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7】牡丹花开
    
青姿学园并不用体罚的方式惩戒学生,用学生卡额度就把大家耍得团团转。周一到周五学校封闭,快递受严格检查,现金在校内买不到任何东西,吃穿用度都要靠每周1000元的额度。
“原来你一早就把额度在校内便利店换成巧克力,是换了个花样把额度积存下来吗?你把克朗罗牌巧克力打造成硬通货,这样一来就算咱们的额度被扣光了,还是能从其他学生那里换额度用?”
第一堂语课上,陆瑟发现右边的书桌是空的,林琴没来上课,爱丽丝多半也是在赶稿子,没来鸠占鹊巢。“爱丽丝在青姿学园属于体验生活,不会因为旷课扣减额度;林琴可以无限制请病假,身体那个样子也不会被扣减额度,她还有两个女仆在学校里打工,3个人加在一起每周有5000额度可以支配,即使是在封校期间也是不可小视的‘有钱人’啊……”
语老师因为昨天从亲戚那儿得到了一份茶叶大礼,今天心情很好,本着启发同学们兴趣的目的,笑呵呵道:“课后练习中引用了苏轼的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本篇课当中用假想的鲤鱼的视角来观察人类,非常有趣。理香你不熟悉加来道雄也不要紧,不如随便说说你到中国来以后,对那些汉语字词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呢?我觉得一定会提供很新奇的视角。”理香平时循规蹈矩,并不擅长随机应变,她现在满脑子都是昨晚爱丽丝说语老师是秃顶的事,好半天才恢复课堂答题状态。“更深刻的认识不敢说,但是我最喜欢的词是……开、开水!”“为什么是开水?”班级里小声议论起来。“开水这个词太普通了吧!”“难道日本人不喝开水吗?”谢鼎新老师喝了一口热茶,慢悠悠向讲台下问:“在座的同学,你们谁知道理香为什么喜欢开水这个词?”陆瑟精通日语在内的9门语言,他象征性地举了一下手,答道:“日语中对开水的表述更接近言中的‘汤’字,日本人第一次见到‘开水’这个词的时候,很容易联想起沸水如花盛开,是‘牡丹花开一样的水’,自然觉得这个词十分优美。”顿了顿后又道:“事实上开水这个词本来就是这个意思,中国古代也有人称之为‘牡丹水’,只是中国人从小就接触这个词,觉得过于普通而没有t到其中的美感罢了。”陆瑟说得有理有据,谢顶老师点头赞许,同学们增长了见闻,就连理香本人也不由得生出几分“知音”的感觉。大家正在体味从前没有注意的“开水”这个词的美感,跟理香同寝的冬妮海依觉得这个问题自己也有资格作答,忍不住也举了下手说:“报告老师!理香刚到中国的时候还觉得‘天雷勾动地火’这个词帅爆了,她觉得可能跟朱雀玄武差不多意思,天雷勾动地火,还有**这些词,是不是也有什么大家忽视了的美感啊?”(冬妮海依刚说到一半理香脸就红了)语老师把脸一沉道:“上课故意捣乱,扣你50额度!”
相比于额度无忧的爱丽丝和林琴,冬妮海依则因为在走廊奔跑、洗澡用太多热水、请迷妹吃饭等原因,额度提前用光,早饭还是迷妹们请的。“别、别叫我去回答问题啊……我肯定回答不上来,额度扣成负分的话,到了下周我开局就比别人少了……”冬妮海依举着语必修第3册,趴在桌上试图挡住全身,好在语老师叫了冬妮海依邻桌的千叶理香。
“嗯,正好这篇课的作者是日裔物理学家加来道雄,理香你起来说说看,在日本有没有听过加来道雄的名字啊?”理香本以为叫自己起来,要回答的是课后练习的内容,结果提问却不是书本上的东西,不由得有些窘迫,低头道:“我不太熟悉加来道雄,日本的课本里没有……”
有好事者计算,从青姿学园毕业的学生,三年内坑爹率平均下降20,而且因为青姿学园招收了许多减免学费的高分学生,带动了学校整体成绩上升,学习气氛也比普通私立院校浓厚。所以说尽管有些学生对学校的制度不满,但是想要说服父母退学、转学是万万不能的,他们把你送到这里来就是为了戒除恶习的,提前离开肯定是要回来坑爹!
俗话讲“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成龙和张国立都因为儿子吸毒而被坑惨,骄纵教育培养出来的孩子,十有**都会“坑爹”,坑爹的级数跟骄纵程度呈正比。
青姿学园曾经是纯粹的贵族院校,生源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少爷”、“大小姐”,然而一味骄纵的教育手段很快就露出了弊端。
和巧克力相比,学生卡额度只有消费的时候才能帮人划卡,缺乏普遍交换属性,举个例子来说,总不能女生想要洗热水澡时,你一个男生跑到女生浴室去给她刷卡是不是?虽然你可能很愿意但是女生不愿意,不如平时存储一些巧克力,额度用光时就付给其他女生,让她们就近刷卡,关系好可以获得“友情价”,关系一般也不影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包兴一边吃着油条蘸豆浆,一边不无担心道:“话是这么说,不过何校长会不会因为咱们把控校园经济,给咱们小鞋穿啊?”陆瑟并不担忧的样子:“青姿学园封校期间相当于一个小社会,所有社会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想必何校长也想看到我的行为对整体政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放心吧,我从何校长那里要过一次记大过豁免权,你我都有份,只要不做的太过分,何校长不至于出手干涉,何况何校长还指望我的发明创造给学校争光添彩呢?”
陆瑟欣赏着满脸丧气的蔡登辉擦桌子的样子,眉宇间也露出几分得意。“额度这个东西不能累积到下周,没到周末就花完了是悲剧,到了周末没花完也是悲剧,干脆就把它变成别的东西储存起来。校规里有一个漏洞,就是外带食品数量受限,从校内便利店购买了多少食品却没人管你,何校长之前已经答应了保持克朗罗巧克力的供货量和售价不变,这样一来很快咱们就是学校里最‘有钱’的人了。”
每周1000元额度看着挺多,然而一天不打起精神来就能给你扣掉一半,每到周末大家都捉襟见肘,凡是没额度吃饭、没额度洗热水澡的,学校提供了刷碗、擦地、整理图书等多种任务供君选择。周五的早饭时间,包兴看见8班的蔡登辉不得不擦桌子赚额度吃饭,恍然大悟地跟对面的陆瑟说:
陆瑟养伤期间,包兴仍旧在201寝室充当“看板娘”,售卖热巧克力、棉花糖,以及出租擦窗机器人,只收取克朗罗巧克力作为代币。
血淋淋的教训让富人们回归理性,青姿学园也应时而变,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培养学生良好风貌,戒除学生恶习的场所,最低限度让自己教育出来的学生不要“坑爹”。青姿学园不像杨教授的网瘾治疗中心那么暴力,师资力量又强,还通过托管冬山一中获得了公立学校的部分资源和名额,多年努力之下,已经在全国范围和其他私立院校形成了不同的气质。
迟到早退扣额度,上课说话扣额度,不交作业扣额度,月考不及格扣额度,着装不整扣额度,寝室脏乱扣额度,违规使用数码产品扣额度,和异性过于亲昵扣额度……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