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4】有教尺的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乱传闲话,焦青青不在乎被人说成是“抢男人”,理香可不行。

    理香知道力量不如对方,长久僵持下去对自己不利,于是腰部向左侧转动,卸掉焦青青的压力,并且将她整个身子都带偏了。

    “我去你还有两下子!”焦青青重心偏移险些摔倒,蹬蹬蹬向前踏出两步犹未止住势头,教尺也被理香趁势夺走,两人电光火石之间交换了位置。

    教尺长120厘米,跟理香用惯的竹刀一样是三尺八寸,将这样一把武器握在手里,如竹刀一般举高,理香感到了一股令人安心的重量感。

    “理香酱你好厉害!加油!不要输给彩虹小马!”

    玲玲唯恐天下不乱又开始大喊。

    理香反倒有些犹豫,她作为剑道选手当然不愿意输,但是如果别人误会自己是在抢男人,那么赢了会不会更加麻烦?

    转瞬之间持有武器的人变成理香,焦青青很是懊恼,不过她的懊恼也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她发现维克多仍然撅着屁股,以头抢地动弹不得,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兵法有云:攻敌之必救!死章鱼嘴给我去死!!”

    焦青青突然向维克多跑去,看她的架势,竟然像是要用踢足球的方式踢维克多的脑袋。

    理香大惊,为了救下她外公的徒弟,只好临时变招,伸出教尺挡在了焦青青的腹部,焦青青本来冲得高兴,结果小肚子感受到了教尺的压力,身形稍微迟滞,脚尖只擦中了维克多的发梢。

    维克多发现自己扑街在这里还不安全,赶忙咬牙爬起来一瘸一拐地逃走了,拎走还不忘捡起地上的厨师帽。

    达到目的后理香收回了教尺,焦青青却摸着有点压痛的肚子,对陆瑟说:“这女人要把我打到不孕,你看她多歹毒!”

    陆瑟道:“你这是恶人先告状了,你还有10秒钟的时间离开,不然结果会很糟糕。”

    焦青青向嘴里丢了块泡泡糖,一边嚼一边道:“别想吓唬我,反正我的额度都被扣光了,我今天不打她一顿出不了气!”

    “都给我住手!!”

    这时教导主任黄柏发带着身后的王朝、马汉横空出世,他拍了拍手上的教尺,喝道:“打架斗殴严重违反校规,谁先动手的?”

    刚才躲在人群当中的纪检部呆板女生被王朝提醒,这才慢吞吞地报告说:“是彩虹小马抢走了我的教尺,用来打千叶理香的,理香只是在自卫。”

    焦青青气道:“谁是彩虹小马啊!你们再给我取外号我打死你们!”

    呆板女生和玲玲都往教导主任身后躲,黄柏发扯起公鸭嗓叫道:“也就是说焦青青你承认是自己先动手的咯?看来你每天不犯点校规就浑身难受啊……再扣你200额度,外加写字的检查!”

    焦青青摊手露出一个很贱的笑容:“哈哈,我本周的额度已经扣光了,难道还能被扣成负数不成?”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围观的学生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焦青青感觉苗头不对,疑道:“怎么额度真能扣成负数?”

    理香将教尺夹到腋下,一边防备着焦青青突然进攻,一边弯腰捡起了之前丢在地上的罚单本。

    罚单本身是一张简单的表格,理香特别喜欢填表和让别人填表,即使是刚才战斗时,她也留了一份“残心”避免自己把罚单本踩坏。

    “焦青青同学,你现在可以在罚单上签名了吧?”理香将罚单本和碳素笔递了过去,“一共是220额度,如果本周额度被扣成负数的话,下周刚开始就会被扣减相应额度。”

    “啊?那我下周的额度是多少?”这么简单的一道数学题,焦青青却眼巴巴地望向陆瑟,希望他帮忙计算。

    陆瑟面无表情道:“还剩780额度,你只要保持现在的努力势头,很快就可以体会到身无分文的滋味了。”

    “焦青青你签完字以后跟我来校长室!”黄柏发命令道,“你本周的表现实在是太不像话了,给我去向何校长当面道歉!”

    黄柏发干瘦干瘦的像旧社会的账房先生,看上去没有多少战斗力,但是何其美校长曾经警告过焦青青,如果做得太过分就要被开除,焦青青想继续跟陆瑟留在一所学校里,也得给校领导们留些面子。

    “我知道了。”焦青青垂头丧气地理香的罚单本上签了字,理香看到有人填表很是雀跃,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焦青青的青绿色头发却仿佛马鬃一般耷拉下来。

    焦青青忽然又想到了什么,问教导主任:“是不是我当面向校长道歉,检讨书就不用写了?”

    “那就要看何校长的意思了。”黄柏发一挥手,让王朝、马汉在前面引路顺便监视焦青青,理香将罚单上交给黄柏发,同时问道:

    “黄主任,这把跟您一模一样的教尺,为什么还有其他纪检部学生佩戴着?我也可以申请一把吗?”

    黄柏发见理香的全部视线都集中在教尺上,相当不舍得还出去的样子,这才恍然大悟理香并不是暗恋自己,倒不如说是暗恋自己手中的教尺。

    ——原来我妈妈说我难看是真的!虽然女学生不喜欢我可以免于犯错误,但是为什么还有点小失望?

    清了清嗓子顺便整顿思绪,黄柏发道:“咱们学校里有女生擅自改短裙子,其他纪检部女生拿着教尺,是为了测量裙子长短判断裙子有没有被改过,你如果愿意加入这个行列的话,给你配发一把教尺也是可以的。”

    “真……真的吗?太感谢了!”

    理香兴奋不已,朝黄柏发来了一个90度的深鞠躬,呆板女生道:“这教尺比我想象中重,你喜欢就拿走吧,以后我去领一个皮尺。”

    见骚乱平息没什么新热闹可看,学生们纷纷散开,不过也有人窃窃私语道:“所以这次抢男人算是理香赢了吗?”

    得到教尺的理香没有去注意大家的闲话,她从入学开始就一直希望能有一把教尺护身,这不但可以充当竹刀的代替品,教尺上的均匀刻度线跟表格也有异曲同工之妙,看上去很令人愉悦。

    ——以后我就是有教尺的人了,除了地震、火灾,还有蟑螂以外,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