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5】火烧河童
    
两人都穿着黑白相间、装饰着许多软绵绵褶边的女仆装,不过阿尔法表情严肃如同置身战场,裙子里面还藏着应对紧急情况的陶瓷刀,一副不好接近的战术女仆模样。莫莉则不管对谁都很亲切,她戴的女仆头饰明明跟阿尔法是同一材质,却显出更软更蓬松的样子来,就好像当初她在海上花号戴熊耳头饰一样,本体和头饰浑然一体,好像从出生开始就是当女仆的料。
“那个,爱丽丝小姐,”莫莉好言好语地劝道,“今天是千叶理香小姐过生日,大家好不容易凑在一起庆祝,是不是不要打架比较好啊?”
“我去洗手间清理一下就回来,你们要等我啊。”林怜并没有责怪蛋糕投手爱丽丝,一个人出了包房门,在2楼大堂里寻找洗手间。
“直着走右转就到了!”慕容姣伸手给林怜指路,林怜十分感谢地微鞠一躬,揉着眼睛去了洗手间。林怜走后,慕容姣的两个跟班小妹盯着包房方向,嘀嘀咕咕说:“林琴好像是在给千叶理香庆祝生日呢,大概凑了10个女生的样子,已经是周四了居然还有额度租包房?”青姿学园富家子弟的人数比例不少,何其美校长为了限制他们花钱,在校内施行完全无现金制,每人每周只能获得1000元学生卡额度,违反校规还要被从中扣减,像慕容姣这样的刺儿头,每周被扣的只剩500元是常事,最后还得跟班小妹们请自己吃小灶,等到周末再请回来。到了周四、周五的时候,自我约束力差的学生经常是额度见底,只能抱团取暖,或者去食堂刷盘子来换取免费食物自视不凡像慕容姣这样的可丢不起这个人。“听说用的不是林琴的额度,是她两个女仆的额度,因为两个女仆平时干的是类似校工的活,所以反而每人有2000元的额度!”慕容姣忿忿不平地夹了盘子里的一块洋葱炒肉。“女仆居然比主人还有钱,什么世道!还有林琴凭什么能带女仆来上学?林氏集团就那么了不起吗!”“那个……慕容小姐你别生气,等慕容小姐过生日的时候规模一定比这大得多,你看她们才几个人多大点房间呀?”“就是就是,咱们不理她们!”包房内,林琴一边由莫莉服侍自己吃蛋糕上的水果,一边对中间只隔了阿尔法的理香说道:“过生日为什么还穿着校服,连风纪委员的袖章都没有摘下来,不嫌太严肃了吗?”随着头部转动,单马尾在脑后微微摇晃的理香回答道:“因为校规上有写,在校园公共场合必须穿校服,我作为风纪委员不能带头违反……倒是我一直没有为大家做什么,却让大家破费,实在是不好意思。”冬妮海依在一旁摆手道:“没有,我没破费,我的额度早就请客花光了,现在吃饭都指着别人呢这次生日宴会都是林琴花的钱!”要是在学校外面,林琴这样的人花千把块钱给人办生日宴会,简直可以说是抠门,但是在学校内部,尤其是临近周末的时候,实属难得,就连慕容姣都财政紧张地要把剩菜带回寝室拿微波炉热了。理香向冬妮海依微微低头道:“大家能来帮我庆祝生日,这份心意本身,也让我很高兴的!”“本来还能叫来更多人参加的,”林琴说,“但是考虑到跟咱们不同班的人有其他安排,包房又小,就只找了这些人。我听说金世杰为了追你,要给你大操大办这个生日,我让阿尔法假扮成你的的样子把金世杰引到人工湖那边去,应该不会惹你生气吧?”“不会!我和金世杰不熟,当然是在这里跟大家过生日更好!”理香一边说,一边偷眼看了看面无表情的阿尔法,听说这个女仆还曾经假扮成班主任南宫老师的样子,是一个易容专家,甚至还有传言说她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不由得对她的真正长相有点好奇。冬妮海依的迷妹小梅对现在的话题不感兴趣,便没话找话道:“林琴亏得你对理香的生日这么上心,宠她宠得可很厉害啊!新闻里说你家水岸别墅刚刚被一把火烧了,挺大的财产损失就一点也不在乎吗?”林琴意味深长地看了阿尔法和理香各一眼,说:“钱财是身外之物,烧了就烧了好了,反正家里那些字画也不是我收集的。”理香之前就听说了林家大宅失火,只不过怕伤害对方感情一直没提,现在话题到了这里,便也附和道:“没有家人受伤……最重要了。”“也不是没有家人受伤,”林琴突然道,“失火时我妈妈卡在一根柱子后面出不来,被大火烧了30分钟……”“什、什么!?”理香大惊失色,她母亲在她小时候死于火灾,形成了童年的惨痛记忆,现在她听到林琴母亲的噩耗,面色白得像纸一样。爱丽丝、冬妮海依等人知道林琴她妈总是远程操纵机器人,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理香感到气氛不对,颤巍巍问道:“伯母她后来……”“只剩下一个头不过还能说话,看来想要完全恢复需要不少时间了。”林琴道,“一段时间不能来烦我,也算是好事。”包房内的其他人还是面色如常,理香不由得心里直冒冷汗。难道除了我以外,大家都接受林琴的妈妈是河童了吗?我记得河童并不喜欢火,头顶的碟子如果水分耗光就不能行动,所以才会困在着火的房子里吗?但是为什么只剩下一个头还能活!难道中国的河童比日本的河童生命力顽强吗!
林怜身为黑暗料理大师,同时还是味觉白痴,所以很少来食堂2楼开小灶,觉得哪里的饭菜都差不多。她来得少,也不是很熟悉环境,于是走到一桌散客面前,带着天使般的亲切笑容说道:“打搅了,几位同学能不能告诉我洗手间在哪里呢?”这桌散客一共三个人,其中临近窗口的那个很生气地抬起头来,却是林怜在高二1班的同学慕容姣,她一生气眼角吊得比平时更厉害了。“几位同学是什么意思?不知道我们的名字吗!?”
林怜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吊眼角,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刚才没看清是慕容同学,我比较脸盲,眼睛也进了点奶油……”见习修女的诚恳态度很难让人继续追究,而且林怜是人形自走因果律武器,慕容姣不敢骂得太狠,否则会遭报应。
“你、你挡在前面干什么?爱丽丝要丢蛋糕的是林琴啊!”在起身阻挡蛋糕炮弹的林怜身后,一身黑色连衣裙的林琴悠悠然坐在椅子上,不但有林怜这个替罪羊,阿尔法和莫莉也做出了保护主人的架势。
林怜脸上、身上都是,即便是纯白的修女服也掩盖不了白色粘稠物的侵袭。
白色,粘稠,介于固态与液态之间……
同寝的冬妮海依,以及冬妮海依的三个迷妹都来参加,对门寝室的爱丽丝虽然在埋头赶稿,也被冬妮海依也拽了过来。这间食堂2楼包房标准容纳10人,正好把理香、林琴、林怜、阿尔法、莫莉、冬妮海依、楠楠、玲玲、小梅、爱丽丝都装进去。生日蛋糕是林琴向帝豪大酒店的西点师傅预订的,大小适中,口味香甜,很适合满屋子的女生,缺点是奶油沾到身上不容易清洁。
爱丽丝看了看自己身前原本有一块蛋糕,现在已经空空如也的盘子,咬着嘴唇压下了心中的火气。“哼,爱丽丝是大人,所以不会在别人的生日宴会上纠缠不休的!生日歌已经唱了,蛋糕也切完了,反正很快就能圆满结束了!”
隔着圆桌坐在林琴对面的爱丽丝,听到“幼稚”这个词稍微有些动摇,但还是呛声道:“这个坏女人总说顾问是秃子,顾问根本不秃!教语的谢顶老师才秃!”正在教职员办公室批改试卷的谢鼎新老师,不明所以地打了个喷嚏。
理香原以为除了何其美校长以外,不会有人知道自己的生日,偏偏是最近家里失火的林琴提出要凑些人给自己庆祝生日。
“洗起来会很麻烦啊,与其这样还不如让我吃掉……”食堂2楼某包房,理香的小型生日宴会上,林怜被爱丽丝丢出的蛋糕砸个正着。
“爱丽丝小姐,”阿尔法沉着脸道,“林琴小姐是你姐姐,你一言不合就丢蛋糕,不嫌太幼稚了吗?”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