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1】文学少女和板砖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瑟看到安芷以后转身就跑!

    不为别的,只因为安芷的眼神看上去怪而又怪,手里还握着一块板砖,没有全部藏住,从身后露出来一截!

    安芷……这个安芷特么的是阿尔法假扮的啊!

    ——太过分了,难道是要挑战自己的易容极限吗?就算光线暗,我也不可能看漏这个安芷长高许多吧!

    最接近阿尔法体型的人是林琴和林怜,莫莉比阿尔法矮半头,安芷和莫莉身高相仿,阿尔法扮成安芷,哪怕脸弄得再像,身高也会露出破绽。

    然而阿尔法在得知陆瑟竟然对林琴小姐性侵未遂后,恨得咬碎茶杯,一定要狠狠收拾陆瑟一顿才能出气。

    她觉得在校内扮成林琴、林怜、莫莉等自己人的模样去揍陆瑟,被纪检部看见得不偿失,干脆就出其不意打扮成安芷的样子,就算打不到陆瑟也要让陆瑟产生心理阴影。

    “你别过来!把板砖放下!”陆瑟在前面边跑边喊,“易容成文学少女也应该拿一些符合身份的武器比如英汉大辞典,用板砖算是怎么回事!”

    阿尔法咬了咬牙,以安芷不可能达到的速度在后面猛追。

    她本来故意走在暗处隐藏身高,没想到还是被陆瑟给看了出来,一不作二不休,至少要打到陆瑟以后再撤退。

    两人从体育馆追到大榕树,从大榕树追到人工湖,从人工湖追到教堂广场。

    阿尔法易容成安芷,双麻花辫和眼镜都比较碍事,让她跑得比平时慢了一些,这才让陆瑟跑在了前头。

    自从滚落山崖之后,陆瑟还没有这么大运动量活动过,他累得呼哧带喘,有心停下脚步拿爆音手表来对付阿尔法,又觉得虽然可行,到时候势必被拍一板砖。

    教堂广场上有些市民正在喂鸽子,按规定他们不能进入教堂区以外的校园区域,不过青姿学园学生们可以来教堂区,眼下就有两个高一(6)班的女生在微微夜色当中闲逛。

    她们俩正好是安芷的同学,安芷学习好不爱说话,在班级里不受待见,这两人也在说安芷的闲话。

    “哼,问她一道数学题,居然装聋作哑非要用手机打字告诉我!大点声说话有那么难吗!”

    “就是!学习好又怎么了?上课都不能回答老师提问,被别人欺负了也不言不语的,这种人以后到了社会上……”

    话音未落,她们看见一个非常像安芷的人,目露凶光,手里拎着板砖,咬牙切齿地把陆瑟追得满场跑。

    “噗——!!”两人正在喝的饮料全喷出来了。

    这个时间林怜应该已经换上了见习修女服,来教堂里帮忙,陆瑟知道这一点所以故意往这边跑。

    “林怜!你在哪儿?出人命了你管不管啊!”陆瑟绕着教堂大声喊,脚下丝毫不敢停顿。

    林怜却没在教堂内部,她喂了自己收养的动物之后关上兽栏,突发奇想蹲在地上,童心未泯地玩起了姐姐放在她这里的大量鹅卵石。

    在最后一抹斜阳将要消尽的时刻,林怜把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拼成好几双小脚丫,如同脚印一样延伸至远方。

    她不知道脑袋里想象到了什么,双手托住脸颊,望着这些小脚丫嘻嘻直笑,陆瑟在不远处呼救她也没听见。

    直到数只鸽子被陆瑟惊起,掠过林怜的眼角眉梢,林怜才恍然起身,回头望去。

    “诶?有人叫我?是耶稣先生吗?”

    然而她不偏不倚,正好挡在了陆瑟逃跑的方向,陆瑟知道万一撞上林怜,绝对会被后面的阿尔法追上呼一板砖,看来只能拿林怜做挡箭牌了。

    于是陆瑟在林怜回身的那一瞬,伸手抓住修女的左手腕,在不降低跑动速度的前提下,又搂住林怜的腰肢,做了一个圆舞曲动作后,把不明所以的林怜朝阿尔法扔了过去!

    林怜根本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动地跟陆瑟跳了四分之一节拍的舞,她还在慌神就被假扮成安芷的阿尔法接住了。

    “诶?这位同学好像是叫……安芷对吗?半天不见就长高了这么多,世界上果然还是有不少奇迹啊!”

    阿尔法被林怜和乱掉的鹅卵石阻住,眼见陆瑟跑远了,心里愤恨但也没有办法——要怪只能怪林怜给了陆瑟“恶意反弹豁免权”,不然的话,别人拿林怜当挡箭牌使用,多半要遭雷劈。

    陆瑟虽然脱身但也累得够呛,他半跑半走到学校围墙内的隐蔽处,拨打了冬妮海依的电话让她来救自己。

    “喂,你在哪儿?阿尔法扮成安芷的样子正在追我,现在我很不安全,你带着手机来停车场附近找我,我看见你了会主动……”

    话未说完,陆瑟眼角余光忽然看见安芷出现在身后,右手拎着又大又沉的板砖,吓得陆瑟差点把手机扔了,撸起袖子露出右腕上的爆音手表,就打算跟阿尔法来个两败俱伤。

    可是回过头来看仔细以后,陆瑟发现安芷手里拿的不是板砖,而是一本超级厚的大部头书《北欧神话的影响和溯源》。

    ——身高也正常,这是真的安芷!

    “学长,你这是……”

    安芷说话的声音像夜晚开放的兰花那样轻微,为了让陆瑟听清楚,她又稍微走近了一些。

    “我被假扮成你的林琴女仆追杀,”陆瑟喘了口气道,“真正的你没有什么要杀我的理由对吧?”

    安芷不觉失语,她把头低下沉默的样子,简直让陆瑟担心稍后她抬起头来,会像阿尔法一样表情坏掉,目露凶光。

    过了好一会,安芷才颤抖着问道:“学长,能不能告诉我……对学长来说,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陆瑟脑子里立即响起了警报声,几毫秒思考后他判定是因为安芷听到自己性侵林琴的传言,才会变得不太正常。

    为了消除尴尬,额头已经泌出汗滴的陆瑟挤出一个比较温暖的笑容,说:“你当然是一个很可爱的学妹,以及我未来公司里的得力帮手了!如果你听到什么有关我和林琴的传言,我要告诉你那是恶意造谣,事实已经弄清楚了,是林琴演戏在骗大家。”

    但是安芷脸上的忧愁并没有就此消失,她迟疑了片刻又说:“只是学妹……和助手而已吗?有时候学长对我特别好,有时候我又觉得学长把我当外人……是我不明白学长真正的需求所以才会这样吗?”

    陆瑟扶了扶奔跑中有点歪掉的眼镜,因为他不知道安芷收到过伪基站的短信,所以不知道安芷所说的“需求”跟“怎样报答我”那条短信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