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1】红酒、咖啡以及触手
    “你只不过是在嫉妒我。”林琴向焦青青抬起头,睁大了始终半眯着的眼睛,深邃黑瞳里隐隐流转着一圈血红。

    “我成为了你的一面镜子,让你想到如果自己不改变形象,现在也许会是什么样。你或许也会想象如果当年没有抛弃陆瑟,现在会不会过得比以前好……但是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人生不会因为‘如果’就重新来过,也不会由于某个人的幼稚胡闹而改变方向。”

    林琴的语气越来越辛辣起来。

    “你之所以会说出‘我在模仿你’这样的话,只能证明你不喜欢现在的自己,迷失了人生的方向,在把心智年龄提升到10岁以上,搞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之前,给本小姐退下吧!”

    “你……”焦青青一把揪住了林琴的衣领,林琴任由校服上的红领结被对方弄乱,并没有丝毫挣扎和退让的意思,仍然用令人发怵的目光盯着焦青青。

    “快把林琴小姐放开!”

    这时阿尔法从后厨冲了出来,在咖啡店打工的她自然是一身女仆装束,但是看她的表情,给她一把冲锋枪端着也毫无违和感。

    打工学姐见势不妙,赶快从她们身边走远,去招呼其他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顾客去了。

    焦青青看见阿尔法一皱眉,“林琴的近卫女仆?你是哪个?”

    阿尔法精于易容,但是何其美校长勒令她在青姿学园里只能使用一张脸来表明身份,违反的话轻则扣额度重则赶出校园,所以她现在使用的是一张刻意和林琴没多少相像的“特工脸”,发型作成干练的短发,颜色是亚麻色略带银灰。

    焦青青以前也参加过林氏集团的新年晚宴,和阿尔法、贝塔、伽马、德尔塔、伊普西龙等“高等数学世代”有一面之缘,但阿尔法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焦青青对她现在这张脸并没有印象。

    “我是阿尔法!你以前就在新年晚宴上朝林琴小姐泼红酒,今天我一定要替小姐出这口气!”

    “哈?我做过吗?”焦青青故意歪着嘴,“估计我只是随便泼的,泼到她身上算她倒霉!”

    阿尔法恼羞成怒,一个手刀劈在焦青青的腕子上,焦青青感到很疼却没有放开林琴,还用另一只手推了阿尔法一把。

    焦青青没受过任何格斗训练,纯粹是在街头巷尾学的小混混打法,按道理说不会是经受过特工训练的阿尔法的对手,可是阿尔法刚刚给孕妇献过血,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阿尔法对吧?”焦青青得了便宜卖乖,“听说林琴把女仆近卫都遣散了只留下你,你怎么这么弱?我早就觉得贝塔、伽马她们全比你强,为什么你的代号反而排在第一位?”

    在小姐面前被羞辱,阿尔法气不过,她看见墙壁上挂着用来捆货的绳索,便急速抓在手里,向焦青青使出了久未施展的瞬间龟甲缚绝技!

    尽管空有其表,跟真正的龟甲缚有区别,但绳索在阿尔法手里旋转飞舞变成了艺术体操彩带一般的存在,待她俯身疾冲而过,焦青青已经被捆得像粽子一般,她惊叫一声向后跌倒,自然也松开了抓住林琴的手。

    “这是什么……什么妖术!?有本事和你青青姐真刀真枪地干啊!用高科技装备算什么英雄好汉!”

    阿尔法的确有一些高科技产品随身,但瞬间龟甲缚还真不是什么现代科技,只是她从养母那里学到的古老招数,现在想起来,恐怕养母平时的训练对象就是养父,夫妻俩的爱好还挺另类的。

    “把我放开!人多势众算什么本事!我干死你们!”

    焦青青翻倒在地,上身不能活动,越挣扎越难受,她用两条腿胡乱踢打,撞得林琴的桌子剧烈震颤,幸好她校服裙下面穿的不是标配的过膝袜,是她自己带来的红裤袜,不然就完全走光了。

    “给我来杯新的咖啡,”林琴若无其事地坐在原处,对战战兢兢走过来帮她整理领结的莫莉说,“要特别烫根本不能入口那种。”

    莫莉奇怪道:“林琴小姐,要那么烫的做什么?”

    “做什么?”林琴满怀恶意地看了在地上打滚的焦青青一眼,“这家伙让我不能安安静静喝咖啡,我要用温度高的东西让她老实一下。”

    言下之意,是要拿热咖啡泼到焦青青腿上,说不定位置还会泼得靠上一点。

    “你……”焦青青意识到这种情况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自己起不来身,急道:“你要报小时候被泼红酒的一箭之仇吗?红酒是冷的咖啡可是烫的!我告诉你……”

    话音未落,焦青青就感到一阵冰凉,她视角受限,看不清林琴到底做了什么,自然以为林琴把某杯冷掉的咖啡泼了下来。

    “好凉!你等着!青青姐此仇不报……”

    这时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焦青青感到湿乎乎的有什么东西在腿上蠕动,一起出现的还有黏腻恶心的重量感。

    “卧槽你们干什么呢!你们竟然用手摸我!住手!我不搞姬!这可是公共场合你们怎么可以……”

    焦青青脸上出现了不受控制的红晕,她使尽全力从地上抬起头,却发现有一条金黄色的湿漉漉触手从裙下伸了出来。

    “啊,忘了给你介绍。”林琴从莫莉手里接过一杯新咖啡,边喝边说,“这是章鱼保罗三世,自从逃出帝王大厦之后就在青姿学园里神出鬼没,属于动物界的变态绅士,爱好是女孩子的大腿……”

    “拿走!快把它拿走!”焦青青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冬山市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莫莉见焦青青遭受触手折磨,有些于心不忍,林琴道:“不用管她,你救了她她也不会感谢你,还会继续找我大家麻烦。她的病症主因大概是欲求不满,章鱼满足了她她就不会去缠着陆瑟了。”

    林琴的语气显然是要置之不理,章鱼的抚摸让焦青青触体生寒,她试图用力把章鱼夹死但章鱼是软体动物,被刺激后触手更加乱动起来。

    “不……不要!”焦青青终于服软道,“只要你们放我走,我保证今天不再找你麻烦了!你们这么对我,被校长知道也会责罚你们的!”

    一向以不良学生大姐头自居的焦青青,不堪折磨之下只能拿出校长当盾牌。

    咖啡厅里有些人站起来看热闹了,其中也有几个校外的顾客,焦青青现在的模样被看见的话,的确对学校影响不好。

    “阿尔法,把她的绳索解开,至于章鱼让她自己想办法吧,带回寝室当宠物或者冲进下水道都随她便。”

    阿尔法从柜台拿了一把餐刀割开绳子,焦青青又羞又气,揪了两下腿间的章鱼没揪下来,只好半走半跳去了洗手间,最后撕破了裤袜才解除危机。

    “你……你们等着!我绝对会找到你们的弱点各个击破!诶?章鱼呢?”

    因为在咖啡厅里主动挑衅并且破坏公物,焦青青又被扣了200额度,现在她只剩下400额度,照这个速度扣下去,本周很快就要扣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