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9】进击的青青姐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管她是谁!”焦青青朝地上吐了口唾沫,“我混了这么多年社会,她不服软我就把她打骨折!”

    说完,留给陆瑟一个傲绝云霄的背影进了宿舍大门。陆瑟叹了口气,一边想着自作孽不可活,一边改了自己的手机解锁码。

    由于冬山市入冬后气候干冷,有些女生会趁着大课间休息回寝室擦护肤水,现在她们发现在教学楼引起骚乱的焦青青走上了3楼走廊,都远远看着窃窃私语:

    “这就是金世杰的妹妹啊,她为什么不叫金青青而是叫焦青青呢?”

    “得了吧,千叶理香还不姓林呢!林氏集团这些高管全是出轨队的,就是不知道他们吸不吸毒……”

    “小心点,她的眼神看过来了!这家伙是暴力狂会挨打的!”

    焦青青把装校服的袋子甩在背后,一副谁也不服的样子扬着头直走到走廊末端,她很享受其他女生对自己的议论,当老大的被别人议论很正常,只要没人敢拦她的路就行。

    雄赳赳气昂昂地来到318寝室外面,焦青青记得杨刃说过用指纹也能打开门锁,于是将右手拇指按在钥匙孔下方散发出蓝色荧光的指纹采集芯片上,那动作粗暴得仿佛跟门锁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内部锁芯转动的声音传了出来,焦青青哼了一声推门而入,目光扫见寝室内摆着一张书桌、两张床,饮水机、微波炉、小冰箱应有尽有,洗手间里还有淋浴设备。

    “切,比我想象中好一点,以后这些都是青青姐我的了!”

    焦青青走进寝室深处,把校服袋子丢在没人的那张床上——千叶理香还没有把全部东西搬走,不过床是很干净的,她平时就很注意卫生。

    空出手来,焦青青才转回身打量对面床上的人。

    穿红色运动服的冬妮海依盘腿坐在床上,赤着双足,双手分别按在两侧膝头,面色不善。

    焦青青一愣,冬妮海依坐着,她暂时看不出具体身高,但对方很壮绝对没跑了。

    不过焦青青也并未害怕,她身材普通,打起架来不是靠力气取胜,主要是靠那股疯劲儿。

    焦青青故意露出右臂上的云彩纹身,暗示对方自己是“社会人”,但是冬妮海依不为所动,先开口说:

    “我就是你打电话骂过的冬妮海依,陆总跟我打过招呼,说不用给你留面子。”

    焦青青一听这个气往上冲:“你就是那个少数民族是吧?你为什么这么称呼陆瑟,你跟他之间有什么肮脏交易?”

    冬妮海依额头上青筋暴露,明显是处在勉强忍耐状态。

    “陆瑟以前雇我当过保镖,现在他开了家公司又邀请我加入,所以我叫他陆总,因为他是班长,现在其他人也有这么叫的。”

    这时焦青青已经从杂物柜里找出了拖布杆,她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觉得虽然不如棒球棍趁手,但是拖布杆要更长,打起人来也省力。

    “切,我不管你以前跟陆瑟是什么关系,以后没有我允许你不准随便接近他!还有你要记住,以后我就是整个女生宿舍的大姐头,318寝室自然也是由我来做主!”

    冬妮海依挑了下眉毛,问:“所以说,你现在还是想打得我磕头叫你姐咯?”

    “废话!”焦青青抡起拖布杆猛地朝冬妮海依头顶砸去,完全不顾及后果,俨然是要对方性命的打法,拖布杆在空气中发出不祥的“嗡嗡”声。

    然而冬妮海依早有准备,她保持坐姿未动,双手向外一格,“啪”的一声硬生生将拖布杆抓在手里,同时哼道:

    “你不提我是少数民族我都快忘了,我们珞巴族最讨厌的几件事里面,就有说谎和偷东西……你偷了陆总的手机还说大话要把我打死,不给你一点教训是不行了!”

    “教训你青青姐?呸!还早了一百年呢!”

    焦青青手里的拖布杆被冬妮海依抓住,她抬起右脚的钉子鞋便朝冬妮海依的小腹踹去,那狠劲就是要把男人踢得不孕不育,把女人踢得子宫脱垂。

    冬妮海依从陆瑟那儿听说了这个“前女友”的大致情况,何其美校长也事先打好了招呼让她小心,但是焦青青下手如此阴狠,还是让冬妮海依有点意外。

    “就算你不是武术家,下这种死手也太缺德了吧!”

    冬妮海依双手握住拖布杆旋转下压,她常年练八极拳又是搞铁人三项的,那力气岂是焦青青可以抗衡?焦青青立即就脱了手,而且手心被拖布杆磨得发红,身子被带偏,脚踢也失了准头,只踢中冬妮海依身边的空气。

    “卧槽……”焦青青一句脏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冬妮海依已经从床上跳起,她185的身高,又加上起跳点高,顿时给焦青青一种摩天大厦压过来的错觉。

    “骗人……这个体型简直……”

    “嘭!”冬妮海依落地的同时,一拳打在焦青青腹部,虽然只用了三成力,已经让焦青青全身巨震,如同遭受了杨教授的电疗。

    “唔!”焦青青好悬没把早饭吐出来,她身体失去平衡倒在理香的床铺上,但是不肯立即认输,她揪起理香铺得平平整整的白床单,向冬妮海依抛过去试图阻挡她的视线。

    冬妮海依被床单蒙住,焦青青“科科”一笑,抓起寝室里的木椅就劈头砸去,没想到冬妮海依在床单里也能听风辩位,迎着木椅砸来的方向手肘一震,立即就把木椅变成了一堆木柴。

    “这……这特么是开挂啊!”焦青青有点慌了,她把剩下的一把木椅也砸过去,得到了相同的结果。

    ——不好!她肯定是特别熟悉寝室里的地形,我得换个战场!

    “傻大个!你有力气就了不起了?你敢追过来吗?”

    焦青青说着就连滚带爬出了寝室门,跑到了她刚才已经熟悉过的走廊上,走廊的空间比寝室要宽广,那边可能会更加适合体型较小的自己发挥。

    冬妮海依小时候打过的架不比焦青青少,现在没人惹就罢了,有人蹬鼻子上脸,绝对不会轻饶了对方,自然扯掉白床单后紧追不舍。

    刚才围观焦青青进了318寝室的女生,现在一个个都冒出半个头看热闹,焦青青跟冬妮海依过招后头发也乱了,傲气也散了,狼狈得像是被大猩猩追击的野狼。

    何校长知道焦青青必须用暴力才能降服,事先跟宿管吴大妈通过气,说焦青青如果被冬妮海依打了可以不管,所以吴大妈虽然在监视器里看到了走廊情况,却没有上来。

    冬妮海依赤足踩在走廊地面上,威势骇人步步逼近,她一边把指骨捏得乱响,一边道:“不是要打死我吗?不是要我磕头叫姐吗?倒是你马上向我磕头叫姐,我就可以不打死你!”

    “我呸!”

    这时住在317寝室的楠楠(冬妮海依三迷妹之一)恰好要回寝室,见到走廊里出了如此变故,刚叫出一声“冬妮姐”,就被焦青青勒住脖子当了人质。

    “你别过来,你这个什么萝卜族的变异人赶快投降!不然我就用指甲划花你朋友的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