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6】你们的放纵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用怕,”阿尔法扶住理香,在她身边认真说道,“林琴小姐对自己的妹妹非常关照,你一直以来或多或少也应该感觉到了。你不需要喜欢自己的亲生父亲,只需要喜欢林琴小姐就可以了。”

    阿尔法说的话俨然是自己的写照,不过理香并不知道其中的深意,现在她也听不进去其他的话。

    “我、我一直以为爸爸和妈妈是真爱,外公他一直敌视爸爸,其中可能有很大的误会,结果……”

    两行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此时此刻理香再也不是维护纪律的风纪委员,仅仅是一个被爸爸抛弃的小女孩,看得围观群众里也有不少人唏嘘。

    因为理香是日本国籍,精日8班的蔡登辉和薛獒觉得必须站出来刷一波存在感。

    “果然中国人的素质不行!理香酱,不要在陆瑟的1班受精神迫害,赶快转到我们8班来吧!我和犬次郎都具有十足的昭和男儿精神,不会辜负你的!”

    蔡登辉口中的“犬次郎”,指的就是薛獒的日本名字“草壁犬次郎”,不像是蔡登辉的日本名“岩口正男”,薛獒的日本名全念出来耻度略大。

    这番言论可犯了众怒,冬妮海依听小梅说理香也是林光政的女儿,刚刚一脸惊讶地跑过来,适逢蔡登辉发表“高论”,冬妮海依忍不住一拳把蔡登辉捶了个狗吃屎。

    “这里有你什么事啊!理香是老子室友,跟你又没有半毛钱关系!”

    这时南宫老师想起马上就要举行升旗仪式,现在引起围观的理香和林琴都是自己班的学生,不能不出面干预一下。

    于是南宫梦理了理被人群挤乱的头发,连a字裙上的褶皱也暗暗抚平,这才站出来劝道:

    “林琴同学,理香同学,有什么话等到升旗仪式……不,等到第一堂课结束以后再聊好不好?耽误了升旗仪式的话,会被校长怪罪的。”

    慕容姣在人群中对两个跟班说:“南宫老师语气这么小心谨慎,一定是害怕林氏集团的势力,你看着吧,林琴肯定不会听南宫老师的。”

    “对对,她们就依仗着自己势力大,耽误咱们举行升旗仪式!”

    一号跟班小妹点头赞同,说得好像自己平时多盼着参加升旗仪式似的。

    然而林琴很虚心地接受了班主任的建议,或者说从她的立场来看,正需要这么个人出来解围。

    “那么就让情绪波动的理香去医务室休息半刻,我会让女仆陪她去的——何其美校长相当于理香在中国的监护人,应该也不会反对她缺席一次升旗仪式吧?”

    “不会的,不会的!”南宫梦笑逐颜开,林琴肯听她这个老师的话,让她松了一口气甚至受宠若惊,林琴以前旷课甚多,南宫梦搞不清楚这个学生到底是怎样的脾气。

    转回身来看到人群当中的陆瑟,南宫老师招呼他过去帮忙恢复秩序,同时对着围观群众道:

    “好了好了都别看了,热闹结束了!都给我好好参加升旗仪式!”

    大家失望散去,按照学年、班级各自列队,这时见习修女林怜才姗姗来迟,险些和维持秩序的南宫老师撞个满怀。

    “老师,对不起我换衣服来晚了!我没错过什么事情吧?”

    南宫老师摆出“一言难尽”的表情,回答说:“稍后你问你姐姐吧。”

    即使是在升旗仪式上,理香的身份披露照样成了热门话题,大家窸窸窣窣讨论,以至于主席台上讲话的何其美老师也听了个**不离十。

    何其美的金丝眼镜险些从鼻梁上掉下来,她紧紧握住麦克风惊讶道:“什么?你们说理香是林光政的女儿?是哪个人编造的这种谣言!?”

    理香在这一天成了青姿学园的风云人物,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她和林氏集团的关系,而理香也破天荒地请假半天,先是由阿尔法陪伴在医务室待了一会,后来又回到寝室休息,陪伴她的女仆也换成了莫莉。

    “那、那个……”莫莉看到理香趴在床上把床单都哭湿了的样子,于心不忍,想要让她心情变好一点。

    “可能你对我还不太熟悉,我叫莫莉·琼斯,姓的中文读音很像是‘穷死’,所以我从小就很穷,爷爷、爸爸和哥哥全都犯了罪,家里的女人为了生活不得不拼命干活……”

    “理香小姐你的爸爸虽然不在身边,但是从好的角度想,是想要见就可以去见的那种,我要见爸爸的话,就要先向监狱方发出申请,还要担心他会不会趁机越狱……”

    俯卧在床的理香向莫莉稍微回过脸来,她平时一丝不苟的马尾辫都有些凌乱了。

    “我没有为自己哭泣,我是为妈妈感到悲哀!始终相信一个花花公子会回到自己身边,全然不顾他在全世界已经有那么多女人了!明明是有家室的人,为什么还要欺骗别人的感情!”

    莫莉手足无措地把双手绞在一起,说:“我不太懂爱情,只希望家里人能吃饱肚子,为了给哥哥还债已经差点去船上卖身了,多亏林琴小姐救了我,说起来我和林光政先生也有一面之缘……”

    理香“腾”地一下从床上跪坐起来,由于腿部只穿了黑天鹅绒丝袜,脚有点冷,她用一只手握在足部提高温度。

    “你,你和林……林光政在什么船上见过?你说你差点卖身……果然是那种到处都是风俗店的船吗!他都有这么多女人了还要去那种地方?”

    日本的风俗店并不是什么“风俗文化展览中心”,展览的都是一些严重违反八荣八耻、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糟粕,更可恶的是不但能看,还能动手。

    莫莉口才并不优秀,她自知失言,但还是想让理香的情绪稳定下来。

    “可、可是船上还有许多有身份的人,我觉得林先生去那里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我爸爸像林先生那么有钱,可以让家人衣食无忧的话,我也不介意他偶尔去那么一两次——虽然很可能搞不到票。”

    理香的声音变成了哭腔:“都是你们……都是你们太过放纵才会让渣男有生存空间!你说你是林琴从船上救回来的,林琴既然也上了船,就眼看着她爸爸逛风俗店不管吗!”

    “管……管啊。”莫莉下意识答道,“林琴小姐就是知道林先生看上了船上的花魁,才特意去抓奸的,当然也有人说林琴小姐的抓奸对象其实是陆瑟先生,当时林先生和陆先生为了花魁……”

    说到这里莫莉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太多不该说的东西,她连忙双手捂住嘴,但是理香的表情变化说明已经晚了。

    “不光林光政去逛风俗店,陆瑟年纪轻轻的也去逛了?他身为一班之长怎么能做如此违反风纪的事情!”

    恰在这时,冬妮海依用学生卡打开寝室门,领着林琴和林怜走了进来,她对跪在床上眼圈红红的理香挥了下手:“你的两个姐姐要来看你,我也不好不答应,你们慢慢聊,我去楠楠的寝室呆一会。”

    莫莉见到林琴如同见了救星,赶忙翘着脚附耳跟林琴报告:“不好了我说漏了海上花号的事,现在理香小姐知道林先生和陆先生抢花魁的事情了!”

    林琴灵机一动,叫住冬妮海依说:“你先别走,这里没有需要背着你说的话,你跟我一块劝劝理香好不好?”

    冬妮海依并未做什么防备,愣了一下后痛快答应道:“好啊,理香受了打击我也希望她能尽快振作起来!父女关系本来就不太容易和睦,比如我吧,以前我经常找人干架,结果爸爸把我胖揍一顿然后淋上烧酒,如果不是路人阻止就把我点着了!”

    冬妮海依的童年听上去也很恐怖,就连莫莉也对她投去了同情的目光,理香呆了一呆,立即又怒火中烧道:

    “可是我妈妈真的死于火灾了啊!林光政生下我之后一直不来看我们,他宁愿去船上嫖什么花魁,也不愿意回来看一眼真正爱他的人!我再也不相信男人了!”

    冬妮海依刚刚在学习桌后面坐下,听到理香提起花魁,“咦”了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海上花号的事?当时陆总说要给我发员工福利,可惜我在船上喝醉了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员工福利就是带女同学去风俗店吗!”理香再次泪腺崩坏,“所有人都有事瞒着我……我受不了了!我要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