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0】前女友和前未婚妻
    自动售卖机前,金世杰借着傍晚路灯的光亮,用杨刃的学生卡给自己买了一罐热咖啡,然后把学生卡还给旁边的杨刃。

    杨刃接过学生卡没说什么,金世杰仰起脖子来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可咖啡的热度还是抵不过初冬的寒风。

    “世杰,你对林琴和陆瑟要展开校内赌局的事情怎么看?”杨刃道,“万一陆瑟赢了,他大概会要求林琴做一些对林氏集团极其不利的事情,就凭林琴那个体质和性格,恐怕什么都做得出来。”

    金世杰把咖啡喝掉半罐,才气呼呼道:“对林氏集团不利就是对我不利!我毕生心愿之一,就是拿林光政收藏的国宝青铜鼎涮羊肉!这些东西决不能落入陆瑟手里!”

    杨刃让金世杰小点声,为了避免又被陆瑟读唇窃听,他把金世杰领到绿化带后面去了,里面有一对小情侣刚刚搂住要亲,就被杨刃和金世杰坏了好事,光线太暗小情侣还以为是纪检部的人,慌慌张张地跑掉了。

    “对了杨刃,”金世杰道,“你是从哪里打听到林琴和陆瑟开赌局的?校园里好像并没有人在谈论这个啊?”

    “是从陆小佳那里……”

    “哈哈!”杨刃刚说了半句,金世杰便眉飞色舞地指着杨刃,动作夸张咖啡都差点洒出来,“你果然听我的建议去追陆小佳了是吧?怎么样她好不好追?有的你这么快就到手了!陆瑟抢我女人还泡我妹妹,这下也让他尝一尝妹妹被人泡的滋味!”

    杨刃汗颜道:“我之前已经说过我不是萝莉控,我是无意听到陆小佳和她的室友谈话,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你想反击陆瑟也不能全都靠我,不上心一点的话,不但没法图谋林家的家产,搞不好你们金家的家产也被陆瑟给占了去也说不定。”

    金世杰惊道:“怎么讲?”

    “还能怎么讲?青青可是在强烈追求跟陆瑟复合,要是陆瑟跟她复合了未来就是金家的女婿,他可不是省油的灯,到时候你别说是用林总的青铜鼎涮羊肉了,金家的财产有多少能归你都是问题!”

    “这个……这个这个……”

    经杨刃提醒,金世杰开始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哎呀老爸到底是怎么想的?就算害怕青青坑爹,也不应该把她送到这里来坑我啊?不是还有xx书院之类的地方强制改造吗?我可是他儿子!”

    杨刃道:“你可能忘了青青的母亲,也就是你后妈兼小姨,她以前可是小有名气的神婆,金先生很迷信,很多事情都是通过她占卜之后才采取行动的,谁知道这回又占卜出了什么结果呢?”

    金世杰急道:“难道她给我老爸吹**药,让我老爸觉得青青和陆瑟的组合,比我更适合继承金家的产业?”

    杨刃看着金世杰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道:“如果不是要挑战自己用国宝涮火锅的技巧,我真是有点想要选择陆瑟那个阵营呢……林琴和陆瑟的赌局肯定会在学校里掀起波澜,咱们也不能坐视不理,干脆作为第三方势力参与进去,见机行事好了。”

    ※※※

    仇人路窄,焦青青和林琴终于在咖啡厅见面了。

    阿尔法和莫莉在咖啡厅打工的时候,林琴说是要去照顾她们生意,没吃晚饭就过去喝咖啡,焦青青透过玻璃看到林琴的侧影,当即就闯了进去。

    “你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原来躲在这里!”焦青青推开试图阻拦的高三打工学姐,径直走到林琴喝咖啡的角落隔间,用力拍在桌子上。

    林琴端着咖啡杯的手因此微微震荡,但是并没有咖啡洒出来,显示出了大家闺秀的处变不惊。

    阿尔法恰好去了后厨,莫莉远远看着有点害怕,林琴用目光示意不让她过来,免得受伤。

    “我哪里不要脸了?”林琴道,“你这个前女友才已经是过去时了,不要死皮赖脸地来缠着我的陆瑟好吗?”

    “你的陆瑟!?”焦青青的粉色美瞳狠狠瞪着林琴,“我稍微打听了一下,貌似你虽然跟陆瑟有过婚约,但是现在跟他相处得并不好吧!是不是你一直说我坏话,陆瑟才会不理我的?”

    林琴有些无奈地把咖啡杯放到桌上的小托盘中间。

    “你不觉得自己的话互相矛盾吗?如果我和陆瑟关系不好,他又为什么要听我的话?陆瑟不理你是因为自己不好,不要把责任推卸到别人身上。我和陆瑟的关系是很奇怪,但是哪怕他恨我,也是比对你完全不感兴趣要好得多。”

    被林琴戳中痛处,焦青青有点毛了。

    “你……你说什么?别以为你是林家大小姐我就不敢打你!金世杰怕你我可不怕你!”

    焦青青说着胳膊一扫,把咖啡杯撞下桌摔得粉碎,打工学姐要说什么话,焦青青哼道:“不就是个破杯子吗?扣姐的额度好了!敢插嘴我就揍你!”

    打工学姐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没再开口,她听说了焦青青来找陆瑟复合,并且对任何接近陆瑟的女孩都怀有敌意的事。

    ——我这儿还有陆瑟赔给我的苹果手机呢,要是焦青青知道这手机是陆瑟给我买的,我以后的麻烦就大了!

    “还有事吗?”林琴直挺挺地坐在靠椅上,对焦青青的暴力威胁无动于衷。

    焦青青到底是林氏集团二当家金洋的女儿,听说过林琴有时会假死的怪病,知道林琴因此生死看淡,**伤害对她几乎没有威胁力。

    想了想后焦青青松开了捏紧的拳头,凭她偶尔看电视的记忆力,强行把自己转入了“宫斗模式”。

    “对我完全不感兴趣?未必吧?陆瑟把手机的解锁密码设定为跟我分手的日期,如果不是跟我旧情难忘,至少也是记恨我,跟你在一个等级!”

    林琴似笑非笑道:“诶?现在比赛的内容已经不是陆瑟更喜欢谁,而是陆瑟更恨谁了吗?”

    “别装得那么有信心!”焦青青恼恨之余忽然发现了什么,“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可能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但是在我看来——这不就是我在幼儿园时的高贵公主形象吗!你知道陆瑟喜欢这种调调所以刻意模仿我!如果陆瑟对你有一点兴趣的话,那也是因为从你身上看到了从前的我!”

    林琴的眉间首度因为焦青青的话,出现了一丝愠怒的痕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