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7】瞬间胜负
    ,精彩小说免费!

    武教练防御了几次焦青青的进攻之后,转守为攻,焦青青节节败退眼看不敌,却用棒球棍虚晃一招,从胸口里掏出了两枚——手榴弹!

    有些看错的围观学生吓得惊叫出来,其中丁春、丁秋毫无战地记者的素养,立即扔掉相机卧倒保命。

    金世杰受丁氏兄弟影响也吓了一哆嗦,视力超好的杨刃在旁边把想要卧倒的金世杰拎住了。

    陆瑟语调冷静,对身边一缩脖的包兴道:“不是手榴弹,是形状相似的椭圆洗衣球,想必是焦青青从洗衣房里偷来当暗器的吧。”

    洗衣球外表上都是疙瘩,用来当暗器合适无比,焦青青干脆丢掉棒球棍,把上衣里的另一个洗衣球也掏了出来,一个是青色一个是红色,分别瞄准武教练的眼睛和膝盖丢了出去!

    武教练没料到有这么一出,她匆忙间用竹刀弹开飞向眼睛的洗衣球,结果膝盖被红色洗衣球击中,又麻又痛,不由得“哎呦”叫出声来。

    焦青青不放过这绝好机会,她快步前冲,在木质地板上做了一个足球的滑铲动作,在剑道比赛犯规之后又在足球比赛之中犯规,专门瞄准对手的脚腕。

    “啊!”

    武教练惨叫一声,被焦青青铲倒在地,捂住右腿再起不能。

    “你这家伙……你犯规了!全都犯规了!!”

    “那又怎么样?”焦青青拾起棒球棍斜搭在肩膀上,同时把滑铲时皱起的裙子抚平,她穿着裙子在地板上滑行,难免不让裙内春光外泄,不过她整日穿着红裤袜,也不至于走光太多。

    “我拿着棒球棍、穿着鞋已经是犯规了,你不阻止就是有信心在我犯规的前提下战胜我,所以我继续犯规赢了你又有什么不可以?说到底还是你不够强吧!”

    一通歪理把武教练气得脸色发红,校方早已安排在场边的医务人员马上过来,把武教练扶到担架上抬走了。

    “卑鄙!!”

    冬妮海依和维克多几乎同时喊出声来,只不过维克多的发言有点像“baby”,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向谁示爱呢。

    焦青青靠犯规打赢武教练,哪怕是知道难免要被学校处罚,也是因为抢了理香的风头而兴奋无比,她尽量避开冬妮海依的目光,转身对着围观群众道:

    “没有不服的了吧?没有的话青青姐可要闪人了!”

    教导主任黄柏发气道:“你以为能够这么走了吗?我要关你禁闭!”

    何其美校长也要发作,这时理香换了一把竹刀后回到场上,拦住了想要溜之大吉的焦青青。

    “你用卑鄙的方法打伤了武教练,这是对剑道比赛的侮辱,也是对青姿学园名誉的损害——我要用剑道来对付破坏剑道规矩的人!”

    身穿上白下红剑道服,并且双手握紧竹刀的千叶理香,眼睛里闪烁着冷冽的光芒。

    剑道场是她儿时逃避火灾记忆的避风港,当她的身份转变为“剑士”的时候,恐、惧、疑、惑都离她而去,只剩下脚下的剑道净土。

    “理香你要小心,”何校长戴好金丝眼镜后说了一句,“对手可不是守规矩的人。”

    校长发话,同意理香可以和焦青青对打,大家再次来了兴致,刚才误会有手雷的丁春、丁秋也从地上爬起来,重新用摄录机对准场地中央。

    “哈?你真敢跟我打?”焦青青“科科”坏笑两声,“当着这么多人在你最拿手的剑道比赛中输掉,你不担心吗?我可不会给你留面子!”

    理香并不理睬焦青青的攻心之计,只是眼光如无风湖面,双手握剑进入“心技一体”状态。

    冬妮海依双手抱于胸前,放心道:“理香赢定了,小青已经用掉了暗器,再说哪怕还有,理香也会加小心的。”

    玲玲道:“那可不一定!冬妮姐你所谓的和理香打成平手,是因为理香没让你生气,你下意识就留手了,可能青青和理香实际差距也没那么大吧?”

    在大家的议论和猜测当中,焦青青吹爆了一个泡泡糖,她也不理会粘在嘴边的糖衣,猛然间身体放低,抡起棒球棍便朝理香腰部横扫。

    “理香你千万要小心啊!”金世杰忍不住叫道,“生育功能受损以后就不能给我生儿子了!”

    幸亏理香已经进入了“心技一体”状态,不然听见这话能被气死,倒是金粉们十分不满,焦青青也狠狠瞪了金世杰一眼,那意思是你怎么能向着理香?

    理香没有硬接,她赤足在地板上快步侧向移动,发出轻微摩擦声的同时,如红白两色的幻影,绕到了焦青青露出破绽的左侧。

    焦青青眼角的余光看到了理香飞扬的单马尾,暗叫不好,却也没有坐以待毙,她完全不在乎形象,用舌头将泡泡糖光速舔回嘴里,嚼成一团,当成暗器狠狠向理香吐去。

    理香有轻微洁癖,厌恶地闪开了袭来的泡泡糖,焦青青趁对方进攻停顿,一个旋身扫堂腿攻击理香的下盘。

    焦青青的思路很简单——剑道选手不穿鞋肯定防御力弱,她用攻击下盘的方法赢了武教练,一定也能赢理香。

    然而理香受教于外祖父千叶周成,剑技中有许多实战古法相传,并不完全拘泥于剑道比赛的招式和规则。只见理香忽然原地下蹲,竹刀交到单手,斜上刺出,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击中焦青青拿棒球棍的手腕,焦青青疼得“啊呀”一声,棒球棍随之脱手。

    与此同时,焦青青因为吃痛而速度放缓的扫堂腿也到了,理香半跪下蹲,裤裙下的膝盖刚好压到焦青青的小腿肚子上。电光火石之间,不可一世的“青青姐”就被竹刀指向脖颈,胜负已分。

    “你……”焦青青还没反应过来就输了,气急败坏地想说什么,可是棒球棍掉在地上发出的声响打断了她。

    “干得好!不亏是理香酱!”

    维克多大声鼓掌庆祝,金世杰也松了一口气,不过金粉们可都不太高兴。

    “好厉害啊,根本都没看清理香就赢了!”围观群众议论纷纷道,“要是理香赢了武教练还可是说是事先约定的,赢了焦青青绝对是实打实的,就她那个脾气……”

    “有意思,我也要报名剑道社!练成理香一样就不用怕焦青青了!”

    “好,同去同去!”

    焦青青本来想让理香丢脸,没想到是这个结果,她想要空手继续和理香缠斗,但是教导主任带着王朝马汉过来,把她抓走关禁闭去了。

    “你们等着!竟敢笑话我?我一定要报仇!陆瑟你给我报仇!你去把日本妞给我打趴下!”

    陆瑟不为所动,跟身边的包兴笑道:“哼,她还以为我是当年听她的话跳楼的傻瓜呢。”

    然而金世杰刚才给理香助威,此时又转换了立场,从对面向陆瑟喊话道:

    “陆瑟,青青好歹是你前女友,你不给前女友出气说不过去吧?就算不是理香的对手,你也应该上场比一次对不对?”

    蔡登辉这时也跳了出来,撇着嘴道:“我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非说不可——日本剑道就是厉害,中国剑道早已失传,现在就是不行!陆瑟你不敢上场是理所当然的!”

    金世杰和蔡登辉的目的,非常明显是让不擅长体力活动的陆瑟丢脸,然而陆瑟微微一笑,抖了抖肩膀道:

    “你们真想看我上场?何校长同意的话我就上,不过事先说好,我在南极学会了一种很厉害的格斗技,日本剑道之类的东西,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