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8】炸裂性消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围绕人工湖而建的古风长廊外侧,教导主任黄柏发身后跟着两名纪律委员,就是被学生们俗称“王朝马汉”的两人,正在漫无目的地转悠。

    黄柏发揪着唇边的黄胡子,愁眉苦脸的样子愈发像一个年末对不上账的账房先生。

    “我在国内、国外也管了好几茬学生了,还没见过拿石头当宝贝捧着许愿的!难不成他们没有智能手机玩就闲疯了吗?”

    王朝、马汉低头不语,其实他们两个见到林怜把天堂石放在胸口祝福的姿势以后,也各自买了一个回寝室yy用。

    黄柏发来到人工湖旁边,是希望阻止林怜的同伙趁着午休来捡石头加祝福的,但是捡石头的工作主要由阿尔法易容后完成,阿尔法本身又不用上课,防不胜防。

    “唉,你们俩听说了吗?何校长从日本带回来的千叶理香居然也是林光政的私生女!她戴着风纪委员的袖章做纪检部的工作,本来已经在学校里惹了不少非议,现在身份一被披露,又成了仇富心理的受害者,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啊!”

    王朝吐槽道:“青姿学园前几年是纯粹的富二代学校,自从扩大招生又合并了冬山一中以后,家境差距引发了不少矛盾,结果林家这些人一来,把所有人都给比成穷人了!”

    林氏集团实在是太过有钱,连背后是“慕容安保集团”,本来看不起其他同学的慕容姣也开始羡慕嫉妒恨,在其他地方堪称“有钱人”,甚至耀武扬威的,来到青姿学园后都变得收敛许多,家里没个上市公司都不敢大声说话。

    黄柏发没有回应王朝的话,一手拿着教尺,一手托着下巴思索起来:

    ——千叶理香她总是用炽热的眼神看着我,现在她受了打击心灵更加脆弱,不会跑到我这里寻求安慰吧?我可坚决不能搞师生恋!我是业界知名的教导主任,学生只是用来教导的对象,无论怎么诱惑我也不行!

    其实理香总是看着黄柏发眼睛发热的原因,是因为黄柏发声称用来打犯规学生手板的长教尺,跟理香用惯的竹刀一样是三尺八寸,理香也非常希望有一把这样的武器护身,那么再遇上不听规劝的学生至少可以保护自己。

    这时陆瑟朝黄柏发走了过来,先是笑容可掬地伸手向教导主任打了个招呼,然后正色道:

    “黄主任,林琴和林怜在学校里大搞封建迷信,到处贩卖号称能实现愿望的‘天堂石’,您到底管不管啊?”

    “这个……”黄柏发一愣,身后的王朝马汉各自心虚。

    陆瑟继续道:“按道理说我是高二(1)班的班长,林琴和林怜都是1班的学生,这事我该内部处理,但我同时也是1班的团支书,这种明显违背马克思唯物主义的行为,怎么想都应该上报学校管理层慎重处理……学校到底是什么意见呢?”

    黄柏发支支吾吾起来:“这事我和何校长讨论过,虽然的确不太合适,但是考虑到……考虑到青姿学园内的小教堂是冬山市保护建筑,也算是学校特色,严肃处理可能引起宗教矛盾,所以只是给了林怜一个口头警告……”

    “警告林怜没用的,”陆瑟道,“林怜不知道天堂石是用来卖的,为什么不去警告林琴?”

    “那个……”黄柏发额头冒汗,“我倒是去过,但是刚跟林琴提一个字,她就马上昏倒不省人事了,我听说她体弱多病,以她的身份,万一出了人命对学校上下都是大灾难,所以……”

    陆瑟知道林氏集团背后势力强大,青姿学园受过林氏集团的恩惠,就算何希范副校长植物人了,也得给林氏集团留几分薄面。

    “好吧,我就猜到以学校的立场不好处理,所以已经安排我妹妹陆小佳免费散发天堂石,来尽量消除不良影响,希望纪检部看见小佳过来捡石头的时候不要阻拦。”

    “等等,”马汉在黄柏发后面叫道,“你妹妹散发的石头怎么能叫天堂石?没有林怜的……”

    陆瑟扫了马汉一眼,眼镜片在太阳下的反光,显示出某种洞察一切的压迫感。

    “哈?难道你作为纪检部的一员,居然不相信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认为林怜祝福过的石头真的有神力,跟别人随便捡来的不一样吗?”

    马汉语塞,他总不能说林怜的大胸才是他购买天堂石的真正原因吧?

    “那就先这样做吧,”黄柏发无奈点头,“这件事很敏感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会告诉纪检部不要阻止你妹妹来捡石头,还有别的事吗?”

    陆瑟伸手一指右后方,只见维克多露胳膊挽袖子从小径上跑来,气势汹汹的样子。

    “这个歪果仁要揍我,教导主任应该不会置之不理吧?”

    “我当然要揍泥!”维克多两眼充血,厨师帽都要被倒竖起来的头发挤歪,“我跟周成师傅铜锅电话,师傅说要派徒弟来中国打死所有接近理香的男淫!我也是师傅的徒弟,我要第一个打死你!”

    黄柏发见状,连忙带着王朝马汉拦了过去,一挥教尺道:“停住!你不好好在咖啡厅干还想打人,难道不怕何校长把你开除吗!”

    “陆瑟他不屎人!打完了他我还要打金世杰!凡是对理香酱心怀不轨的男淫都得死!”

    陆瑟懒得跟维克多斗嘴,利用教导主任缠住他后,吹着口哨离开了古风长廊。

    与此同时,理香稍微振作起来一些,打算下午去教学楼上课,林琴、林怜在旁边陪着她,冬妮海依距离稍远一些,爱丽丝则保持了若即若离的边界距离,表情装作不感兴趣其实还有点关心,走在最后活像个小尾巴。

    高中部教学楼紧挨大图书馆,这个中午安芷在图书管理读了1个多小时书,也没有彻底抚平“我期待你报答我”的那条短信带来的心绪不宁,她也从同班同学的讨论里知道了理香的身份,可是相比之下还是更烦恼自己的事。

    为了下午上课而走出图书馆,安芷不经意间进入了理香等人的谈话范围,她想要避嫌快步走开,却听见林琴对理香说:

    “金世杰是什么人你应该已经清楚了,但是陆瑟可能隐藏得比较深,你是我妹妹我也不瞒着你,其实在海上花号那次,陆瑟不但跟爸爸抢花魁,还精虫上脑对我实施了性侵,有一段时间里非常担心我怀了他的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