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6】干死彩虹小马
    ,精彩小说免费!

    理香的竹刀从正中间断掉,场面一下子变得十分尴尬。

    “怎么搞的?打斗有那么激烈吗?平常练习时也容易出这种事?”

    “本来还想入社试试的,可是竹刀经常断掉的话,岂不是很危险?”

    围观学生们纷纷议论起来,偶尔也夹杂着“学生毕竟不是成年人的对手”这样的言论。

    “哎呀,我就说剑道社这东西不应该过审批嘛!”教导主任黄柏发在何校长耳边说,“学生们不务正业拿着竹刀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

    何校长不置可否,只是摘下了戴金链子的金丝眼镜,用随身携带的眼镜布反复擦拭。

    竹刀(或者跟竹刀长度类似的教尺)能给予理香信心,说实在的她当众表演还是有点紧张的,现在竹刀意外断掉,让她进退失据,调整了足有90秒才抱歉道:

    “武教练不好意思,我的竹刀出了点问题,可以等我下场去换一把新的回来吗?”

    “当然可以,”武教练摆了摆没拿竹刀的那只手,略有愧色,“可能是我用了太大力气,我也有责任,你快去快回吧。”

    理香鞠了一躬后拾起地上的半截竹刀,退到球场边缘整备。

    维克多痛心疾首带跺脚道:“都怪你们中国没有合适的竹刀,才让理香酱吃亏的!”

    金世杰一撇嘴:“你这是拉不出屎怨地球没有吸引力!你做的菜不好吃是不是也要怨中国没有合适的锅?”

    维克多立即双目瞪圆,他作为一个深具自杀传统的法国厨师,又曾经师从于日本人,说他做菜不好吃是很危险的事情。

    金世杰平时说话、直播时都经常说出粗俗之语,但是因为他家有钱,所以粗俗就变成了个性,青姿学园也有一些女生自称“金粉”捧臭脚。

    “金少说的对!自己没本事就别怪工具!”

    “你这个色狼厨师,跟咖啡厅的章鱼一样讨人厌!”

    “千叶理香也是,仗着自己跟何校长关系好,天天拿着教尺巡逻,量我们有没有改短裙子——这回吃苦头了吧!”

    因为金粉们以金世杰为偶像,而金世杰又公开表示过要追理香,所以理香就成了金粉们的敌人,林琴在场时她们还会收敛一点,可现在林琴在围棋社教棋,她们就肆无忌惮了。

    “理香的竹刀断得不正常啊,”冬妮海依两根手指摩挲着脖子上的皮带颈圈,评价道,“受力位置不在那里,要断也不该是那里断……难道有人事先搞了破坏?”

    陆瑟把目光投向球场北侧的观众席,看着观众席高台上的一个花花绿绿的人影,道:“是谁搞的鬼已经很清楚了,她不光给理香的竹刀做了手脚,还打算代替理香跟别人打呢!”

    听陆瑟这么说,附近的人都把目光转了过去。

    就像是为了符合陆瑟的预告一样,焦青青吹了吹青绿色的头发后,猛然从1.5米高的观众席上跳了下来,发出很大的一声,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日本妞怯场跑了,换我跟你打!”

    虽然受校规所迫焦青青也穿着校服,可她的穿法完全就是不良学生的教学样本,红领结是歪的,白衬衫故意从西服小外套里拉出来,覆盖了校服裙的上半部分,校服裙里面则是如血液般鲜红的裤袜,显示出她无处安放的不羁之心。

    “本来想搞一根棒球棍的,没有找到只好暂时用竹刀代替了!也省得我用棒球棍赢了你以后,别人说青青姐欺负你!”

    焦青青把竹刀横在后肩,一边吹着泡泡糖,一边流里流气地分开人群走进圈内。

    精日8班的班长蔡登辉正阻在焦青青面前,焦青青斜眼看了看蔡登辉,蔡登辉因为被焦青青打过,现在对方又拿着武器,于是忍气吞声地让开了路。

    “慢着!”黄柏发喝道,“焦青青你破坏学校活动,额度扣得不够多是不是?你做好准备整整一周都刷盘子抵饭费了吗?”

    “一周就一周,”焦青青哼道,“反正我可以去陆瑟还有金世杰那里蹭饭。”

    陆瑟在群众堆里扭过脸去装作不认识她,金世杰则直接捂住了脸。

    “小青你是不是找k啊?”

    冬妮海依想要为理香出气,撸起运动服袖子就要往里闯,何校长也准备要说话,站在场地中心的武教练却先开了口。

    “焦青青是吧?我听林琴小姐提过你这号人物,是你把理香的竹刀弄坏的?做这种危险的事情,我不得不教训你一下了,不过我劝你一句,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后悔个头!青青姐就没怂过!”

    焦青青挥了挥竹刀便站到了武教练对面,小梅在冬妮海依旁边道:“什么从来没怂过啊,不是被冬妮姐打得趴在地上求饶了吗?”

    冬妮海依很尊重武术家之间的比试,武教练这么说了,她就没有了阻止的理由。

    何校长觉得焦青青需要被教训一下,便吩咐黄柏发先不要管,等到焦青青被打败再说。

    于是场面再次活络起来,跟之前的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不一样,焦青青在学校里欺负过不少人,许多人是希望焦青青被打败的,一时间这里反而变成了武教练的主场,“干死彩虹小马”的呼喊声不绝于耳。

    武教练初开始听见“彩虹小马”愣了一下,稍后恍然大悟,对焦青青说:“青姿学园允许你这样染发、纹身、戴美瞳也是没谁了,你进攻不,你不攻我就攻了!”

    “诶?还挺着急送死啊!”焦青青说话的语气极其气人,她话未说完,便用力挥动竹刀砸向武教练的软肋,跟她以前用棒球棍打架没什么不同。

    武教练面露鄙夷之色,利用竹刀的韧性轻轻松松接了下来,接下来的几回合交手,纯粹是内行打外行,焦青青虽然进攻急躁,但是没有讨到任何便宜,理香在场时显出的剑道美感也荡然无存。

    “有蹊跷,”陆瑟忽然道,“焦青青的胸应该没这么大,恐怕……”

    包兴惊讶地打断了陆瑟的话:“你居然对焦青青的胸部这么了解!难道在幼儿园的时候已经……”

    “已经你大爷!我是说焦青青可能在上衣里面藏了暗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