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2】书籍的勇气
    “我真正的需求?”

    从哲学角度来讲,任何人都很难明白自己“真正”的需求,所以陆瑟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冬妮海依赶来护驾了。

    “好你个易容怪!别想用板砖殴打陆总!”

    冬妮海依在电话中听陆瑟说,阿尔法易容成了安芷,而眼前的这个安芷的确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本很像板砖的书,于是冬妮海依也没仔细看,从侧后方猛然给了一个八极贴山靠!

    “嘭”的一声,安芷眼前一黑就晕过去了也飞出去了,幸亏陆瑟从正面将她接住,不然就这么直飞出去搞不好要出人命。

    “诶?咋这么不禁打?”冬妮海依站在原地挠头,“阿尔法不是受过专业训练吗?我才用了三成力……”

    陆瑟抱着安芷失去知觉的身体哭笑不得:“这个是真的安芷!你再多用一成力她就死了!快跟我一起把她送到医务室去!”

    然而医务室在主教学楼,从停车场走过去路途比较远,去附属医院可能还少走两步,于是冬妮海依背着安芷,陆瑟捡起安芷从图书馆借的那本书,两人快步走向附属医院。

    “诶?怎么还有个安芷?”冬妮海依从远处看到阿尔法在附属医院门口徘徊,几秒种后才意识到那才是自己应该攻击的目标。

    陆瑟哼了一声:“真是不巧,她大概是来值护士的班,所以才会堵在这里吧。”

    他刚才摸过安芷的脉搏,脉象显示并无大碍,稍加休息可以自然苏醒,现在耽误之急是不要让安芷在外面吹风,找个避风有床的地方休息一会。

    “怎么,有床就行吗?”冬妮海依说,“我有主意了,陆总你跟我过来,体育仓库就在旁边,我能打开体育仓库的门!”

    冬妮海依是作为体优生被青姿学园录取的,陆瑟给她打电话时,她正在田径场上锻炼,体育仓库的旧门锁被学生撬开过,因而最近换成了电子门锁。体优生有拿取体育器材的需要,大多数有开门权限。

    陆瑟回忆了一下体育仓库(他作为班长曾经和体委一块进去拿过东西),虽然里面的温度比寝室要低一些,好在避风并且有运动软垫当床。

    “好,就去那里吧,现在没时间跟阿尔法扯皮,等我空出手来再收拾她!”

    陆瑟和冬妮海依绕开附属医院正门,来到了天色变暗已经没什么人的田径场附近,冬妮海依用学生卡打开体育仓库大门,两人走了进去又把门关好,把冷风隔绝在外。

    青姿学园的体育仓库跟普通体育仓库没太区别,顶多是空间大一些,更干净一些,体育器材品种更多一些。在昏黄的照明灯光下,陆瑟扯出来一张干净的体操垫,冬妮海依把安芷平放上去。

    瘦弱少女失去知觉躺在体操垫上,让陆瑟有一种“她为鱼肉我为刀俎”的犯罪感,安芷的眉头微微凝着,表示冬妮海依的那一击实在是让她吃痛不浅。

    “她不会死吧?她死了我是不是要给她偿命?”冬妮海依担心不已的样子,“我师傅可是用贴山靠靠死过猪,不过村委会最近说猪不好,对外宣传我师傅靠死过牛,安芷可比牛小多了!”

    陆瑟翻给冬妮海依一对白眼,心想你师傅是对外宣传靠死过牛,别人不知道真假你还不知道吗?

    “安芷死不了,我把脉的本事是跟祖传老中医学的——你出去看看阿尔法是不是还在原地,在的话就把她逼走,她打不过你,你也不要主动和她动手,一直站在她身边把她尬走就行了!”

    “好,我知道了,陆总你好好照顾安芷,她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要吃官司的!”

    冬妮海依说完就出了体育仓库,从外面把门带好——进入仓库需要验证权限,从里面开门却不需要。

    仓库里只剩下陆瑟和安芷两人,陆瑟找了一个篮球坐在屁股下面,看着体操垫上仍未醒来的安芷。

    因为冬妮海依一路上的“搬运”,安芷的校服裙歪到了一边,虽然她穿的是连裤袜没有走光之虞,陆瑟还是伸手把裙子抻回了原位,以免安芷醒来之后发生什么误会。

    “说起来天气变冷后,大部分女生出门都穿连裤袜了,好像只有理香还忘不了日本女人的习俗,不管多冷都露一截大腿……”

    因为安芷之前说了些有点奇怪的话,陆瑟趁她昏迷偷看了她还未锁屏的手机,想知道一直被当做写字板的手机上有没有相关线索,连最近短信内容也查看了一番。

    然而除了业务通知短信,还有跟父母的一些交流外,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有,因为伪基站在安芷家楼下,安芷在家使用的是智能机,来学校以后要把手机卡换到非智能机里面,两者的短信内容并不同步。

    陆瑟把手机放回安芷手边,目光则落在《北欧神话的影响和溯源》这本书上。

    书籍封面上用油画笔法绘制了北欧神话的主神奥丁,传说中奥丁为了阻止诸神黄昏,从智慧之泉那里获得启示,甘愿奉献出了自己的右眼,因此他的形象始终是一位独眼的神祗。

    随着天气转凉开始乳咚……不,入冬,陆瑟渐渐恢复了在南极应该具有的十二级智能生物智商,他此刻忽然想到了什么。

    正在这时安芷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在一个光线较暗的空间里,身边只有学长陪伴,一开始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但是背后传来的一阵阵疼痛让她返归现实,安芷渐渐回忆起来:

    “我……我好像被汽车撞了……是学长带我来这儿的吗?”

    其实安芷的声音非常小,是因为陆瑟会读唇术,才能一直和她保持顺畅交流。

    陆瑟摇了摇头:“是冬妮海依背你过来的,希望你别记恨冬妮海依,虽然也是她把你打昏的,但是她本意是来救我,结果把你给当成易容的阿尔法了……是我没把话跟她说清楚。”

    安芷费了些时间,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躺在体育仓库的一张体操垫上。

    因为身体疼痛和对体育仓库感到陌生,她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孤独感。

    安芷刚看到《北欧神话的影响和溯源》中,奥丁为了反抗诸神必然毁灭的命运,付出了右眼和倒吊九天九夜等一系列代价,她通过读书获取了平时不可能拥有的勇气和决心。

    当然,除了陆瑟以外,别人只能看见她嘴唇翕动,不知道她接下来到底说了什么。

    “学长,我不记恨谁,但是我有点冷……能抱抱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