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0】失去的兄弟
    
爱丽丝的用餐座位距离小佳卧室最近,她竖起耳朵还是听见了只言片语,此时愤愤不平道:“林家大宅失火了就认为是顾问干的,证据在哪里啊!以前爱丽丝跳河自……不是,失足落水的时候顾问冒着生命危险来救我,怎么可能无视人命说放火就放火?”
爱丽丝嘟了嘟嘴:“你干嘛对人家妈妈这么感兴趣?烧坏的是机器人啦”
“姐姐大人睡着了,因为是正常睡着所以不用我陪……爸爸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陆子东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招手让小佳坐到他身边来。
小佳一惊:“可是哥哥他……”陆子东伸手表示小佳先不要问,同时表情变得痛心起来。“医学上有一种现象叫做双胞胎消失综合征,早期孕检显示是双胞胎,但是最后只会有一个孩子被生下来。某些特定条件下,发育中的胎儿会互相争夺营养甚至互相吞噬,最后死亡的胚胎被吸收到另一个存活的人身体当中。”“你哥哥是双胞胎当中活下来的那一个,他刚出生时耳朵上有一块增生,医生在切除时说那是吸收双胞胎兄弟之后的残余组织。我和你妈妈过于急躁,觉得既然哥哥已经决定叫陆瑟了,就给弟弟预备了名字叫陆浩,结果陆浩没有生出来,还是觉得非常遗憾的。”“也就是说我原本有可能有两个哥哥吗?”小佳若有所悟。“因为还未出生就失去了兄弟,潜意识中的胎内记忆一直让你哥哥感到十分孤独,在他偷听我们的谈话确认了这件事之后,更让他产生了一种杀死了亲兄弟的罪恶感,而且他莫名觉得死掉的那个才是哥哥,他是吞噬了哥哥之后,窃取了陆瑟之名的陆浩。”小佳感到全身一阵发冷,像她这种头脑简单的人就不会像哥哥那样想那么深。“后来我和你妈妈决定再要一胎,希望能够治愈陆瑟的孤独感,但是陆瑟失去的是兄弟,你却是个女孩,性格也跟他不和,所以他孤独依旧,想法也越来越极端。”小佳张大嘴巴半晌无语,过了好久才把头低下说:“原来我是带着使命出生的吗?本以为哥哥性格扭曲只是因为企鹅和林氏集团,原来这里面还有我的责任啊……”陆子东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安慰道:“说到底还是我和你妈妈做得不够,这几年我想改善关系,但是你哥哥已经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他在本质上是一个比任何人都更害怕失去的人,现在他拒绝建立新的亲情、友情、爱情,以及任何形式的感情纽带,疯狂地想要在这个不稳定的宇宙中控制一切,结果是丧失了和人相处的乐趣,变成了只以复仇为目的,感受不到快乐的机器人。”“我试着做了些努力,但是不知道是否来得及。”陆子东望着女儿的栗色眼睛,目光中似有深意,“你哥哥一直以强者形象示人,但实际上他并没有那么坚强。每当他了解一份新知识,便会感到自己更加无知,他了解浩瀚宇宙运行方式的同时,每一刻都在被宇宙的浩瀚所侵蚀。可以说他是背负了巨大的恐惧在生活,每走一步都艰苦万分,他最大的敌人从来都是他自己,许多看似异常的行为,都是他试图自救做出的无奈之举。”“小佳,”陆子东最后说道,“我知道你一直在阻止哥哥变成复仇的怪兽,但这只怪兽本身也需要拯救,现在他不愿意听我和你妈妈的话,你可不可以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你哥哥一把呢?”
小佳轻手轻脚地坐下,犹豫了一会,说:“刚才哥哥说了奇怪的话,他说咱们全都把他当成了另外一个人,他不但不是跟林琴姐姐有过婚约的陆瑟,反而是他杀了陆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子东眉头高皱,叹了一口气道:“这一直是你哥哥的一个心结,他把这件事说出来,说明心情已经很不好了。”小佳做出认真的表情等待爸爸说下去。
“其实,当年你妈妈和林光政的妻子同时怀孕,早期孕检的结果显示两方都是双胞胎,因为实在是太巧,一时兴起就约定了娃娃亲,想着一共四个人,配成一对还是几率挺大的。”“我们借用了琴瑟和谐这个成语,约定第一个生出来的男孩用瑟命名,第一个生出来的女孩用琴命名。林光政在医院里有朋友,违规检测了胎儿性别,让我们知道林家的双胞胎都是女孩,陆家的双胞胎都是男孩。”
大部分时间都信心百倍的陆瑟露出这种表情,大家都面面相觑,陆子东为了打破尴尬,首先开口道:“招待不周实在是不好意思,陆瑟情绪变化有点大,大概是因为我回来的原因……我替陆瑟向你们道歉了。”
受伤的左脚也比刚才更疼了的样子,陆瑟推开小佳的卧室门出来,立即迎上了爱丽丝的关切目光爱丽丝想过贴到门口偷听,但是饭桌上这么多人看着她,她最终没好意思做出那么孩子气的行为。
滚下山崖受伤,被妹妹不信任,再加上神通广大又动机不明的神秘黑客的出现,导致陆瑟的情绪处在崩溃边缘。
帝豪大酒店的厨师收拾了杯盘狼藉,客厅里恢复原样,门外的保镖也在林琴的授意下到楼底等候。陆子东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女儿陪着林琴在卧室里休息,儿子在书房里不知做什么,不由得心里空落落的。这时小佳将卧室门打开一条缝隙,自己闪身出来,压低声音对父亲说:
安芷听说并未有人伤亡,舒了一口气,在桌下用手机默默打字:希望学长能尽快好起来。陆瑟说了自己要静一静,饭局因此匆匆结束,大家各自回到住宿地,爱丽丝不想走但是被冬妮海依强行拽回去了。
爱丽丝、安芷、陆子东、包兴,全都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冬妮海依,觉得以冬妮海依的身材体力,地铁色狼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陆子东面向爱丽丝道:“林琴的妈妈到底怎么回事,你听见了吗?”
“是我带你出来的,我就得负责带你回去,不然你一个人走在街上被人拐卖了怎么办?”
“不好意思,我状态不好,需要一个人静一静。”压抑着愤懑说出这句话以后,陆瑟一瘸一拐走到书房门口,用指纹和虹膜将门打开,沉溺进了自己的世界。
饭桌上唯一一个还在把烤鸭往嘴里塞的人冬妮海依也说:“我在地铁上遇到色狼的时候,陆瑟也帮过我,我不觉得陆瑟会是纵火犯。”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