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9】追加项目
    ,精彩小说免费!

    “boss,你在屋里干嘛呢?”

    正当陆瑟逼迫阿尔法为了不配合受孕而诚挚道歉的时候,冬妮海依将收藏室房门推开一线,露出半张脸来。

    “你知道吗,我遇上玲玲了,挺巧的,她正好是业主陈先生的侄女……”

    话还没说完,冬妮海依的迷妹玲玲率先从门缝里挤了进来,被称作317寝室话痨的她,在叔叔的别墅里毫不拘束。

    “我远远就听见冬妮姐逗狗的声音了,没想到你们居然来做生意!当然了看在冬妮姐的面子上没有戳破你们是我的同学……哇靠我叔叔终于杀人了!!!”

    玲玲一进来就看见了阿尔法卡在墙壁上的脑袋,室内光线不强,阿尔法又是被标本边框卡住,这让她看上去跟其他动物标本也差不了多少。

    陆瑟很想说你叔叔连动物标本都是假的,如论如何也不会鬼畜到砍一颗真人脑袋挂在这里,不过此时此刻他也没空去担心别人。

    ——幸好我刚才没有解裤腰带!我现在充其量只是强迫给阿尔法喂食,现在就指责她是笨蛋小偷自己把自己卡住好了!

    ——不过她的脸太像短发版林琴了,恐怕光线一亮大家都会知道她的真正身份,要怎么办才能获益最大呢?

    然而连5秒钟都没有留下给陆瑟考虑,阿尔法因为有其他人进来,不想挂着跟林琴很像的脸丢丑,竟然激发了身体潜能,强压下超声波带给她的恶心感,快速用先前的小矬子锯断标本边框,本人从通风管道疾速逃脱。

    速度之快,几乎可以和小佳看到甜点摆在餐桌上相提并论,裂开的标本边框掉在地上发出“啪嚓”一声,冬妮海依这时才跟在玲玲后面走了进来,她没来得及看到阿尔法缩回脑袋的那一瞬。

    “刚才……刚才那是什么!?”玲玲仍然没有晃过神来,她看了看陆瑟又看了看冬妮海依,想要别人给她答案。

    “哈?什么也没有啊,你看错了吧?”陆瑟双手一摊,来了个不予承认。

    “怎么会什么也没有!我明明看见一个女人的头挂在墙上!你看碎掉的标本边框不是还躺在这儿吗!”

    陆瑟噗嗤一笑,道:“女人的头?这里可是标本陈列室,难道你叔叔陈先生还曾经勇斗美杜莎,把她的头砍下来挂在墙上不成?直视美杜莎的脸可是要被变成石头的啊,我怎么没事?”

    冬妮海依进来以后确实看见了碎裂边框,至于女人的头挂在墙上这样的事,她不怎么相信。

    “玲玲你是不是看错了?这屋里光线是有点暗……哎呀凯瑞你别咬我裤腿!”

    金毛狗凯瑞腻着冬妮海依不放,女保镖的笔挺西服裤上沾了不少狗毛,不过冬妮海依还挺享受的。

    “我对天发誓看见一个女人把头缩回墙里了!是从通风口进来的吗?”

    玲玲想要扒住通风口往里面看,但是又害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钻出来,犹犹豫豫的。

    “我没看见,”陆瑟摇头,“你的冬妮姐也没看见,玲玲你最近别是遇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凯瑞倒是冲着通风管道“汪汪”叫个不停,陆瑟撇下疑神疑鬼的玲玲,去院子里找到了胖胖的看上去心情不错的业主。

    “陈先生,您是玲玲的叔叔我们还真是刚刚知道,既然如此我们更要给您好好装修别墅了……不过刚才似乎有贼顺着通风管道想要进入,我自作主张拆了一个标本边框,虽然成功阻止了盗贼进入,但是也掉在地上摔坏了。请放心,这部分我们会按价赔偿的。”

    “诶?我这个没装修完的别墅也有贼来?”陈先生吃了一惊。

    “我侄女也提起过冬山市的内衣大盗重出江湖,万一有人想从我这儿偷钱以外的东西——比如说狗——都是有可能的!刚才真是贼吗?”

    “**不离十。”陆瑟道,“玲玲看见了对方逃走的样子,但是我没承认是贼,怕小女生担心。”

    陈先生托着下巴想了想,说:“如果玲玲也看到了多半是真有贼了……你们龙图公司的智能安保系统怎么样?有成功案例吗?跟我好好谈谈!”

    就这样,阿尔法潜入别墅不但没有搞黄陆瑟的生意,还简介促成了安保系统追加,成单金额更大了。更别说陆瑟还录下了强迫喂牛舌饼的视频,这种视频只要稍微打个码,就能当做林琴被xxoo的视频网上传播,有了这种把柄,阿尔法应该会老实一段时间了。

    玲玲比较怕鬼,冬妮海依为了安抚她,发现了遗弃在墙角的人脸面具后马上拿给她看。

    “玲玲你看,这是化装成别人用的,我以前见过,估计你看见的根本不是鬼,大概是小偷或者间谍……”

    “啊啊啊惨白色的好吓人!冬妮姐你快把它拿开啊!!”

    ※※※

    陈先生虽然是玲玲的叔叔,但陆瑟和林琴在赌约当中,讲明了“只能赚学生、教职员工和学生家长的钱”,这里的“家长”涵义接近“监护人”,所以这次的收入不能当成赚了玲玲家长的钱而入账,倒是可以放在其他户头上以备他用。

    包兴老爸的龙图公司能够接到这个包含恒温恒湿、家庭净水、智能安防的大订单,陆瑟起了很大的作用,然而在分成方面陆瑟只要了5%的超低比例,让龙图公司把更多资源放在装修质量和工人工资方面。

    “在装修领域,尤其是高档装修领域,口碑比什么都重要,陈先生这一单好好做,以后通过陈先生就能获取更多的订单。另外跟咱们竞争失利的林立装修一定也会盯着咱们的,咱们的一点点失误就会被他们无限放大,不要给他们机会!”

    “道理我都懂,”包兴皱着眉头道,“可是你不是说好了采用分红制,每做成一单就给大家分红吗?”

    “没错啊,”陆瑟点头,“昨天陈先生已经付了70%合同金,分到咱们手里有12万左右,扣除运营成本后,我已经给冬妮海依和安芷各发了小两万的红包,她们俩还在发愁这笔钱该怎么花呢!”

    “我、我我我我呢!”包兴一叠声问道,“她们俩领到分红为什么我两手空空的?难不成陆瑟你的公司只给女的发钱,男的干白工吗!”

    “怎么可能!”陆瑟笑道,“你的那一份分红,我可是有好好地交给你父亲呢。你自控力差,如果有什么合理消费的话,只要朝你父亲要,他应该会给你吧……”

    “给我个屁!以前的压岁钱都没给过我!”包兴满脸悲愤(然而太黑不是很能看出来),“你明明就是不希望我手里有钱!我给小佳买礼物算不合理消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