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5】前女友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早上,陆瑟在食堂吃早饭时遇上了小佳。

    虽然想问一下小佳是否知道老爸的真实身份,但是老爸隐藏得那么好,自己都没有料到,以小佳的智商更不可能。

    小佳倒是主动谈起了林琴那边发生的事。

    “我知道阿尔法易容袭击哥哥以后,在林琴姐姐那边又和阿尔法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就把哥哥你已经知道‘性情未遂’真相的事情给说漏嘴了……”

    “阿尔法很生气建议把我赶走,我觉得我这么萌林琴姐姐肯定不舍得赶我走,就大字型躺在地板上说任凭处置但绝对不走,果然林琴姐姐没有追究下去,她说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以后再有人问起的话,就说哥哥只是猥亵了她……”

    “猥亵也不是什么好事吧!”

    尽管如此,林琴的丝袜都被扯破了,这么说陆瑟算不得冤枉他,而且林琴多次改口,已经让大家对她的诚信产生了怀疑。

    上午的课林琴没来,快到月末,爱丽丝为了保证月票名次也在寝室赶稿,陆瑟右边的座位空了。

    从课间休息同学们的小声议论来看,陆瑟“猥亵”过林琴已经成为共识,但是换一个角度来说,林琴和陆瑟有过婚约,互相有婚约的人在这方面说不清楚,就好像“窃书不算偷”。

    “非礼惯犯应该强制佩戴电子仪器,一旦来到女生10米以内就自动报警!”

    理香和别人讨论的时候用了“非礼”这个词,眼神还看向陆瑟,陆瑟据此知道林琴小团体里面已经纠正了先前的性侵指控,虽然“非礼惯犯”、“流氓班长”这些词都不好听,但是也没关系。

    ——哼,你们说我非礼、流氓,以后我就真的非礼和流氓给你们看!

    ——还别说,我这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你们好!终极报复程序已经失控了,其中一个启动条件就是只要我不爽,林氏集团相关人士就要倒霉!

    ——被我摸一下总比被无人驾驶汽车撞死好!不用谢我,哪怕背上非礼和流氓的罪名我也会拯救你们,地藏王菩萨说得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陆瑟心情愉悦地计划着怎么耍流氓的时候,忽然听见教室门外,几个从洗手间回来的女生在讨论奇怪的消息。

    “你们听说了吗?陆瑟的前女友来找他了,跟他有关系的女生怎么那么多啊!”

    ——前、前女友?哪个前女友!?

    陆瑟心中升起非常不祥的预感。

    ※※※

    在校长室,坐在何其美校长桌对面的,是目光炯炯,比起学生更像谈判对象的杨刃。

    何其美的金丝眼镜下面隐藏了一分火气,不过她好歹没有当着学生的面迸发出来。

    “让我再确认一下,”何其美说,“金洋先生想让自己未达到入学要求的女儿进入青姿学园,并且跟我谈条件的不是他儿子金世杰,而是你?”

    杨刃点了点头:“本来应该是世杰来谈,但是我说服了他全权委托我来谈,在这件事上我还算是可以做世杰的主。”

    何其美看了看手里的新生档案,不悦道:“金洋先生难道认为我们青姿学园是藏污纳垢之地吗?”

    “何校长,这么说就伤和气了。”杨刃的表情并没有特别波动,“金洋先生知道青姿教育集团很想要那块地,但是那里争抢得很厉害,比起再建一所青姿学园,拿去盖电影院、建夜总会,恐怕收益更多。”

    青姿学园在全国有36家分校,现在青姿教育集团的董事们认为,下一座青姿学园应该建在与冬山市相邻的春水市。

    说起春水市,它与冬山市仅有一山之隔,但却差异明显,冬山阻挡了从北方吹来的冷空气,俨然成了气候上的南北分界线,让冬山市有冬季供暖,春水市却没有。

    两个城市虽然比邻,但是好多生活习惯都不尽相同,比如冬山市的豆腐脑是咸的,春水市却是甜的,冬山市的粽子是甜的,春水市却是咸的,总之就是如此地势同水火。

    作为林氏集团第二股东,金洋最早是在春水市发的家,那里算得上他的大本营,许多春水市地产都在他的名下,青姿教育集团想要在春水市拿地盖新学校,绕不开金洋本人。

    何其美现在虽然只是冬山市青姿学园的校长,但冬山市是青姿教育集团的发源地,也是集团董事长任鸿德的故乡,在这里当校长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何其美颇受器重,未来可能会进入董事会高层,不可能不考虑集团的整体利益。

    “但是……”何其美用手指敲了敲新生档案,“金洋先生的女儿有这么多犯罪记录,青姿学园不是少管所,我们并没有信心纠正她的行为,甚至也不能保证她不伤害其他同学。”

    杨刃道:“金洋先生说过,如果她违反了校规,完全用校规来惩罚她就可以,青姿学园目前的半封闭管理还是很受金洋先生赞赏的。她会学坏,主要还是因为和春水市的一些坏女孩混在一起,把她单独一个人放在冬山市,想必要好管得多。”

    何其美实在是不想答应,但是青姿教育集团的确是很希望得到那块地,金洋又不缺钱,不答应金洋条件的话,加价两倍都不见得买得到。

    “她真能改吗?真想改吗?”何其美说,“她如果有诚意,至少应该恢复头发的颜色,摘掉美瞳,洗掉胳膊上的纹身……”

    “非常抱歉,”杨刃道,“她早先太过叛逆,所以染发、美瞳、纹身都用了半永久技术,短时间内强行去掉会大幅度损伤身体,希望学校考虑到这些特殊情况,以‘必要医疗手段’来向大家解释,不要视作违反校规。”

    如果不是金洋手里有那块地,何其美都要气得拍桌子了。

    “金洋先生……真是好大的架子,林氏集团一把手的女儿我这儿也有不少,没有一个开过这样的先例,难道金洋先生是故意要败坏我校的声誉吗?”

    “何校长言重了,”杨刃说着看了看左腕上的欧米茄机械表,“实在是金洋先生觉得这个女儿坑爹指数太高,希望借校长的能力,以及青姿学园的环境,来将她导入正途而已。”

    这个时候何其美的手机响了,何其美走到窗边讲了会电话,回来以后表情更显郁闷。

    “没办法,这块地……不,这个学生我们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