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2】第二次丢罐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就是12月1日星期五,陆瑟用扫地机器人上网时,得知了一些美国黑客遭遇“萝莉恐怖袭击”的事。

    “虽说我老爸有能力做这种事,但是其中用到了萝莉露点照片做诱饵……被老妈知道了就会不得了。”

    陆瑟打电话询问老爸的时候,陆子东回答:“我如果用这种下三滥的攻击手段,你让小佳怎么看她爸爸?我可不想被女儿指着鼻子说我是恋童癖!”

    考虑到上次爱丽丝妈妈的照片被泄露,这倒很像是变种终极报复程序擅自做出的行动,这个程序现在不光是为了报复林氏集团,似乎还在网上守护陆子东和陆瑟的身份秘密。

    “哈,这下子不单是终极报复程序的触发条件,连它的目的都扑朔迷离了,下一步它还要干什么?自动帮我偷比特币?”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要停止“报复”林氏集团一段时间,终极报复程序就会出手造成更大的灾难,如果被林光政的女儿们冒犯又没有及时反击,终极报复程序也可能会擅自行事。

    何谓“更大的灾难”?

    就在昨天,林氏集团走狗何希范昏迷不醒的病房里,一个实习大夫忽然冲进来狠狠掐住何希范的脖子,险些直接要他的命。经过一番急救后,何希范脱离危险并且意外醒来,但是他因为缺氧导致精神出了问题,被送进精神科长期观察。

    实习大夫的身份没有对外公布,甚至陆瑟也没有查到他的信息,一个令人脊背发凉的猜想是:因为何希范害陆瑟滚下山崖,终极报复程序不能原谅他,就在网上买凶杀人,事后还隐去了杀手的个人信息。

    失控的终极报复程序很让人棘手,但是陆瑟隐隐感到了它对自己的保护,如果自己的哥哥“陆浩”能活下来的话,或许也会这么保护自己的弟弟吧?

    和林琴约定赌局,准备支持各自的社团时,陆瑟不禁回忆起在南极时被小伙伴们孤立的情景。

    “那时也暗暗过希望能和大家一起玩。在学校创建、组织社团就会有自己的小伙伴,也会交上更多朋友……”

    朋友?

    这个词让陆瑟感到奇怪,十二级智能生物应该不需求朋友这种东西,“朋友”的互利机制极端脆弱,也不够符合科学逻辑。

    “人在世界上最终还是会变得孤独一人。我不需要更多的朋友,我只需要达成目的,让自己高兴就好了!”

    这样想着,陆瑟随手一抛,将手中的空饮料罐投进了垃圾桶里,只要把饮料罐想象成雪球,把垃圾桶入口想象成南极小伙伴的脸,这样做很轻松。

    然而好死不死地,这次投球表演又被戴红箍的千叶理香给看见了。

    “陆瑟!我已经说过这样会把饮料残液溅出来吧?你在这张扣20额度的罚单上签名,不然就跟我去见教导主任!”

    陆瑟抬起头,看见风纪委员的单马尾在风中摇曳,她手中拿了罚单本和笔,表情很有执法人员的严肃感。

    “何必追着我不放?”陆瑟苦笑道,“上次我丢罐子的时候你来管,结果发现了自己生身父亲的真相,你难道没有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再见到我丢罐子就要远远走开吗?”

    “这个是这个,那个是那个!”理香高声道,仿佛故意拔高声音来掩盖自己的信心不足,“不管我的血统是怎么样的,现在你违反了损坏公物的校规,我作为风纪委员就有资格来约束你!快来签字!”

    理香一边说,一边把罚单本朝陆瑟递过去,动作激烈引得胸前的红领结都在颤动。

    陆瑟没有接罚单本,皱起眉头道:“虽然你的确是受纪检部承认的风纪委员,但是一直监视我属于公报私仇吧?今天已经是周五,我个人额度还剩下好多,被你罚走20额度也造不成什么困扰……不如你睁一眼闭一眼吧。”

    “不行!”理香对陆瑟怒目而视,“你这已经是第二次损坏公物了,不给你惩罚你就会一直这么做下去!不配合处罚是不是?那我现在就给教导主任打电话!”

    理香说着把罚单本夹在腋下,取出手机开始按键,非智能机发出令人烦躁的“滴滴”声。

    陆瑟感到心情不太爽,理香如果不是林光政的女儿还好说,现在如果因为林光政的女儿变得心情不爽,终极报复程序就可能会私自行动,如果它买凶去杀理香,就有点小题大做了。

    “其实我觉得你的身世很可怜,故作坚强的外表下,一定有一颗需要安慰的灵魂吧?”

    陆瑟说着用身体向理香贴了过去,理香没有防备,很快就被逼到体育馆外墙上,形成“壁咚”的态势。

    “你、你做什么?我要打电话了!”理香把手机放到耳边,却被陆瑟单手按了下去。

    “以前金世杰宣称要追求你的时候,我之所以会成为他的情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觉得你性格单纯,容易上当受骗,你妈妈已经被林光政骗过一次了,再让你也受骗就太可怜了……”

    陆瑟的语调极尽温柔之能事,他的身高和不穿高跟鞋时的林琴相仿,比理香要高半头,临近中午的阳光照在他背后,理香则完全被笼罩在他的影子里。

    “我、我和我妈妈用不着你来可怜!”虽然这么喊出来,但理香被触到了心中痛处,脸上微现悲戚之色。

    理香的鬓角比别人略长一些,颇有古风,眼前的画面好似古代的大家闺秀在黯然神伤。

    几句话就让风纪委员抑郁起来,陆瑟虽然稍有于心不忍,但是让理香不爽好过让自己不爽,否则天知道终极报复程序要怎么报复理香。

    ——看来母亲和自己的命运是她的“心魔”啊,不要怪我,我欺负你也是为你好。

    “啊!又是陆瑟你哲个坏蛋!放开我师傅的外孙女!”

    法国小厨哥维克多突然从校园超市窜了出来,怒发冲冠几乎顶掉脑袋上的厨师帽,他迈开大步就要过来帮理香解围。

    恰在此时,焦青青从另一个方向发现了陆瑟,她生怕陆瑟走掉地跑过来,一开始没看清陆瑟壁咚的是谁,直接开口道:

    “陆瑟,我的额度全被扣光了没钱吃饭,你中午请我吃饭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