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3】法海你不懂爱
    陆瑟的眼神变化让安芷知道,学长“听”见了,接下来学长会怎么做?安芷身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

    ——除了父母以外,没有人有耐心跟我交流,只有在学长面前我才是有信心的,只有在学长面前我才会“说话”。

    ——不必真的说出声音,只需做出口型,仿佛是在心中许愿,愿望就立即得到实现一般……

    陆瑟长达一分钟没有任何回应,这让安芷的眼神变得晦暗起来。

    “我听说,学长是中了迷药才会去抱林琴,那么,要是中了迷药也会抱我吗?”

    安芷说着说着把头别了过去。

    “还是说,林琴各方面都比我优秀太多,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抱我……搞不好学长很讨厌我,是可怜我才对我好的吗?”

    陆瑟一时无语,他为了验证《如何给妹子洗脑》这本书是否可以实战,随随便便挑选安芷当了试验品,但是看到安芷现在这个样子,陆瑟觉得自己距离林光政也只差一步。

    ——说到底,玩弄之后像破抹布一样丢弃,现在我只能狠下心来对林琴那么做,对林光政的其他女儿都未必做得到,又何况是对于从来没有伤害过我的安芷?

    体育仓库没有暖气,确实比寝室和教学楼冷,别说是安芷,就连陆瑟也冻得缩脚。

    几秒种后,陆瑟离开了座下的篮球,和安芷来到了同一张体操垫上,坐在安芷旁边,斜着身子将双手握在女孩肩头。

    “学长……”在安芷满是不安定的声音当中,陆瑟把安芷的上半身从体操垫上拉了起来,女孩轻飘飘的,实在不需要花多少力气。

    “你不需要任何人可怜,我也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优秀。”

    陆瑟说着把安芷拥入怀中,抱得不是特别紧,让安芷的下巴搭在自己的锁骨处,仍然留给她活动双手的空隙。

    安芷连忙仰起头来看着学长,她知道自己声音太小,如果说话的时候不让学长看到嘴唇,有可能学长会“听”不清。

    “我……”

    陆瑟摇头阻止安芷首先说话,他看见女孩的眼神中充满了患得患失。

    “这里疼吗?”陆瑟的双手在安芷背后游移,很快来到了被冬妮海依撞伤的地方。

    “疼……”安芷的睫毛跳动了一下,“但是还能忍受。”

    陆瑟点了点头:“那么我开始了,如果你感到疼就说出来。”

    在安芷说出任何问题之前,陆瑟已经用娴熟的按摩手法在安芷背后忙活开了,这是在南极时从德国骨科大夫那里学到的技术,陆瑟通过观察安芷的表情,避开不适合直接按摩的地方,有效地降低了女孩的疼痛。

    陆瑟的按摩几乎遍及整个后背,过程中难免碰触到安芷衣服下面文胸的带子,安芷被学长摸到那里心中非常惶恐,陆瑟却波澜不惊的,一副看惯了江湖的老郎中模样。

    体育仓库里的温度没有升高,但两人中间的温度的确升高了,安芷身体发热,脸上发烧,脸颊罩上了晚霞一样的红晕,似乎红色眼镜框也跟着融化掉色了。

    安芷数次想要说话,但是陆瑟的手法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安芷的语句好几次都被“嗯”、“啊”的声音盖过去了,如果此时有人在体育仓库外面偷听,不知会作何猜想。

    不能说出自己想说的话,一旦开口就会发出害羞的声音,安芷最后放弃了,把脸贴在学长的胸前,如同雏鸟躲入宽大的羽翼。

    陆瑟为安芷按摩的同时,并没有停止思考:

    ——我在安芷这边有点玩大了,她是明显的脆弱性人格,处理不好就会发生悲剧!

    ——如果想快刀斩乱麻的话,就在这里跟她讲清楚,可是怎么说才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陆瑟的智商一向随着温度和血液流向变化,可谓“越冷越理性,越热越色情”,现在两人相拥寒气消退,再加上蔓延而来无孔不入的安芷体香,让陆瑟无法在短时间内想出主意。

    就在陆瑟的按摩频率稍微降低的时候,安芷忽然抬起头来,鼓起全部勇气对陆瑟说道:

    “学长我喜欢你!虽然我知道自己跟你相差太多,但是我会努力让自己有用的!”

    “不、不用给我任何许诺,只是让我继续跟随着学长,我就满足了!千万不要在这里说出以后跟我再没有关系的话!”

    安芷说完这些后,全部生命活力仿佛都被暂时冻结,眼巴巴地等待着陆瑟的宣判,她的睫毛沾上了泪水,不只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陆瑟身子一僵,瞬间有一种“被安芷给抢先了”的挫败感。

    然而奇怪的,他以前从不知道,有女孩子真心真意地说出喜欢自己,竟然是一件如此温暖心灵的事。

    陆瑟以为自己完全不在乎这种事,但是事实上,他在南极遇上的“小伙伴”没有一个喜欢他,曾经在幼儿园交的小女友也是为了q币才接近他,后来还把他无情抛弃。

    安芷望着陆瑟的眼神分明是希望得到拯救,在这个弱气女孩眼里学长简直像神一样无所不能。

    然而陆瑟却知道这世界上并没有神,这并不是一个祷告就可以获救的温柔世界,那些被奉为神灵受人膜拜的凡人,又何尝不是高处不胜寒,希求着另一个人来拯救?

    林琴说陆瑟没有找到自己的石头,换言之就是陆瑟没有任何坚信的事物,他的心无处安放,从宇宙起源到时空终末,没有任何事物能让他感到安心。

    从这个角度来说,陆瑟其实是有点羡慕安芷敢于全心全意相信某个人,把对方当做自己生命的全部意义的。

    “安芷,你太单纯了。”陆瑟深思熟虑后回答道,“你这个样子,终究要在感情上被别人上一课,也许我就是给你带来惨痛回忆的那个人。在我的认知里,‘爱’甚至根本就不是一种感情,人们在谈论的爱对我来说是一种伪概念……你真的要向一个可能并不懂爱的人表白吗?”

    话到此处,仿佛背景音乐里响起了龚琳娜的《法海你不懂爱》,陆瑟莫名感到了自己头发受到的威胁,打了个寒战。

    开弓没有回头箭,安芷好不容易下决心表白,就算心里再害怕,也不能半途而废。

    “教我!”安芷双手捏住了陆瑟的衣领,“我希望学长来教我那些不懂的事情,如果必须有人教会我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学长!”

    陆瑟曾经对“爱”做过不同于《新华字典》的定义——“爱”是同步痛苦或者愉悦的纽带,其无视时空的程度越高,爱意便越深。

    此时此刻陆瑟的确同步到了安芷的痛苦,即便他对安芷的“爱”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神对自己信徒的爱。

    “好吧,”陆瑟最后拍着安芷的肩膀安慰道,“我尽力教给你获得幸福的方法,你也继续充当我开公司的助手,现在我们以朋友身份相处,直到我们都弄懂什么是爱的那一天再做决定,可以吗?”

    “只、只是公司里的助手,不再让我当‘生命史学’研究方面的助手了吗?”

    因为陆瑟以前说过让安芷跟自己合著《痛苦与愉悦:碳基生物三定律》,安芷认为合著书籍是莫大的心灵交融机会,最近学长很少提这个,让安芷心神不安。

    “那本书嘛……可以等待公司业务走上正轨,以及我收拾了林氏集团以后再说,毕竟到那时候我们会更有人生感悟。”

    陆瑟口头这么说,实际上安芷不是“研究助手”而是“研究对象”,现在不提《碳基生物三定律》,其实是把安芷从研究对象的位置上撤了下来。

    安芷还想跟学长说更多话,可是冬妮海依恰在此时开门回来,很高兴地宣布:“哈哈哈哈阿尔法被我给吓走了!陆总你们现在随时可以去医院……”

    一打眼看见陆瑟跟安芷抱在一起,冬妮海依愣住了,陆瑟立即解释说:“我在给她按摩后背,不然会出现大片淤伤的!”

    冬妮海依好糊弄,她见安芷醒过来了,赶忙为了打晕她的事向安芷道歉,安芷心想多亏被打晕才得到表白的机会,不但不生冬妮海依的气,还挺感谢她的。

    冬妮海依挺纳闷,暗想:安芷莫不是个抖m?

    “学长,那么我就跟着冬妮姐回女生寝室了,明天咱们再联系……”

    安芷跟陆瑟告别时表情很幸福,甚至带了一丝雀跃,陆瑟让她别忘了带上从图书馆借的《北欧神话的影响和溯源》,免得被学校问责。

    跟安芷分开后,陆瑟走到体育场看台的后方,确认四周无人后,拿出手机拨打了老爸陆子东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陆瑟劈头就问:“老爸,你这次回冬山市眼睛治得怎么样啊?哼哼你最好给我说实话……你和奥丁是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