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99】恶意纵火
    
“那台机器人原本就是因为纵火才损毁的,没想到转手卖给林家之后林家也着了火,还真是个灾星!咱们坐在这里瞎猜也没用,我进去问问详情,你们先等在外面吧。”林家大宅毁于火灾这件事让陆瑟觉得并不简单,虽然宅子里人手很少,但是密布安保设备、自动消防设备,更是临湖而建,不可能缺水,这样的建筑居然会一把火烧个精光,简直难以置信,除非有人恶意纵火并且事先黑掉了所有的消防报警系统。
放下电话,小佳朝陆瑟投去怀疑愤怒的目光。
“是又怎么样?”小佳在胸口搜不到定位器,又伸手到腰后面去找,“阿尔法和莫莉被烟熏得灰头土脸,13也彻底坏了……哥哥你为了报仇已经疯了你知道吗?如果林琴的妈妈没有使用机器人替身的习惯,今天你就把她活活烧死了!!”“不是我做的,”陆瑟平静道,“我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你们如果能从系统黑盒子当中读取攻击信息的话,也会发现攻击源不是从我这里发出的,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我跟林家大宅的火灾有关。”
“梦境中的那个你之所以转入青姿学园接近我们,并不满足于欺骗仇人女儿们的感情,而是要通过我们深入了解林氏集团的内幕,将报复程序中的变量化作常量,每当一个分支数据库被填满,你就可以轻击键盘引发一场针对林氏集团的天灾……”陆瑟心中一颤,他的确计划过类似的事情,连代码都写出来了,但是顾及到误伤己方的可能,最终没有将这些代码归入终极报复程序。林琴休息了一下继续说道:“在我那个梦境里面,我的近卫女仆们全都被你制造的意外杀害了,所以我才会在现实中把她们遣散,不让她们和林氏集团再产生关系。”“女仆对我是很重要的,我身边现在只有阿尔法和莫莉,而且你知道阿尔法其实是我妹妹,阿尔法在绑架事件中,下山时踩到了针头向外的麻醉针,导致连续几日身体欠妥,如果这次火灾发生得更早一点,有些因素稍微改变一点,这把火就有可能要我妈妈和妹妹的命你做出这种事的话,我就绝对没法跟你愉快地玩耍了。”从枕头上将脸侧过来,林琴的嘴唇因为缺血而变淡,两只黑眸死死盯住陆瑟,仿佛要攫出陆瑟刻意隐藏的真相。“我在梦中见过许多不同的你,你不是最好的那个,但也绝不是最坏的那个。不再受感情左右的你确实无可阻挡,但是你做的那些事让我充满了恨意,以至于在现实世界里我也不能完全摆脱这些恨意的影响,甚至每次我做梦醒来,对你的态度都会改变……你现在很可能正在跨越那条底线,一旦你过了线,恶梦成真的日子就不远了。”“对每个人都是。”林琴这段话的语气十分深沉,带着雨夜一般的阴郁,让小佳也无法插进半句话来。陆瑟这次却没有被林琴唬住,他走到床边,霸道抓起林琴的一只手臂,将手指扣在虚弱少女的脉门上。“你果然并没有怀孕,确认了这一点,其他的问题就不那么重要了。”放开林琴的手臂使其自由落体回到原处,陆瑟推了推眼镜,在手掌后露出邪恶笑容的一角。“既然无论怎么解释你们都觉得是我做的,就当成是我做的好了。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好人,林琴你在梦中遇见的好人也不见得是我。”离开房间之前陆瑟抛下了一句十分诡异的话:“或许你们在不知不觉间都犯下了一个特别大的错误,其实不管是你、小佳,甚至我的父母,都把我当成了另外一个人……或许我根本就不是跟你有过婚约的陆瑟,反而是我杀了他?”
“大概这就是你的可怕之处吧,在这个网络时代不留下任何证据地实施屠杀……”仰面躺在床上的林琴悠悠转醒,黑色长裙在床单映衬下,如同冬日里遇到阳光而轻轻展开的黑玫瑰,半睁半闭的双眼中,纯黑色的眸子穿透天花板看到了遥不可及的虚空。“昨天工厂失火我就预感到情况不对,果然今天我和小佳刚走不久,家里也遭了毒手……你到底还是干了。”
“在我的梦境里,曾经见过一个更少犹豫、更少同情,完全被复仇**支配的陆瑟,现实中的你也要变成那样的人吗?”“你口口声声当做最后手段的终极报复程序,其实是一种自动报复程序吧?不需要你亲自动手,你活着它也会进行攻击,你死了它攻击得更迅猛,区别只是你活着的时候,它会尽量小心地不留下任何证据,而你死了它就无所顾忌。”
“诶?不对啊!”冬妮海依忽然反应过来,“林琴的妈妈不是常年不在家,远程操作一个机器人来陪伴女儿吗?所谓的没逃出来,只是机器人没逃出来吧!”陆瑟回忆起林母在鸭塌屁股山绑架事件中,操纵机器人疯狂发射麻醉针的一幕,不禁心有余悸。
安芷跟自己妈妈的感情很好,虽然听信了陆瑟的一面之词对林琴存在很深的误会,但是听到这个噩耗眼泪马上就下来了,她没有像往常一样用手机打字而是颤颤巍巍地说:
听到女儿在卧室里讲电话的声音,陆子东浑身一颤道:“冬山市的林家大宅着火了?林琴的母亲……没能逃出来?”
陆瑟眉头一皱,他最近专注于养伤,的确疏于关注林氏集团的动态,既不知道他们刚刚收购了帝豪系产业,也不知道昨天的汽车工厂发生火灾。“常驻林家大宅的应该只有林琴、林怜、阿尔法、莫莉,还有林琴妈妈控制的机器人13吧?除了13没逃出来,其他人都安全无恙,对不对?”陆瑟首先要确认这件事。
“哥哥你怎么能这么做!上次火烧养生会所就差点造成人员伤亡,这次居然直接把姐姐大人的家给烧了!那么多消防喷嘴居然没有一个启动,除了你以外还有谁办得到?”“而且我刚离开那里好不好?姐姐大人还跟我开玩笑说,昨天林氏集团的汽车工厂意外失火烧伤3名员工,今天搞不好她和我一离开大宅,大宅也会被人恶意纵火……你是在我身上装定位器了吗?没有狠心把我一块烧死,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啊!”
陆瑟推门而入,在身后关上了门,看见小佳在床上保持鸭子坐的姿势,正把林琴的手机拿在耳边,紧张地跟对方讲话。“姐姐大人假死症犯了还没醒过来……她醒过来我会告诉她的,好,我知道了。”
说着情绪激动地在自己身上翻找,甚至把手伸进了发育型内衣里面,好像那片柔软也是可能被陆瑟安装定位器的部位。
“怎么会这样?突然间就失去亲人这样的打击……”声音细小,但是在寂静的空间中拥有强烈的感染力,她身边的冬妮海依都听得心中一酸。
陆瑟有能力、有动机、有机会做这种事,事实上这也是“终极报复程序”所包含的一环,但是陆瑟并没有主动启动程序,至少他不记得自己这么做过。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