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6】圣母式辩论法
    林怜胸前有一枚纯金十字架,穿修女服的时候戴,穿校服的时候戴,洗澡的时候也不摘下。

    此时此刻大家忽然都变成了信徒,目光集中于此处,虽然说大家崇拜的神明不叫耶稣,而是叫“奶姿”,将林怜推举为校花的青姿学园,也应该改名叫“奶姿学园”。

    见大家终于安静下来,林怜深吸了一口气(过程中胸怀变得更加伟大),随后双手握紧,呈圣母祈祷状,泪光闪闪地说:

    “所有人都是兄弟姐妹,应该相亲相爱,互相帮助,为什么要打架斗殴,还要辱骂对方的母亲?耶稣先生……耶稣先生可不是为了这个才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

    现在的局势再上去打架已经很不合时宜,陆瑟也放开了抓住焦青青的手,焦青青认出这就是跟自己电话通话后,导致自己莫名其妙肚子疼的见习修女林怜。

    “什、什么耶稣先生……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是因为自己的小弟不给力!门徒里面连个像山鸡一样能打的都没有,还出了犹大这样的二五仔,他这个大哥做得失败极了!”

    焦青青肚子疼以后,也从冬妮海依那里听说了林怜是人形自走因果律武器,除了被林怜授予豁免权的陆瑟以外,任何人怀着恶意欺辱林怜都会遭到神罚。焦青青有了前车之鉴不敢再尝试,只能用拐弯抹角的方式攻击林怜的信仰。

    包兴这时也来到了食堂,他在人群后面听得不甚真切,还琢磨着:耶稣竟然是因为自己的小弟弟不给力才被钉上十字架!?罗马帝国管得也太宽了点吧!

    蔡登辉趁机挑拨道:“林怜,她在公开场合攻击你的宗教信仰!你可以打110举报她!”

    林怜静静地摇了摇头,并未改变方才的祈祷姿势:“耶稣先生是非常温柔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别人冒犯他就怒火中烧,而且这位青绿头发的同学一定是跟我开玩笑的!”

    焦青青道:“我不是青绿头发的同学,我叫焦青青!我还跟你通过电话呢!”

    林怜好像没听到焦青青的话一样继续说道:“别人都说17、8岁是人生中最好的年华,我们能在一个学校里度过最好的时光,为什么不能团结友爱,留下美好的回忆呢?打来打去,骂来骂去是不对的,虽然可能会对不起喜欢《古惑仔》的同学,但是像山鸡、陈浩南那样的人是没有前途的!”

    顿了顿后,林怜回忆道:“郭神父有一次跟我说他看过《古惑仔》的漫画原版,在里面山鸡出卖了陈浩南,陈浩南吸毒又害死了好多兄弟,后来山鸡也被洪兴社干掉了……”

    很多人并不知道《古惑仔》的真正结局,听林怜这么说都私下议论起来,不过也有好事者模仿山鸡扮演者陈小春道:“我是陈小春是兄弟就来贪玩蓝月!”

    “傻b,是贪玩传世!”“管他呢!我是渣渣辉……”

    陆瑟吐槽道:“《古惑仔》电影里有一个很搞笑的神父,没想到青姿学园小教堂里的郭神父也看《古惑仔》,难不成郭神父以前也是黑社会不成?”

    这几句话是向着身边的安芷说的,安芷虽然没有搭话,但是学长愿意跟自己交谈她很开心,便用力点了点头。

    林怜从来没有在学生当中传教,但此时此刻她被众人围在中间,确实有点传教布道的样子,林怜见没人说话只剩下自己,稍微有些不知说什么好。

    “诶?”

    不知是不是诚心祈祷导致福至心灵,林怜忽然又有了灵感,大声宣讲道:

    “有些人打着兄弟情义的旗号,成帮结伙地欺负别的同学,这就像陆瑟同学在辩论动物保护必要性的时候一样,他们不相信人类的未来,不相信人类可以不必剥削其他人就能获得幸福,从心底里认为必须伤害其他人才能获得快乐——让这样的人做兄弟真的是一件好事吗?只有爱才是拯救世界的唯一方法啊!”

    林怜的话从某种角度来说非常中二,甚至耻度爆表,但是唯有她才能毫不羞赧,当做毕生使命那样大声说出来,换成安芷当众说这些话就能心脏骤停。

    都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小太妹焦青青遇上了林怜的“圣母脑”,也有点骂不起来的样子,她啧了一声坐下继续吃饭了。

    蔡登辉不依不饶,他今天可是被揍得不轻。

    “诶?林怜你拉偏架啊!挨打的是我,你让双方住手我不就吃亏了吗?不行你得给我作证,向教导主任证明都是焦青青打的我,我什么错都没有!”

    蔡登辉一直以来的精日行径已经激起了全校不满,事实上高二(8)班也仅有蔡登辉、薛獒四五个人是铁杆精日,其他日语生摄于他们的淫威不敢反对,也盼着蔡登辉赶紧倒霉呢。

    林怜一愣,暂时还没有想到蔡登辉错在哪里,这时陆瑟清了清嗓子道:“蔡登辉你以为自己没错?你的错误会让整个日本列岛沉没你不知道吗?”

    “哈?”不光是蔡登辉,其他人也觉得陆瑟说得太过夸张。

    陆瑟云淡风轻地继续道:

    “以日本的资源匮乏程度,能够在世界上拥有今天的地位,无外乎甲午、日俄、七七事变,他们发动对外战争三赌国运,结果第四次赌国运挑战美国输掉了底裤。如今日本军队已经被美国阉割,连再赌国运的主动权都失手他人,未来日本的命运,无非是继续给美国当狗,或者换成给中国当狗,结果你这只精神日本人居然认不清现实,还以为日本人三赌国运获得的财富是源于什么‘日本文化’,按你这么说,成吉思汗当年杀人屠城,打下巨大版图,也肯定非常‘有文化’咯?”

    拿起桌上的一碗汤润了润喉,陆瑟继续说道:

    “所谓日本文化,其实只是中华文明在极端恶劣条件下发生的变异,日本文化之所以会让一些中国人感到触动甚至向往,只因为中国是日本的文化养母,相似又有差异的文化基因肯定会引起共鸣。寿司、榻榻米、甚至切腹都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在中国的富人嫌寿司凉,嫌榻榻米硬,切腹以后把肠子挂到敌人脖子上去,也只是民族危亡之际的急怒攻心。”

    “说的简单点,日本饮食是穷逼版中华饮食,日本家居是穷逼版中华家居,整个日本文化,是中华文明在山穷水尽情况下变异出来的‘紧急状态’。日本人把紧急状态当成日常生活来过,压力能不大吗?能不变态吗?”

    陆瑟把手指向蔡登辉:“中华文明以‘仁’字为先,哪怕是养狗,也会比美国主子喂得好,结果你这种精神日本人和日本右翼不识时务,到处伤害中国民众情绪……长此以往,连富士山都有可能大爆发的狭小日本还会有未来吗?你在这里大放厥词自称昭和男儿,殊不知就是发动了侵略战争的昭和男儿给日本的彻底灭亡埋下了祸根!你伤害了中国人的过去又伤害了日本人的未来,你们这些精日分子到底在世间有什么存在价值?”

    “你……我……你……”

    陆瑟这一番话有理有据,就连8班的几个铁杆精日都有所动摇,蔡登辉虽不认同,但又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因为陆瑟并非是单纯站在日本的对立面来辩论,反而表示出非常担忧日本民众的未来,还让精日分子站到了日本民众的对立面。

    蔡登辉哑口无言,围观学生们终于等到陆瑟给大家出了一口恶气,食堂里掌声如雷,包兴在人群后面嬉笑道:“没错,等到日本沉没那一天,波多、桃谷、小泽、樱井这些妹子都是要救的!”

    蔡登辉灰头土脸地逃出食堂,正赶上千叶理香听说食堂出了骚乱赶过来,可是听别人讲了事情经过之后,她感到有些尴尬。

    本来理香的立场是“日本人”,但是现在她的身份变成了“中日混血”,某种程度上有点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她暗暗决定蔡登辉的事她以后少管,反正何校长有密令在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