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0】二五佳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从撺掇理香向林琴询问亲生父亲开始,大部分事情发展都在陆瑟的预料之中。

    林琴为数不多的日常娱乐是下围棋,有时候去九三棋社跟棋手们下,有时候自己跟自己下,这让她在日常生活中也脱不开棋手的窠臼。

    对手出招之后,林琴也必出一招,就仿佛黑白子交替落在棋盘的361个格子中间。

    陆瑟用理香发动了一次进攻,林琴立即下意识地反攻,告诉了理香关于海上花号的事。

    然而就连包兴都知道,如果阿尔法知道了陆瑟性侵林琴,绝对会丧失理智地杀将过来,用比361还多的间谍手段让陆瑟归西。

    “终极报复程序”的威力林琴已经知道了,目前的情况下,只要陆瑟不高兴就能把林家大宅烧了,如果陆瑟死了,林琴恐怕连自己的妹妹们都保护不了。

    所以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林琴一定有方法劝阻阿尔法不要动手,如果阿尔法没有动手,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像看上去的那样。

    陆瑟还记得海上花号的那个早晨,他从床上醒来后醒来后,发现身边的林琴丝袜破了许多洞,黑发散乱,衣衫不整,脸上似有泪痕。

    在自己和缩成一团的女孩中间,点点血迹触目惊心,让陆瑟心虚地立即逃掉了。

    正如陆瑟的预料,急匆匆带来海上花事件真相的人,是自己的妹妹小佳。

    “气死我了!谁是‘二五佳’呀!还差点把我推倒湖里去!”

    晚饭时间,小佳气咻咻地在食堂门口截住了哥哥,陆瑟见她有话说,就把她带到了体育馆后面的避风处。

    小佳明显是气得肚子都不饿了,随着她连珠炮般的讲述,陆瑟托着下巴听得津津有味,整个事件在他的梳理下现出了全貌。

    海上花号当晚,陆瑟误喝了林光政留在房间里的“延时壮阳水”,他和林琴谁都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在一张床上睡着后,陆瑟春梦不断,终于起身对林琴下了手。

    然而林琴的泪痕并非因为被陆瑟侵犯所致,花魁桃乐丝的妹妹小雪,是林琴心中不能忘怀的柔软之处,她在桃乐丝睡过的床上不能自主地又梦见了小雪,以致醒来后脸上仍挂着泪水。

    这时候药效发作的陆瑟扑了上来,林光政身子虚所以重病用猛药,陆瑟年纪轻轻哪受得了这个?别说是十二级智能生物,完全变成了一只饥渴的凶兽。

    于是,林琴的丝袜、衣衫,不可阻止地被陆瑟撕坏了,她在徒劳反抗当中伤到了腰,暴露出来的多处肌肤也被陆瑟的指甲刮得生疼。

    幸好由于壮阳药太过猛烈,陆瑟的鼻血滴落在真丝床单上,随后昏昏沉沉地倒了下去,林琴过来摸了摸陆瑟的脉搏,确认陆瑟没死后,便艺高人胆大地重新在旁边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便有了陆瑟见到的那一幕,林琴把戏演得很像,做贼心虚的陆瑟被吓走就不足为奇了。

    “性……性侵未遂虽然是哥哥不对,但是阿尔法听林琴姐姐说出真相后还要来报复哥哥,实在是太过分了!”

    “还有,因为纪检部阻止阿尔法去湖边捡石头,却不阻止我,阿尔法易容进来捡石头的时候骂我是双面间谍‘二五佳’,我气不过跟她理论,被她推了一把差点掉进湖里!”

    小佳的表情很夸张,好像她真的差点跟哥哥阴阳永隔似的,其实如果小佳真的落水,阿尔法看在林琴的面子上也会救她。

    然而小佳却不知道,她之所以遇上这样的事,超过九成是陆瑟故意设计的结果。

    说服纪检部放小佳去捡石头,同时阻止阿尔法,就是为了挑起小佳和阿尔法的矛盾,两人早有嫌隙,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林琴的洗脑能力很强,陆瑟并不认为小佳能完全摆脱林琴的蛊惑,所以为了让小佳坚定决心给自己透露更多情报,需要适时推她一把,就像现在做的这样。

    “你做得非常好。”陆瑟拍了拍小佳的肩膀以示鼓励,“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我在海上花号中了迷药才会失去控制,对林琴做的事情并非我本意。但是无论如何,如果不是你听到林琴亲口诉说真相,并且告诉我,我是很难从这件事中完全摆脱出来的,毕竟她既是受害者又是唯一的证人……”

    被遗忘的记忆片段渐渐从脑海深处浮起,陆瑟想起了撕开林琴丝袜时,指尖感受到的柔软又清凉的触感。

    貌似林琴的反抗非常微弱,明明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女王姿态,被暴力对待时却几乎没有自保能力,天知道她怎么会愿意主动和仇敌同床。

    “还有,”陆瑟继续说,“你通知我防备阿尔法的报复也是很重要的,不过你一下子泄露了这么多情报给我,林琴不会生你的气吗?”

    “这个……”小佳做事比较单细胞,她一生气就跑过来跟哥哥全说了,也没有仔细思考后果。

    “如果林琴生气就跟她分手好了,”陆瑟笑着建议,“如果她真的喜欢你就应该原谅你的一切,就好像你泄露我情报的那些事,我早都已经忘记了一样。”

    其实陆瑟相当记仇,那些“二五佳”的事情让陆瑟恨不得把妹妹吊起来打,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如何给妹子洗脑》里面的种种规则对妹妹也有效。

    “说、说的对,林琴姐姐肯定会原谅我的,她在网络游戏中都那么宠我,没理由因为我跟哥哥说了真相就讨厌我……啊,要是被林琴姐姐看见咱们窃窃私语就不好了,我先走了!”

    表情从一开始的愤怒变得有点担心,小佳跟哥哥挥了挥手,便疾速消失在食堂来来往往的学生之中。

    陆瑟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响指,正在思考到底是去饭堂吃饭,还是去校园超市买点微波食品回寝室,却见到安芷似有心事,从路灯下朝自己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