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7】狩猎陈列室
    ,精彩小说免费!

    冬妮海依用眼神征得陆瑟同意后,蹲下身子跟金毛狗凯瑞玩得不亦乐乎,墨镜都快从鼻子上掉下来了。

    凯瑞的主人——陈先生则喜上眉梢,一改方才对销售人员怀有戒心的样子,还把狗零食分给陆瑟、冬妮海依,让他们逗狗玩。

    陆瑟不由思索:难道狗喜欢冬妮海依才是决胜要素,我指出赵肥肠不专业的地方只算是辅助原因吗?

    “算了,反正赢的是我们,林立装修是林氏集团的下属公司,能成功抢到他们的生意,我的心情大概也跟逗狗玩的冬妮海依差不多了。”

    “凯瑞,凯瑞!跳起来吃!”

    冬妮海依单手将狗零食举在高处,金毛狗一跃起身准确叼住,她笑得阳光灿烂,也不怕被狗牙咬到。

    陆瑟却略有担心:冬妮海依戴墨镜不说话还挺像个专业的女保镖,开始说话就显得声音过于年轻,再这样下去两人的学生身份就要露陷。

    “陈先生,有件事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陆瑟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道,“您的别墅内部虽然并未精装修,却也不是毛坯房,里面有装过通风管道的痕迹——难道之前的装修因故暂停了吗?”

    陈先生一拍大腿道:“是啊!之前朋友介绍给我一个装修队,没想到包工头居然受贿用了劣质材料,气得我跟他们解除了合同,以后我再也不用没公司背景的人了!”

    陆瑟心道:包兴他爸的龙图公司也是个皮包公司,不过他们属于找私活的专业人员,技术水平还是过得去的。

    “原来如此,”陆瑟点头,“那么陈先生再没有别的问题的话,我们也不在这里多打扰了,稍后我们派测量人员来现场量房,让工程师做初步设计,怎么样?”

    “急着走干什么!”陈先生大手一拍陆瑟的肩膀,“我家凯瑞好不容易找到这么对脾气的人,就让你的女保镖跟它多玩一会吧!我让管家给你们沏杯咖啡,你们至少喝完了再走!”

    陈先生盛情难却,陆瑟被让到了一间装修度还成的收藏室里坐着,旁边茶几上摆了两份咖啡和小点心,冬妮海依闲不住,仰头喝光自己的咖啡,就跑到别墅门口去跟金毛狗玩了,只剩下陆瑟一个人在屋里慢品慢尝。

    “陈先生应该是真心喜欢狗,并不是对冬妮海依有想法才留我们的吧……我悄悄把点心蘸了咖啡喂给凯瑞喝,如果里面有麻药,凯瑞现在应该已经倒下了。”

    多疑的陆瑟仰倒在收藏室的小沙发上,冷静观察和分析这里的环境。

    “不进来的话,还真猜不到这里有几乎装修好了的一个收藏室……西式装修,墙壁上都是鹿、熊的兽首模型,明显就是一个狩猎陈列室,只不过陈先生说他从小就向往打猎,真到了有条件玩打猎了,又担心误伤自己的猎狗,所以才做了这么多假模型……”

    冬妮海依逗狗的欢笑声隐隐从外面传来,陆瑟松懈了一些,感觉自己怀疑陈先生可能是多虑了,赵肥肠是色狼,不代表所有人都是色狼。

    忽然有奇怪的“嚓嚓”声从墙壁里传来,陆瑟一惊,立即想到别墅在上次装修中曾经装过通风管道,这种动静不像是老鼠发出来的,倒像是有什么大动物在通风管道里面缓慢行进。

    “这别墅几乎是空的,如果是小偷的话也太不开眼了……走通风管道这种特工作风,怎么想都是阿尔法的嫌疑最大,她要钻进来做什么?要把我好不容易谈成的生意搞黄吗?”

    “嚓嚓”声越来越近,陆瑟望见收藏室距地面90厘米的墙壁上有一个未封口的通风管道,估计阿尔法可能要从那里面钻出来了。

    “这里不是学校,阿尔法可能随身携带武器,让她钻出来我可不是对手,必须先下手为强!”

    这样一想,陆瑟大脑飞速运转,目测了固定鹿首模型的环形底座尺寸后,他掏出藏在鞋底暗槽里的微型扳手,用扳手将模型和底座迅速拆下,然后将底座边框塞进了通风管道的出口,不多不少恰好卡住。

    阿尔法正好也到了附近,她听见外面有响动,怀疑是陆瑟已经发现,便加了把劲使劲往外钻,结果头钻了出来,肩膀却被底座边框牢牢限制,等到她意识到情况不妙,已经是进退不得了。

    “哈哈哈哈,”陆瑟笑道,“你还真是个没耐心的失职特工,说要报复我,就迫不及待地马上来了啊!怎么样,你的头现在被固定在边框中动弹不得,就像是狩猎战利品动物标本一样,心情如何呢?”

    阿尔法现在已经不做女秘书打扮,她身体困在通风管道里看不出穿的什么衣服,露在外边的首级倒是清秀干练,只不过因为中了陆瑟的陷阱而恼火异常。

    “你……你怎么……”

    陆瑟退到正好无法被阿尔法牙齿咬到的位置,从茶几上拿起半杯咖啡,慢吞吞喝了一口,讽刺道:“林琴为了跟我竞争,连赵肥肠这种地铁色狼都要施以援手,她‘保护所有妹妹’的那种志气到哪里去了?”

    阿尔法虽然被困,却没忘了为林琴辩护。

    “林琴小姐才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赵肥肠的色狼劣迹小姐早就知道,因为林立装修是下属公司才不便插手,现在专程给他送装修图纸他都输给了你,终于可以抓住他业务不熟练的把柄,让林立装修把他解雇了!你自己也是个卑鄙小人,有什么资格假充正义人士!?”

    “哈?还真是肉烂嘴不烂,你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吧?”

    阿尔法用力挣了几下,但是肩膀被动物标本边框卡得死死的,出不来也退不回去,她恨得咬紧了嘴唇。

    陆瑟放下咖啡杯,阴恻恻道:“你也是林光政的女儿,我有某些原因不能让林光政的女儿惹我不高兴。何况我刚刚说过,你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后悔的肯定是你……结果你不听劝告,那我就必须给你一点教训了!”

    “要报警随你的便,”阿尔法道,“顶多判我一个私入民宅……还是说你要打我?”

    陆瑟看了看阿尔法卡在墙外的头,笑道:“你还真是嘴硬啊,你现在这种情况,我对你做什么你都没法反抗……你难道没想过要求饶?”

    “士可杀不可辱!”阿尔法怒道,“我绝对不会向你求饶的!”

    “你知道吗,我不太容易相信别人。”陆瑟忽然换了个话题,“所以来业主家之前,我为了防止业主是变态、连环杀手,精神病人,随身携带了不少小物件用来防身,其中就包括注射型肌肉松弛剂。你姑且算是间谍,应该知道肌肉松弛剂是什么吧?”

    阿尔法脸色瞬间发白,陆瑟则做了一个解开裤腰带的威胁动作。

    “不求饶的话,我这种卑鄙小人可什么都做得出来,有了肌肉松弛剂,你想咬我都做不到,只能逆来顺受……你作为间谍从我这儿窃取的只会有生物dna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