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7】塑料兄弟
    陆瑟当众批驳蔡登辉,林怜觉得陆瑟是帮自己解围,焦青青则觉得陆瑟跟自己对蔡登辉施展“混合双打”很有默契,安芷觉得学长好帅,其实陆瑟本意上还是更在乎在全校学生当中刷好感度。

    “舆论”是一把利剑,陆瑟打算用货币和舆论把青姿学园变成自己的主场,克朗罗巧克力已经成为了公认代币,只要再加上舆论导向,陆瑟哪怕不成为学生们的幕后操纵者,至少也会活得很舒服。

    当然了,他讨厌蔡登辉也是要站出来的原因,蔡登辉这伙精日分子不但在感情上令人恶心,其所言所行对陆瑟来说也是智商上的极大侮辱。

    教导主任黄柏发对此事的处理是,陆瑟光动嘴没飙脏话更没动手,不算违反校规,焦青青和蔡登辉互相辱骂并有肢体接触,在学校里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各扣200额度。

    这样一来焦青青本周只剩下600额度,今天只是周二,还要靠这些额度挺4天,前景不容乐观。

    下午的体育课上,陆瑟遇到了穿红色体育服的妹妹,小佳刚刚在百米测试中打破了初中部纪录,得意非常地跑到哥哥这儿来炫耀。

    “怎么样,我厉害吧?还没尽全力呢!”

    虽然口头上那么说,小佳绯红的脸颊和胸口的喘息清晰可见,她虽然有“闪电侠”的绰号,耐力却很容易耗光。

    反观爱丽丝跑步速度虽慢,耐力却相对不错,大概由于她长期连续工作的原因,养成了按照台湾话说比较“耐操”的体质。

    高二(1)班的这堂体育课上,爱丽丝因为情绪低落在寝室休息,林琴则是从早上开始就没有出现过。

    陆瑟先瞄了瞄包兴的位置,看到包兴被体委泰龙叫去帮忙拿铅球,这才放心下来问小佳道:“你今天有见过林琴和她的两个女仆吗?林琴知不知道焦青青转学过来的事?”

    小佳用手梳了梳因为奔跑而稍微乱掉的双马尾,“阿尔法和莫莉上午在附属医院值班,貌似还给一位受伤孕妇献血了……”

    陆瑟哼了一声:“林琴她们倒是对女性好得很,换成受伤的男人就不一定献血了!”

    小佳鼓嘴道:“哥哥你有点抬杠啊,受伤的是孕妇才会很紧急,男人又不会怀孕!”

    陆瑟没问那个孕妇到底为什么受伤,世界本来就充满了各种随机率,每件事都去探寻究竟也没什么意义。

    小佳继续道:“我今天没见过林琴姐姐,不过昨晚见过,当时林琴姐姐的妈妈打电话来,让林琴姐姐赶快想办法把理香姐姐赶回日本,好像是很害怕理香姐姐抢林光政遗产的样子……”

    “林光政不是还没死吗?”陆瑟喃喃道,“现在就把考虑的重心放在这里,夫妻俩的感情变成这样……看来老爸说他被赶出公司不见得全是坏事,也是有些道理的。”

    “对吧!”小佳拍手道,“我觉得爸爸妈妈的感情很好,他们有喜欢企鹅的共同爱好,不是很令人羡慕吗?”

    “企鹅”两个字让陆瑟本能地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小佳没得到哥哥赞同有点失望,只好继续吐出情报:“林琴姐姐当然要护着理香姐姐,母女俩在电话里说的很不愉快,最后林琴姐姐说‘再啰嗦我就去强奸你’,才吓得她妈妈把电话挂了。”

    “嗯……好像还有。”小佳从她有限的脑细胞里继续挖掘,“其他情报就是,林琴姐姐的妈妈目前还不知道阿尔法是林光政的私生女,貌似这件事只有我,哥哥,还有林琴姐姐自己知道!”

    小佳出生在南极,在南极小伙伴中间年龄最小,很习惯管年纪较大的人叫“哥哥”、“姐姐”,如果不是跟阿尔法关系交恶,以前对阿尔法都带“姐姐”后缀,现在倒是连累得同为女仆的莫莉都不一定有后缀了。

    “阿尔法名义上是林家的雇员,”陆瑟道,“她虽然没有近卫女仆这份工作也能活,但是身为忠犬,肯定是不愿意离开林琴左右吧,林琴的妈妈却是不能容忍丈夫的私生女近在眼前的。”

    这时包兴拿铅球回来了,远远看见小佳,十分兴奋地挥手,陆瑟赶忙道:“行了,那家伙过来了,被他缠住之前赶快走,你今天提供的情报很有用,以后也要继续努力!”

    “放心吧,我这种速度怎么可能被坏人缠住?”

    小佳说着便奋开双足,化为一道红影从包兴身侧疾奔而过,等到包兴反应过来,小佳已经跑远了,在体育场看台下面向这边吐着舌头。

    “真不够意思!”包兴走过来埋怨陆瑟,“小佳好不容易过来你也不帮忙留住她,原来咱们俩的友谊是塑料做的!”

    “别扯没用的,”陆瑟在包兴面前表现得比较随便,说话也不是特别有逻辑性,“我记得你爸爸是搞装修的项目经理吧?最近生意如何?”

    “诶?你啥时候开始关心这个了?”包兴挠了挠他猪鬃一样的毛刺头,“我爸最早干的是包工头,现在算是个带不少包工头的项目经理,不过他们公司偏向传统线下,现在好多装修生意都是从线上来的,最近订单不够,也在试着四处找私活呢。”

    陆瑟点了点头:“你爸生意不好我就放心了……不是,是我打算和林氏集团的线上装修业务抢生意,正好你爸那里有施工人员,愁的只是没有线上订单。不如我来提供订单,你爸找人去施工、验收如何?”

    包兴皱起眉头:“我记得你注册的叫‘东极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公司业务里面应该不包括家装吧?”

    陆瑟耸了耸肩:“我并没有直接干家装,只是在网上推广你们的家装服务,然后再把订单卖给你们而已!这在市面上非常普遍,互利互助又有什么奇怪的呢?”

    包兴想了想后变得很高兴:“你好像是说过朋友之间最好不要一起做生意,现在突然要和我家联手做家装,难道是已经不当我是朋友,当我是……你的妹夫了!?”

    陆瑟恨不得一铅球把包兴砸进沙坑里,不过为了提高他的积极性,还是假模假样道:“某种方面当成对你的考验吧,好好干还是有机会的。”

    包兴大呼万岁,让周围的同学都以为他中了彩票,没有人注意到陆瑟右手背在背后,五指并拢伸直,将食指绕在中指上——这是欧美影视剧中常见的一个手势,代表“我不会遵守诺言,谁信谁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