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1】动保辩论
    
逆着阳光的方向,陆瑟看到林怜如同上帝许诺的流着奶与蜜的天使,除了翅膀是光晕组成还不够清晰外,一副立即飞升天宇也不稀奇的样子。然而这名天使正在伤心哭泣,一张长条桌从教堂搬出来放在广场上,上面铺着抗议林氏集团用猩猩做毒气测试的集体签名条幅,许多信徒被见习修女感动得热泪盈眶,也没搞清楚抗议内容到底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还是台湾阻挠两岸包机,全都不假思索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噗嗤,”陆瑟笑道,“包兴你怎么了?在抗议林氏集团虐待你的同类吗?”
自从画漫画自力更生,尤其是跟陆瑟过从甚密以后,爱丽丝好像已经忘了自己也是林氏集团的一员。“并不是那样,”哭泣天使回答道,“我只是想把大家的签名条幅寄给爸爸,让他知道虐待动物的行为是不受大家支持的!猩猩们被关在动物园里已经很可怜了,结果被人买走之后又用来测试毒气……”
“那样的话……”爱丽丝也被问住了,陆瑟则耸了耸肩:“到时我会建议把猫狗换下来用企鹅。”“哈哈哈哈一帮蠢货!居然在讨论可笑的动物保护话题!”人未到,声先至,除了专心祈祷的林怜以外,几个人都转过头去,发现来的是一脸臭屁的金世杰。没有杨刃陪伴,一个人走到教堂广场上的金世杰,先是拿手掌当做梳子,在阳光下梳了两下头发,才口若悬河道:“老子进化了几百万年才站在食物链顶端,可不是为了吃素的!动物们是进化过程中的失败者,活该被当做食物、衣服、还有试验材料!猫、狗不能吃,难道牛、羊就可以吃吗?动物保护主义者都是双重标准的伪善蠢货!林氏集团拿猩猩测试毒气是对人类用户负责任的表现,倒是林怜你信上帝信傻了,怎么能抗议自己的父亲呢?另外这件事被披露肯定是陆瑟搞的鬼,陆瑟你在这儿充什么无辜!”陆瑟眉头微皱,他本身并不是什么动物保护主义者(哪有动物保护主义者天天惦记灭绝企鹅的?),但是金世杰这个讨厌鬼当着自己出言不逊,肯定要进行反击。“嗯哼,”说话前陆瑟清了清嗓子,给出了一个“请诸位静听”的讯号,随后嘴角带着不屑连珠炮一样说道:“许多人不了解动物保护的真意,金世杰你的这种论调只能打败那些人而已。”“我从来不认为动物是我们的朋友,但是我承认动物们也是生命,动物保护实际上涉及的是我们对其他生命的态度问题,你知不知道中国古代的‘仁义礼智信’五德里面,‘仁’为什么排在首位?”金世杰心虚道:“因为……因为押韵?”陆瑟嗤之以鼻:“仁慈,仁爱,或者说温柔,这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品质。对动物仁慈的本质,是对其他生命持同情、理解的态度,你今天同情猫、狗,明天就会同情牛、羊,而随着人类科技的发展,总有一天人类会不必再剥削其他生命而获得幸福,动物保护的真意,是相信人类的未来,可以不必建筑在任何生命的悲剧之上!”“反之,金世杰你这样不肯对动物施以半点仁慈的顽固派,本质上不相信人类的未来,不相信人类可以不必剥削其他生命就可以获得幸福,事实上你们弱肉强食理论中的‘其他生命’也包括人类,你们从心底里认为必须伤害其他人才能获得自身幸福,而且永远不会有终结的那一天!”“金世杰,比起你这种‘明白’的恶魔,世界更需要林怜那种‘愚蠢’的天使,她不能完全理解自己做事的目的,但是尽量在让世界变得更好。你又是什么?一个吃珍惜保护动物的自私自利之徒,从哪里捡来的脸,竟然跑到理性的动物保护主义者面前晒优越感?”陆瑟用力拍了一下放置签名条幅的桌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你……你……我哪有……”金世杰数次想要插话,但是陆瑟完全不给他反驳的机会,把动物保护上升到非常严肃的人类未来问题,金世杰根本跟不上陆瑟的节奏,眼看就要被活活气死。
林怜十指交握在胸前的双手,因为长期救助流浪动物受伤而缠着长短不一的绷带。“笨蛋,你收集再多签名也没有用的。”爱丽丝小大人一般两手摊开,“林氏集团的虐猩丑闻只是冰山一角,动物实验在世界各国都是非常普遍的行为,拿动物做实验总比拿人做实验要好吧?再说小白鼠也是重要的医学实验材料,你怎么不去抗议医学研究虐杀小白鼠呢?”爱丽丝曾经近距离观测到大学同学做肺炎双球菌小白鼠试验,陆瑟也没少拿小白鼠做过物理、化学试验,弄得快死了就给它来个断颈处置法结束痛苦,爱丽丝和陆瑟显然是支持动物试验的那一方。
林怜有些被问住了,她闭上眼睛祈祷好像在寻求上帝的启示,旁边包兴打圆场说:“你们也不能支持所有动物实验吧?如果大公司们拿猫、狗做实验,你们也能接受得了?”
陆瑟心说:南极那种鬼地方居然还有人花钱去?别说是16万了,就算只要16块我也不去!最近除了南极旅游的动画以外貌似还有个电影叫《南极之恋》,怎么你们都跟南极杠上了吗?你们一窝蜂去南极,踩到我设置给企鹅然后忘了收起来的陷阱,我可不负责任啊!看了看表是下午两点,天色还很明亮,陆瑟穿过初中宿舍楼和人工湖中间的林荫路,信步走到教堂广场上,顿时惊起一片飞鸽。
事实上在周日这一天就提前归校的也不是个例,青姿学园的入门安检很耽误时间,如果非要等到第二天来的话必须早起,不然铁定迟到。
周日下午,爱丽丝给陆瑟打电话说,想要跟他讨论《深红伯爵》接下来的连载剧情,陆瑟干脆提前回了学校。
“顾、顾问!既然来了学校为什么不先来找爱丽丝!?”爱丽丝对于陆瑟停留在林怜面前颇有怨言的样子,她喘了几口气以后,也看到了林怜抗议的内容。“哈?虐待猩猩的是你们林氏集团,抗议虐待猩猩的也是你们林氏集团,你在跟什么人唱双簧吗?”
由于包兴实在太黑,他举着这样的告示牌很有喜感,在陆瑟之前已经有许多人笑出声来了。“我、我不是也没办法吗!好奇路过这里结果被林怜拜托举着告示牌,她哭着求人的样子男人根本拒绝不了好吧!要不你替我举着?”
“谢谢,我一定会把大家的意愿传达上去,让受到虐待的动物们全部获得解放的!”陆瑟惊讶地发现包兴竟然也站在林怜旁边,手里还举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虐待猩猩就是虐待我们自己!”
陆瑟立即摇了摇头,这时爱丽丝“哒哒哒”地从后面跑过来了,她这周末刚买了一双新鞋子,之所以不发出“蹬蹬蹬”的声音是因为鞋底太新。
陆瑟等待进门时,听见旁边两个女生聊天说:“你看了那部叫《比宇宙更远的地方》的动画新番没有?讲南极旅游的,我查了一下,从中国到南极旅游至少要消费16万元的样子……”
除了信徒以外,还有几个好奇路过的青姿学园男生,他们根本就没关注虐猩新闻,更没去思考林怜作为林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收集这种签名违和感有多强,只是想找借口来接近青姿学园的校花,就近感受一下天堂的广大胸怀。
欺负仇人的女儿难道有错吗 (wa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