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8】喂狗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的解裤带威胁有一半是装腔作势,如果能因此让林琴的近卫女仆做出畏缩恐惧的表情,那也是值回票价的。

    然而阿尔法的倔强出乎意料,她断然拒绝道:“我绝对不会向你求饶!你想对我做什么?你好好看这是谁的脸!”

    陆瑟一愣,收藏室里没有窗户(所以才需要通风管道),照明一般,阿尔法易容后的脸庞一直遮蔽在淡影里,虽然能看出来是比较清秀的短发造型,却看不出到底是冒用了谁的身份。

    “难道……”陆瑟升起不祥的预感,他眯起眼睛仔细一看,顿时有一百万头草泥马从心中奔驰而过。

    “原来你易容成我的样子了吗!你是打算悄悄潜入进来,冒充成我把生意搞吹吗?还真是好主意啊!具体是打算踢业主陈先生,还是打算踢陈先生的狗哇!”

    和海上花号的扮相几乎一样,阿尔法模仿了陆瑟的面容和黑西服装束,只不过她的皮肤更白,中性意味更浓,卡在通风管道里的腰肢也更细。

    阿尔法毕竟受过特工训练,她见陆瑟犹豫起来,便自顾自地从袖口掏出小锉刀,一点一点地开始把卡住自己的木质边框锯松。

    “对象是女版的自己……还真是有些心理压力呢……”陆瑟皱眉道,“然而你屡次三番地招惹我,是不是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阿尔法觉得陆瑟是在转移自己注意力,她不愿意上当,继续用小锉刀锯得起劲,直到陆瑟说出下一句话。

    “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的你,其实长相酷似林琴,林琴说过她不喜欢跟自己长得一样的双胞胎妹妹,所以你非常害怕林琴会像疏远林怜一样疏远你!你这个明明是林琴的妹妹,却更在意忠犬女仆位置的家伙,不怕我去告密了吗!”

    阿尔法抿了抿嘴唇,好似是在下定决心,陆瑟挺不习惯看到这张酷肖自己的脸做出苦闷的表情。

    “林琴小姐她……大概是已经知道了……很少有事情能够瞒过林琴小姐的。即使知道我和林怜小姐一样跟她相像,林琴小姐也依然肯吩咐我做事,所以我会用更高的忠诚来回报小姐的信任!”

    “你还真是个……无可救药的林琴脑残粉啊!”陆瑟叹道,“怪不得最近你的攻击像犯了狂犬病一样,原来拴狗的链子断了,没有限制了。”

    说到这里,陆瑟的语调带了三分火气。

    “我刚才说过,别人惹我生气我可能还不在乎,但林光政的女儿决不能让我生气。你张口闭口把林琴当成正义典范、宇宙公理,我就偏偏要让林琴狠狠地丢面子!”

    言毕,陆瑟伸出右手向阿尔法的衣领里探去,阿尔法一惊,下意识地想用下巴夹住对方的手。

    然而陆瑟在此时启动了爆音手表的超声波功能,阿尔法立即感到一阵恶心,视觉也因此模糊起来。

    “你……你把肌肉松弛剂藏在哪里……”

    陆瑟骗阿尔法说自己带了肌肉松弛剂,只是为了掩盖爆音手表的情报,虽然他的确有可以放入鞋底暗格的肌肉松弛剂,但是今天却没有带。

    “如何?还有力气动弹吗?”

    陆瑟突然做出一个袭击阿尔法眼睛的假动作,阿尔法目光呆滞没有闪躲的迹象,这让陆瑟明白超声波攻击已经奏效。

    “让爱丽丝冷静下来的档位,和让你反抗不能的档位可是有区别的呢……你曾经有过求饶的机会,但是现在已经没有了!”

    说完,陆瑟观察几秒找到破绽后,快速从阿尔法脸上撕下一张人皮面具,用力甩在地上。

    “记得你随身携带两种易容面膜,其中一种要浸水使用,成型慢但妆容结实持久;另外一种无水使用,成型快但可以被扯下……你临时起意假扮成我,果然用了第二种面膜,这样你的真面目就暴露在我面前了。”

    由于受到超声波攻击而精神恍惚,阿尔法对陆瑟的行为和言语并没有特别的反应,易容面膜被扯下后,如陆瑟所料,一个“短发版林琴”出现在眼前。

    若是在平时,眼睛上方的两条细眉要挑得更高,更具挑衅性,但此时此刻她精神恍惚,以至于小口喘着气,眼神迷离,某种程度上比林怜还要更像林琴——刚从恶梦中醒来的那种。

    陆瑟偷偷拿邻居家的猫做过实验,被超声波攻击后,猫仍然能咬断伸到它嘴里的火腿肠,陆瑟不打算步火腿肠的后尘,所以要找替代品。

    正好陈先生准备的茶点包括牛舌饼,陆瑟从茶几上拿了这长条状的东西后,不由分说就塞进了阿尔法的嘴里!

    “给我吃下去!冬妮海依在外面喂金毛狗,我也要在屋里喂阿尔法狗!”

    “唔唔……”

    口腔被异物侵入,阿尔法感到不适的同时,从恍惚中恢复了些许神智,随即看到陆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对着自己录制视频。

    “吃啊!什么笨狗连东西都不会吃……不吃的话我要继续往里塞了!”

    陆瑟以恶趣味的手法用牛舌饼在阿尔法嘴里乱搅,白色的点心渣溅到了后者的嘴唇上、脸上,由于阿尔法非常像是短发版的林琴,陆瑟有了一种直接报复林琴的快感。

    “你……呕呕……咳咳!”

    阿尔法想要用力咬陆瑟的手指,但是陆瑟很好地掌握了距离,阿尔法无论怎么努力都只能咬到牛舌饼,反而被点心渣呛到咳嗽起来。

    “表情不错,”陆瑟另一只手继续保持录制的状态,“稍后我把视频处理一下,给牛舌饼打很厚的码,然后把视频寄给林琴,一定会让她很生气吧?说视频的主人公是林琴也会有人信的!”

    “变态!你……你敢!!”

    无奈吃下了整个牛舌饼,生涩吞入喉咙的阿尔法,带着嘴边的残渣向陆瑟怒吼。

    她因为自己的真实面目被陆瑟看到,又被拍下了可能会让林琴不高兴的视频,神情中带上了悲愤之色,只是为了在陆瑟面前硬充好汉才没有直接落泪。

    “我怎么不敢?”陆瑟耸了耸肩,“不求饶的话,我还要再喂一个,反正牛舌饼还有好多呢。”

    一边回身去取牛舌饼,陆瑟一边提醒道:“这别墅里还有其他人,你再不求饶,你这张很像林琴的脸也会被别人看见——实话说你现在的姿态可相当丢人啊!”

    陆瑟语调轻松,被卡在通风管道里的阿尔法却全身一震,她擅自追加行动导致被录下视频,已经给林琴小姐丢了很大的脸,如果在被更多人看见这副惨样……

    眼见陆瑟拿了整整一盘牛舌饼又回来了,阿尔法判断利弊后咬了咬牙,恼恨道:“我……我知道了!放过我吧,这次我知道错了!”

    短发版林琴开口道歉,陆瑟很是得意,然而他却并不甘休,反问道:“道歉的时候要露出胸部不是常识吗?你这样诚意不够啊!”

    阿尔法气道:“我……我都被卡住了……而且你那是什么歪理邪说!”

    “也对,”陆瑟点头道,“你被卡住了有些动作是做不出来……那么用更诚挚的语言向我道歉吧!好好回想你做过的每一件对不起我的事,然后对每一件事道歉,那样我就放你走,也不会把这段视频寄给林琴。”

    陆瑟说着停止了视频的录制,这让阿尔法稍微感到松了口气。

    “还没到你松口气的时候。”陆瑟催促道,“马上道歉,要不然我继续喂你牛舌饼,继续录视频!”

    别墅外的狗叫声掩盖了这里的对话,阿尔法想到冬妮海依和陈先生等人都可能会进来,知道时间不多了。自己丢脸还不要紧,继续让林琴小姐丢脸就太失职了。

    “我、我明白了。”阿尔法眼神一暗,低声说道,“我不应该假扮安芷追打你,还差点把你妹妹推进人工湖……”

    “就只有这两件吗?”陆瑟道,“把我储物柜里的运动服换成锦斓袈裟,假扮成班主任南宫老师意图不轨呢?”

    阿尔法背书一样道:“我不应该把你的运动服换成锦斓袈裟,也不应该假扮成南宫老师。”

    “你是复读机啊!”陆瑟哼道,“看来不让你复读一些更刺激的内容是不行了……我以前威胁过要让你受孕,哪怕只是玩笑话也是算我说过的——你为什么不配合?”

    阿尔法犹豫了一下,思前想后终于皱眉道:“我……我不应该不配合。”

    “把受孕两个字加上!”陆瑟叱道,“说你要为了不配合受孕而诚挚道歉!还有你要承认自己是低贱的阿尔法狗,能被陆瑟先生看中非常荣幸,以后要给尽心尽力给陆瑟先生生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