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68】南极格斗技
    ,精彩小说免费!

    陆瑟大话一出,观众们都一时哑然,理香的剑道水平有目共睹,陆瑟入学以来却没有显示过任何运动方面的才能,想在剑道比赛中打败理香,岂不是痴人说梦?

    包兴在陆瑟耳边悄声道:“陆瑟你是不是昏头了?我知道你戴着爆音手表,可是那玩意要贴近对方耳朵才有机会。理香又不是兔耳娘,你还没够到她,她的竹刀就把你打扁了!”

    冬妮海依担心陆瑟,也从附近挤过来说:“boss你悠着点!我自己想打赢拿竹刀的理香也不轻松……你真学过什么南极格斗技?”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看好陆瑟,如果爱丽丝在至少还有一个支持者。爱丽丝因为灵感来了,窝在寝室里画画两耳不闻窗外事,否则的话理香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又是现在的室友,于情于理也应该来看看的,还可以顺便速写斗剑场景。

    金世杰生怕陆瑟反悔,很快接话道:“那么说陆瑟你真的要上场,按照剑道规则跟理香比试了?”

    蔡登辉哼道:“肯定是拿准了何校长不会同意,才敢这么说的!”

    何校长望向理香的方向,发现理香面色严肃看着陆瑟,多半是因为陆瑟出言贬低剑道,所以生气了。

    于是何校长干咳一声,看向陆瑟道:“陆瑟你解决过我的电脑中毒问题,也侦破过试卷失窃案,脑力超越常人,可惜运动方面没什么建树,难道你真的深藏不露,在南极那里学过特殊的东西吗?”

    陆瑟耸了耸肩,走出人群道:“我的南极格斗技也不算太强,不过打赢女高中生剑道选手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听陆瑟屡次藐视剑道,理香握紧竹刀的手颤抖起来。

    “凭什么因为我是女高中生就瞧不起人?难道你也要学焦青青,想用犯规的方式赢我吗?”

    陆瑟摇了摇头,动作很是气人:“不不不,我除了竹刀以外什么武器也不会拿,唯一不太符合剑道规则的地方,就是我不习惯穿剑道服,也不习惯赤足罢了。”

    说着,陆瑟招呼场边的林怜扔给自己一把竹刀。

    林怜刚才担心理香的竹刀再次断掉,一次从剑道社拿了三把竹刀回来,陆瑟没看清林怜是怎么运输第三把竹刀(也就是理香现在用的那把),只看见现在她一手一把竹刀,不知道何处安放的样子。

    “林怜姐姐,给他一把竹刀,我倒要看看他怎么不犯规赢我!”

    由于陆瑟上场的源头是因为金世杰喊“给你前女友出气”,理香把自己对于焦青青的部分不满也转移到了陆瑟身上。

    林怜依言扔给陆瑟一把竹刀,准头不够,陆瑟身子一歪才勉强接住,这让观众间爆出一阵哄笑。

    维克多带头道:“陆瑟你不兹量力!看理香酱怎么收拾你!”

    冬妮海依在场下担心得直咂嘴,跟旁边的包兴说:“boss今天怎么了?跟理香比剑不是相当于跟橘猫比胖吗!”

    何校长看了看情况,吩咐道:“你们愿意点到为止的话,比试一次也不是不行,不过要是把对方弄伤了我可不答应。”

    理香还没答话,陆瑟却抢先道:“何校长放心,我会手下留情的。”

    接下来他一边随意挥了挥竹刀,一边环视周围,并在人群中意外发现了高三打工学姐的身影——打工学姐多半是让莫莉在咖啡店代班,自己才能过来看热闹的。

    理香被陆瑟多次言语轻视,渐渐不能保持冷静,失去了瞬间打败焦青青的“心技一体”状态。

    然而她的剑道基本功深厚,哪怕状态不是最佳,也不可能输给毫无基础又体格普通的陆瑟,正是因为如此,陆瑟说的话便更令她生气。

    理香双足收势,将竹刀以45度角举起,瞄准陆瑟道:“北辰一刀流千叶理香,来会一会你的南极格斗技!”

    陆瑟却没有举起竹刀,反倒故作疑惑地问道:“你这么讲礼貌的人,跟我开打前怎么不鞠躬了?”

    “因为你……”理香一句话未说完,陆瑟却提高了音量,拎着竹刀开始长篇大论。

    “日本的剑道服装里面,在袴的前面有五片折叠纹,分别象征着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妻之别、长幼之序以及朋友之信,被称作‘五伦道德’。”

    穿着西服领带的陆瑟,滔滔不绝给穿着红白剑道服的理香讲起传统象征意义,这场景本身就很奇怪。

    “比起日本剑道服寓意中的‘五伦’,中国也有君子五德,是为‘仁义礼智信’——剑道精神缺少五德之首的‘仁’,没能体会到中华文明中万物一体的最高境界,终于是失之偏颇,有走火入魔之嫌。”

    “比较起来,‘五伦’明显不如‘五德’,里面全都是规矩,死板而不通情理,这恐怕也是日本社会阶级森严的源头之一吧。”

    古代讲师出有名,陆瑟还没动手,先从境界上狠狠地贬低了日本剑道,一方面是说给蔡登辉听(他果然气得半死),另一方面是要继续打击理香的竞技状态。

    理香皱了皱眉:“我现在不是要和你辩论,如果剑道真的那么不值一提,你就过来打败我啊!”

    “好吧,”陆瑟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既然你强烈要求……”

    这时思考许久的包兴自言自语道:“难道陆瑟要拿着竹刀把爆音手表启动到最大档位,把竹刀变成震动的棒状物,然后往理香身上捅?”

    冬妮海依鄙视地看了包兴一眼,那意思就凭你说出这么龌龊的话,如果我手里有棒状物的话,就往你菊花里捅了。

    “那么我就进攻了。”陆瑟笑吟吟地双手握住竹刀,姿势不但不正规,甚至有几分懒散。

    “面!”“肩!”“腹!”

    毫无前兆地,陆瑟用日语喊出了攻击预告,然而他的实际攻击方向跟预告完全不一样,喊“面”的时候攻击腹,喊“腹”的时候攻击肩,喊“肩”的时候攻击膝盖。

    理香受到了“母语干扰”,愣了一下才开始招架,反而被陆瑟的攻势逼退了半步。

    “你……”

    下意识地,理香也和陆瑟说起了日语。

    “卑鄙!你全身上下都是阴谋!”

    “哈,中华文明讲究万物一体,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不是格斗技,所以我在南极学会的九种语言也是格斗技的一种!怎么,你难道还怕自己的母语不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