽丝作为林光政的私生女,尽管不情愿也参加过几次林氏集团的年会晚宴,听到过一些林琴的传言并且亲身体会到了这个同父异母姐姐的古怪之处,所以今天目睹林琴假死并没有感到特别震惊。林琴下了饭桌,又有陆瑟照顾,爱丽丝吃得很高兴,真是“坏姐姐不在身边心情愉快”。冬妮海依抱了林琴后,切身感到“那么大的人说死就死了”,又因为之前吃得又快又多,现在进食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安芷这种学少女平时就伤春悲夏,现在更是陷入沉默,完全吃不进去东西。陆子东见包括包兴在内吃东西的速度都有所减慢,陆瑟和爱丽丝却反而来了兴致,不由得批评儿子说:“你未婚妻死了还能吃得下去饭!?”“是前未婚妻,还是你们擅自指定的。”陆瑟不以为然,“我现在也跟着下桌的话,大家就更吃不好饭了,姑且先把饭吃完,然后再去看看林琴的状况难道不好吗?”托着饭碗的陆瑟知道现在是好机会,过一会只要林琴的脉搏恢复,就可以趁机进屋强行诊脉,最终确定林琴有没有怀上自己的孩子——这个情报没有一锤定音之前,陆瑟无论如何都无法静下心来。然而陆瑟刚来得及扒了几口饭,却听见小佳卧室里传来手机铃声,过了一会又是小佳的惊呼:“什么!姐姐大人家里着火了?烧得精光伯母也没逃出来!?”
双麻花辫眼镜娘不由得捂住嘴巴,眼圈发红,粗线条的冬妮海依不明白怎么回事,奇怪道:“你哭什么?没听陆瑟说林琴不是真死,一会就能醒过来吗?”陆瑟旧伤未愈不适合当搬运工,便坐在原处没动,陆子东常年在南极爬冰山拍企鹅,身体素质相当强健,但林琴是女孩,既然冬妮海依能抱得动,还是交给冬妮海依搬运更好。包兴附在陆瑟耳边道:“这还是我第一次亲眼见到林琴假死呢,还挺吓人的,你第一次在公车上见到那回,肯定吓尿了吧?”
陆瑟不置可否,这时站在陆子东后面,一直没有返回原位的爱丽丝走到林琴旁边,满脸好奇,伸出一只手搭在林琴的雪白颈子上。“真的感受不到脉搏啊……爱丽丝听说过一个病例,有一个白天一切正常但是晚上就全身瘫痪的‘太阳能少年’,没想到还存在林琴这样会突然假死的……”
“假死状态下她的各项生命指标都降到最低,还会做非常可怕的恶梦,应对办法就是用人体体温来温暖她——我因为偶然得知了这个秘密,所以在林琴突然假死又无人照顾时帮了她一次,结果她把我的见义勇为当成陪睡,还非要付钱给我不可,这就是事实的真相了!”林琴微怒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有这种怪病……”
陆子东头一次见有人把卖身说得如此高大上,不由皱眉道:“怎么讲?”
陆瑟面不改色:“我那不是卖身,是见义勇为!”
“抱到床上去睡就能醒过来是吧?”冬妮海依已经从最初的惊讶中恢复过来,她站起身晃了晃膀臂,自告奋勇道:“我来做吧,陆瑟我都能抱得动,林琴这么瘦,肯定更不费劲!”言语间无意透露出自己抱过陆瑟,陆瑟暗暗心惊,心想幸好冬妮海依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我俩也一起在旅馆里睡过。小佳力气单薄,一个人无法把林琴拖到床上,冬妮海依能主动帮忙再好不过。安芷从椅子上站起来方便冬妮海依通过,心里还在为如此近距离观察到了一次“死亡”而震惊不已。
“不用慌,”陆瑟十指交叉在桌上,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让林琴到床上去睡一觉就好了,没人抱着也不要紧,顶多会做恶梦而已,一样会醒过来的。”小佳扶着“死”掉的林琴肩膀,义愤填膺道:“哥哥你怎么那么没有同情心!你知道姐姐大人假死没人抱着,会做多可怕的恶梦吗!”
小佳及时从旁扶住了林琴,和林琴呆在一起很久的她自然知道林琴的怪病,很多时候也会扮演用体温温暖林琴的角色。陆子东吓了一跳,惊讶道:“林琴小时候确实四处求医,但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病!该怎么治疗?怎么才能让她醒过来?”
陆瑟耸了耸肩:“以前我有过一次同情心,结果却被林琴污蔑成陪睡,被蛇咬过一次难道还不懂得远离草丛吗?”
既然林琴揭了陆瑟的老底,陆瑟也不打算把林琴的秘密留着过年了。“在座的多数人都不知道,其实林琴患有一种罕见的‘间歇性假死综合症’,一旦发作就会陷入呼吸和心跳都无法察觉的状态,在外人看来跟真死了一样!”
“姐姐大人!”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