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9】鸽语专家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爱丽丝立即警惕起来,她虽然没有去过兔子洞,但是一头金发炸毛的样子,实在让人期待从她头上长出两只兔子耳朵。

    “别想颠倒黑白,你只不过是**了顾问而已!”

    一边反驳林琴,一边指挥懵逼的冬妮海依去防守外围,不要让其他无关人等靠近。

    “明明是你把顾问骗到房间里后让他喝下了奇怪的药!顾问**于你不代表要受你的摆布!至于这件事到底发生在陆地上还是船上,根本不重要!”

    林怜在旁边听得真切,十分震惊的她先是灵魂出窍几秒钟,然后才呆呆地问:“是后入式吗?姐姐为什么要和陆瑟同学使用那种可能会怀孕的姿势?”

    通过长期对饲养动物们的实际观察,林怜“自学成才”,认为动物们普遍采用的后入式才是自然之道,人类如果采用其他姿势制造出了小孩,那一定是谎言。

    理香并不了解这些,只是觉得林琴语气平淡地说出自己被性侵,还有林怜一本正经地谈床笫姿势,都有坏掉了的嫌疑。

    陆瑟之前说给冬妮海依的故事版本,跟说给爱丽丝的版本是一样的,所以冬妮海依在得到爱丽丝提醒后,开始驱赶别人进入讨论圈子,可是安芷已经把该听不该听的都听见了。

    双麻花辫眼镜娘的眼神才是真正坏掉的样子。

    ——什、什么?我最尊敬的学长怎么可能性侵别人?学长明明那么温柔,曾经用无人机烟花为我庆祝生日,为了安慰我甚至愿意黑掉整个广播电台!

    ——可是……学长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给我发短信说“期待我的报答”,难道指的是是是是是是是是**方面的事情?难道这对于学长来说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痛苦,必须找人发发发发发发泄出来吗!

    ——诶?其实是林琴的错吗?可恶的林琴给学长下了药……但是学长把这件事告诉了爱丽丝,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对学长来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胃好难受,心也是……好想学长亲口告诉我答案,已经受不了了,这样下去我会死掉,真的会死掉!

    安芷咬了咬嘴唇,以她平时做不出来的毅然决然,快速转身跑了开去,和冬妮海依擦身而过时,冬妮海依看到了她眼角溢出来的泪滴。

    冬妮海依吓了一跳,没有阻拦她,心想就算陆瑟是性侵受害者,你也不必伤心成这个样子吧?我看陆总精神状态很足,一定能走出阴影的!

    这个时候上课铃响了,虽然谁才是该死的强奸犯并没有定论,大家还是陆陆续续走回教学楼上课。

    这一堂是自习课,陆瑟写数学作业时感到周围有一个奇怪的力场,跟自己相邻的林怜、爱丽丝、冬妮海依,以及冬妮海依右侧的千叶理香,哪怕视线盯着书桌,注意力也仍然连绵不绝地向这边涌来。

    虽然林琴就在邻座,但是她的态度怡然自得,并没有特别注意哪个方向,陆瑟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果不其然,爱丽丝第一个忍不住道:“顾问,林琴这家伙不但不承认给你下药,还倒打一耙说是你性侵了她!虽然爱丽丝还有稿子要赶,但是顾问如果被警察抓起来,爱丽丝也会很困扰的!”

    以前林琴旷课的时候,爱丽丝总是舒舒服服地占据林琴的位置跟陆瑟变邻桌,现在她只能坐在林琴前面,每逢回头就向林琴发射很不友善的目光。

    “放心,我不会被抓的。”陆瑟安慰爱丽丝,写作业的笔也并未停下,“林琴想要指控我的话最好拿出证据,林氏集团的各种丑闻被披露也好,这件事也好,没有证据就别说是我做的。”

    这时前座的林怜回过头来,有点伤心地抽了抽鼻子,眼神哀伤地说:“陆瑟同学,为什么不坦诚地说出真相呢?这样一来大家都弄不清楚到底是谁伤害了谁了……”

    陆瑟刚要开口,却见到一只白鸽啪啦啪啦地飞进了教室,正好落在林怜的头顶,修女头顶肥鸽巨呆无比,一时让陆瑟忘了言语。

    这等奇景让教室里热闹起来,有人说:“这鸽子这么肥怎么钻进来的?通风口的缝隙明明没这么大,它会缩骨功吗?”

    有人回答:“你懂什么!这叫神迹!否则鸽子哪里都不落,为什么要落在林怜头上?”

    学霸项尚没有参与讨论,他一边把模拟卷做得飞快,一边嘟囔:“破鸽子耽误我学习,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你们一个个都这么不爱学习,我一定是上了个假学校!”

    放在平时,理香一定要站起来维持纪律,但是今天她受到太大打击,三观都在重新组合中,就算是风纪委员的天职在催促她,她也有心无力。

    ——陆瑟是班长,他才是最该管束大家的人,真是失职!在各种方面都非常失职!他和林光政一样可恨!

    在教堂广场上也会有很多鸽子落在林怜头上、身上,所以林怜早已习惯了它们的重量感,她任凭自己多了一顶“鸽子帽”,并没有挥手驱赶。

    “陆瑟同学——咕咕——动物们想要交配是天性——咕咕——你和我姐姐交配也没什么罪过——咕咕——但是某一方是被迫的就不好了——咕咕——”

    林怜每说几个字,头顶的鸽子就伴奏几声,给人一种说话的其实是鸽子,而林怜只是充当翻译的错觉。

    后座的包兴觉得奇怪,就跟邻座的冬妮海依交头接耳,问中午发生了什么事。

    冬妮海依拍了一下大腿,道:“你还不知道呢?告诉你吧,咱们俩去海上花号度假的那一次,陆瑟和林琴某一方不知怎的,就被对方给强制交配了!现在他们俩都说自己是受害者!”

    包兴一惊,在他多年逗比生涯中,为数不多地提出了一次靠谱的分析:

    “会不会像是28种性病一样是假消息啊?而且我听陆瑟说林琴手下的近卫女仆阿尔法是超级忠犬,她听说了这件事搞不好会不顾一切把陆瑟给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