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2】南极大屠杀
    
“即便是想要通过林光政的女儿报复他,事先也应该做更充分的准备工作,就拿林琴的怪病来说吧,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我想查的话,依然可以查得到……”准备不足就踏入战场,简直像是背后有什么状况,使得我必须提前走出战壕一样!
“包兴,我跟你是幼儿园同学,现在又住在同一间寝室,你是否发现过我有双重人格的表现?比如半夜梦游,跟你说话时表现得像另外一个人?”
“我……我明白了!”包兴忽然双目圆睁,脸部肌肉抽搐得仿佛要原地爆炸。“你个畜生!小佳是你亲妹妹而且她才只有7岁啊!看来她现在这样对你一点也不冤!我掐死你!我掐死你这个强奸犯!”
“诶?这不是想和我们九三棋社的镇社之宝林琴小姐下棋的高中生吗?腿怎么了?”陆瑟转头看去,发现是九三棋社的社长,脸上还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被你们的镇社之宝害的等着吧,我下赢了林琴会让你们知道的。”“哈哈,林琴小姐派人打断的?”社长笑道,“你烧了人家的养生会所人家还不打断你的腿?还有昨天林家的水岸别墅也被烧了,不会也是你小子干的吧?”社长寒碜完陆瑟以后就去干自己的事了,陆瑟刚要跟包兴吐槽,却又发现自己的老爸陆子东从石桥的另一个方向走了过来。“呼,这桥头的路不平我差点跌一跤!”陆子东走到轮椅旁边道,“我这眼睛在南极看企鹅太久忘了眨,被冰雪反射的阳光晃得够呛,今天我预约了眼科大夫,必须得去看一下了。”一边说,一边递给陆瑟一个牛皮件袋。“诺,你要我以自己的名义注册新公司,说是要用来跟林氏集团抢生意,所有你需要的件都在这里面了。法人是我,你可别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不然你爹可要被你坑到监狱里去了!”陆瑟掂量了一下牛皮带,还蛮沉的。“放心吧老爸,这个新公司主要不为盈利,主要是为了恶心林氏集团,你赶快去看眼睛吧,我这边绝对不会有什么违法的。”陆子东跟包兴打了两句招呼,然后打车去了眼科医院,在出租车开走的一瞬间,陆瑟笑容收敛道:“绝对不会有什么……违法的证据的。”
陆瑟毫无防备地被包兴掐得直咳嗽,好不容易才挣出一口气叫道:“你个!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查了当年要闻之后,觉得跟15万只企鹅受困饿死有关!”“多少只?”包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听你爸妈说,你研究多年连一只企鹅都没有成功杀死过,难道这15万只企鹅的死跟你有关?”“我忘记了,”陆瑟把包兴的手从自己脖颈处拨开,“我忘记了自己在这件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也忘记了当年得知这15万只企鹅死掉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感想……”
“也许真是你干的。”包兴咋舌道,“你因为一次弄死了太多企鹅,后来才下不去手,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杀够了。我靠15万只……还真是南极大屠杀啊!”陆瑟不置可否,这时却有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从旁边走过,看到陆瑟以后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回到冬山市以后一切的起点,就是从这时起,陆瑟卷入了跟仇人女儿们纠缠不清的诡异漩涡。然而再次回到这里,陆瑟意识到这非常不合理,自己完全是在做没必要的事,明明只凭黑客能力就可以不留下任何证据地摧毁林氏集团,但是他非但迟迟没有那么做,反而非要在林琴等人面前现身,脱离暗处将自己置于险境。
此人肤色极深,他慢条斯理推着轮椅上的人,容易让人联想起战警中的蓝魔鬼推着教授,只不过他的皮肤是黑色的,轮椅上的人也不是老年版大光头教授,只是发际线有点高的西服少年。
周日,冷风萧瑟,一座题有“但行好事,莫问前程”的拱形石桥上,某人推着轮椅徐徐经过。
“我记得啊,”包兴点头,“就是在那时我看到小佳给你端茶倒水,非常羡慕才想要娶她做老婆啊!12岁那年你好像是生了一场病,其他我不记得有什么了。”陆瑟头部后仰在轮椅靠背上,目光望向天空的絮云。“小佳说在她7岁那年,我做了很可怕的事,她一直帮我保密到现在,但是我因为那场病,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了。”
陆瑟对包兴很少有隐瞒,今天更是把他原本是双胞胎的事和盘托出,为避免混淆,他把未出生的哥哥叫做“陆浩”,把自己叫做“陆瑟”,虽然事实上可能是反过来的。“双重人格?”包兴抓紧领口避免有寒风渗进来,“我没注意到啊?你倒是有躺着躺着突然起身,在纸张、手机上记什么东西的情况,我问你在干什么,你说是有些刚想到的新理论必须要记下来,我还问你什么时候把小佳嫁给我,你就骂我,现在想起来的确有可能是陆浩那个人格取代了!”
风起,人寥落。夏天会有旅游团过来参观的冬山十景之一,如今也只不过是挨冷受冻的刑场而已,除了陆瑟和包兴以外,桥上只有几个匆匆过客,还戴着围巾手套,生怕受了风寒。
陆瑟摇了摇头,“骂你的话,肯定是我本人没错了。而且仔细想想,即使我的另一重人格出现在你面前,就凭你的智商,他想要骗过你也再简单不过……我在南极的时候也是经常和你视频通讯的,你记不记得,在我12岁也就是小佳7岁那年,我跟你的通话是否表现出古怪之处?”
“停在这里,我要想些事情。”腿部受伤,还是不能长时间行走的陆瑟吩咐身后的包兴,这里是初次见到爱丽丝的“莫问前程桥”,属于冬山十景之一,此时七风河河水已经结了冰碴,触目生寒。
简直就像在逃避什么!南极到底有什么东西让我下意识地想要离开!?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