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8】流氓主播
    
“昨晚你扮成理香的样子跳湖,被学校找到真凭实据的话就要被扣额度,下次记得要小心点,否则就没办法帮林琴维持财政优势了喔!”阿尔法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话,停住脚步皱着眉头读完,才发现没什么干货。
周五这天主要被陆瑟用来重新熟悉学校生活和收集情报,暂时并未主动出击,毕竟现实世界不是全景虚拟游戏,捅了娄子可以退出游戏了事,做事必须相对谨慎。
陆瑟快步走过去,果然看见安芷面向围墙站在昏黄路灯下,不知想起了什么事泪水涟涟,哭得很伤心的样子。“伤心就哭出声来,不要过于压抑自己。”陆瑟温柔地说了一句,这才让安芷发现身后有人。
安芷见到学长过来安慰自己已经很满足了,但是陆瑟要问个水落石出,安芷只好拿出手机当做笔谈工具。双麻花辫眼镜娘的字总结能力和打字速度,在青姿学园可以说无出其右,陆瑟很快就了解到了事情始末。原来安芷作为人畜无害只会安静读书的优等生,每周都能剩下不少学生卡额度,这样一来班上的好多同学都打起了她剩余额度的主意,到底把额度借给谁成了让安芷烦恼的大问题。安芷沉默不爱说话的属性让她在班级上没什么朋友,结果现在为了额度,好多女生跳出来说自己跟安芷关系好,让安芷十分困惑,又不好意思拒绝她们。因为青姿学园有校园广播电台,还会定期播放英语听力节目,所以校内允许使用收音机,安芷一直是“小凡知心姐姐”这档节目的忠实听众,于是就发短信给节目组说了自己的烦恼,盼望能够获得解决问题的启示。结果很不巧,这一期的“小凡知心姐姐”赶上了主播联动,人气节目“康明城市通”的男主播念完安芷的留言以后,不但没有给出任何合理建议,还拿女高中生这个话题借题发挥,说了很多不着四六的话。“女高中生……花季少女啊!我听说女高中生洗澡的时候看见镜子里的自己,都会心脏砰砰直跳把持不住,嘿嘿嘿,实在是非常令人羡慕的洋溢着青春荷尔蒙的年纪啊!”“这位署名叫岸芷汀兰女高中生,既然正值青春年华,何必烦恼这个烦恼那个,找一个能欣赏你的男人就什么都解决了!当然了,想找我这么帅的不容易,不过降低标准还是能找到滴!”男主播说的话似乎不是特别过线,但他当时的语气十分猥亵,哪怕不结合句子内容理解也接近性骚扰,如果不是同时主持节目的主播“小凡姐姐”多次打断,这家伙还想说更多骚扰女生和自吹自擂的话。安芷向电台求助收到了反效果,又担心有其他人也听了这档节目,猜出“岸芷汀兰”是自己的化名,进而嘲笑自己,这才委屈得暗自垂泪。“学长,把事情说出来我感觉好多了,谢谢你抽出时间……”“不行,”陆瑟摆手道,“不能这么算了。忘了告诉你,我新注册了一家公司叫东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打算聘请你当公司的首席策划专员,主要负责起草企业公和活动策划我的员工被人欺负了可不能随便算了!”“我在南极积累的技术实力,目标是摧毁林氏集团这样的跨国企业,难道还收拾不了一个流氓主播吗?你不要烦恼了,这个周末关注一下网上新闻。从他轻薄你的那一刻开始,他的主播生涯就结束了。”
“对、对不起,让学长见笑了,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安芷带着哭腔的细弱声音,像是得了肌肉萎缩症还要勉强去拉小提琴发出来的调子,在寒风中甚至显得有些可笑,但陆瑟知道这已经是安芷鼓足勇气才能发出的最大音量了。“不用勉强,带着手机的话就跟我笔谈好了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一边说,一边很绅士地挡住了寒风吹来的方向,在女孩子伤心的时候,仅有路灯带来的温暖是远远不够的。“没、没有谁欺负我,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千面女仆”在青姿学园里被规定只能使用一张脸来表明身份,也就是充当特别行动组组长的时候,所使用的那张“特工脸”,亚麻色短发略带银灰色,和莫莉的深褐色头发光谱性质类似,给咖啡厅增加了不可多得的异国情调。陆瑟知道阿尔法受的间谍训练中,也包括简单的读唇术,于是不出声地在窗外说道:
高三打工学姐现在有了伴,只是不知道她是否习惯穿林家的制式女仆装,倒是女仆侍应生吸引了校内校外不少人光顾,咖啡厅生意顿时热闹不少。
下课后陆瑟走到咖啡厅外面,果然看见阿尔法和莫莉在里面当侍应生,咖啡厅的工作服本身就有点像女仆装,林琴带女仆来上学之后,包下了咖啡厅的工作服,干脆让所有来打工的女生都穿女仆装了。
小佳在学校里憋了五天,一放学就跟自己的室友小胖妞一起去小吃街解馋,貌似还叫上了林琴等人。包兴打了鸡血一样准备到小吃街上跟小佳“偶遇”,陆瑟不打算去凑热闹,并且充分相信林琴不会让包兴有机会接近小佳。然而正在等待校门通缓解之时,陆瑟却转头看到学校围墙边有一个人影在路灯下徘徊不去,肩膀微微抖动的样子好像在哭泣。“诶?这背影好像是安芷啊?被人欺负了?”
“身边人可不是游戏里只会一两句台词的,即使事后进行危机公关,已经造成的伤害还是无可挽回的,何况我还有迷雾重重的双重人格问题……”放学后大家急不可耐地抢着离校,在校门口堵了一大堆人,陆瑟在远处看着他们,好像佛祖看着人间众生。
顾客不耐烦地催了两句,这是个女顾客,不像一些视奸女仆的大叔们一样怜香惜玉。阿尔法不出声地对陆瑟说了个“滚”字,可陆瑟早就知道阿尔法会这么反击,于是先一步把手按到玻璃上,正好把“滚”字的口型挡住,阿尔法被顾客催了耽误不起,满心郁闷地端着咖啡走了。
“我刚回来上一天学就要放假,在家里呆得身体都变重了,你们可真是不爱学习啊!”
“哼,尽量消费吧,你们把额度花得越多,我囤积的巧克力就越有价值!”从橱窗前走过时,阿尔法正好端着一杯热咖啡走过,她看见陆瑟正在观察咖啡厅内部,下意识甩给陆瑟一个不友善的眼神。
“怎么了?我的咖啡什么时候能上来啊?”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