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6】校内眼线
    
“嗯哼,没其他数码产品了吗?你右手上的手表摘下来我看看!”青姿学园的入校安检跟地铁安检差不多,有时松有时严,一些经常搞事情的学生,在安检时是重点怀疑对象。
“可以进去了,不过你早前约定的返校时间可是今天上午,记得跟班主任补个假条知道吗?”
“什么时候能把我那些丢脸的照片还给我啊?我刚上初一正是追求自由的年纪……”“追求自由自在地偷女生的内衣吗?”陆瑟哼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听我吩咐,也不会让你吃多大的亏。我刚刚成立了一个新公司叫东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我爸是董事长我是总裁,以后你就是公司的信息调查专员,干得好的话,毕业以后连工作也不用找了,懂不懂?”
“世杰,我早就说过,穿着校服跳进人工湖这种明显违反校规的事,千叶理香不可能做得出来,那一定是别人假冒的,你为什么还要动员大家沿湖搜索,耽误时间呢?”金世杰声音很大地反驳道:“唐伯虎点秋香里面不是也有良家少女被江南四大才子逼得跳河吗?理香见到英姿飒爽的我以后过于害羞,跳河还是有可能的!再说谁能想到林琴手底下那个废柴间谍阿尔法,在易容方面居然这么厉害呀!”不给杨刃说话的机会,金世杰又接着抱怨:“现在我知道理香她们班的女生,正在食堂2楼给她庆祝生日呢,可是咱们手里连个蛋糕都没有,你说为什么林琴订的蛋糕能够能当成合法快递接收,我订的却被收发室扣下了?”杨刃痛心疾首道:“因为你订的蛋糕太夸张了好不好!青姿学园对于收发快递有明限制,虽然林琴从帝豪大酒店那里订的想必也不便宜,但是外观看上去普通,你订的这个看上去简直是明星结婚用的典礼蛋糕!”金世杰道:“结婚蛋糕怎么了?我的目的就是想跟理香结婚!你要是女的,你见到这么华丽的12层生日蛋糕,你不感动吗?”杨刃无力道:“早说了蛋糕的事我来办,你非自己忍不住……现在蛋糕要被扣到周五放学再还给你,到时候早就变质了。”“变质怎么了?”金世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愚蠢的样子,“老子有的是钱,变质了就丢掉!我不信我出手这么阔绰,追一个女孩还这么费力气了!”话音未落,却见到休学了一阵的陆瑟迎面走来,还把手机举在耳边不知在和谁通话。金世杰开口就要出言不逊,杨刃从旁边低声阻止道:“他可能正在跟理香通话,别中了他的计。”陆瑟打电话的对象是冬妮海依不是理香,但是冬妮海依讲电话声音比较大,陆瑟相信在同一间包房里的理香也能听到。“喂?生日会已经接近尾声了吧?我路上堵车来晚了,就不过去掺合了,反正我去了也不见得能让所有人高兴……帮我祝理香生日快乐,你们玩得尽兴最重要,我正好遇见了金世杰和杨刃,也在劝他们不要过去捣乱,毕竟我是高二1班的班长,保证本班学生好好过生日不被打扰,也是分内之事嘛!”金世杰不悦道:“谁是去捣乱的?凭什么你说不去我就不去?”杨刃摆了摆手让金世杰冷静,然后提高声音对陆瑟其实是对着包房里的人说:“我们刚才误以为理香跳进了人工湖,忙于搜救弄得挺狼狈的,现在既然生日会快结束了,我们只能也跟着说一句生日快乐,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就这样吧。”杨刃尽量不让金世杰给理香留下蛮横的印象,但显然陆瑟做得更好,陆瑟不强求出现在生日宴上,还负起班长责任,一副随时上阵保护同学的英勇架势,不知不觉就刷了理香以及本班其他人的好感度。此时此刻杨刃、金世杰和陆瑟狭路相逢,两人的确可以一拥而上揍陆瑟一顿,但是陆瑟正讲着电话,采取暴力手段势必失去理香的好感度,明天还会被政教处清算。于是杨刃拉住不服不忿的金世杰,道:“今天算了,来日方长,下次你多听我劝就不会这么被动了!”
“我、我明白了,”鲁贝贝说,“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以后多赚些钱至少能买更大的房子,好存放偷……捡来的内衣……我也只能跟着陆总干了。”“上道就好,”陆瑟打了个响指,“你先退下吧,有什么重要情报再向我汇报,复杂的情报尽量不要用短信,当面告诉我,知道吗?”鲁贝贝点了点头,消失在了路灯照不到的地方,不愧为第二代内衣大盗,脚底抹油的速度很快。
根据手头掌握的情报,陆瑟走向人工湖和食堂中间的必经之路,果然隔着树丛,听见了金世杰和杨刃的对话。首先是杨刃较为低沉的声音。
高中部教导主任黄柏发不辞劳苦,天色都黑了还亲自跑到校门口,监督安检人员的例行工作。一手握着教尺,一手揪着唇边的小胡子,两颗小眼珠在眼镜片后面滴溜乱转,嗓子哑得像乌鸦。
冬妮海依见理香眼神很怪,笑呵呵解释说:“这个特朗普指的不是美国总统,是宠物企鹅!”
理香还在思考大家为什么不奇怪林琴的妈妈是河童时,林琴又说:“火灾倒是让特朗普烧伤了屁股,它现在住院养伤,不能带来跟陆瑟玩了,真是可惜。”
“金世杰晚饭时间追着千叶理香去了湖边,然后千叶理香跳进湖里不见了……我觉得这人不是千叶理香,是林琴的女仆阿尔法。”“判断力不错,”陆瑟夸奖道,“你曾经去林家大宅偷到过女仆们晾晒的内衣,所以对受害者印象深刻是吗?”鲁贝贝只觉得陆瑟不是夸奖是讽刺,面色一阵红一阵白。
陆瑟微笑点头,心想就南宫老师那嘴馋样,只要免费给她冲几杯热巧克力,拿张假条不费吹灰之力。天气已经很冷,陆瑟戴好手表走向校园深处,寂静的林荫路上,有一个身量不高带圆眼镜的男孩,有些犹豫从绿化区钻出来,从后面慢慢追上了慢速行走的陆瑟。
这只手表是陆瑟制作的“爆音手表”,在家休息的这段日子里,陆瑟又给它加装了定位、超声波测距等功能,甚至和智能手机配合,可以充当变声器使用。然而它的外表是纯粹的机械表,也没有数码操作界面,黄柏发检查了一圈没发现异常,皱着眉头把手表还了回去。
陆瑟知道那是二代内衣大盗,小佳的同班同学鲁贝贝,因为受到自己胁迫,这段时间以来在青姿学园里面充当侦察兵,负责向陆瑟报告金世杰等人的动向。
理香尴尬地点头,心想:果然河童家里养的宠物也是水系的吗……与此同时,陆瑟正在青姿学园校门口接受安全检查。
陆瑟把智能手机、现金等物品全数上缴,由校工封存在密封袋里等待转送存储室,领取了青姿学园定制的非智能手机后,又把手表摘下来给黄柏发检查。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