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0】绅士的拥抱
    ,精彩小说免费!

    按照日本传统,理香在剑道衣里面缠有裹胸布,虽然不至于像包兴猜想的那样内部真空,可是上衣领口散开后,发育均衡的胸脯仅仅被数圈白布包裹着,高低起伏之间具有一种朦胧的诱惑感。

    “诶?诶诶诶诶诶!?”

    在场边围观的学生、老师,少说也有300人,当着这么多人露出裹胸布甚至肩部、腰部的白肉,理香害羞得大脑当机,忘了如何反应。

    这一切发生的非常突然,从视角上来说,围观群众里将理香的上衣滑落看得最清楚的,是场边负责递竹刀的林怜,和一直紧盯场上,不断做笔记的内衣大盗二代目鲁贝贝。

    林怜看到裹胸布后若有所思:“原来绷带还可以这么用……”然后她手里的最后一把竹刀,莫名其妙地固定在胸前拿不下来了,好像那里存在某种不可抵抗的强大吸力。

    鲁贝贝则鼻孔喷血仰倒在地,他一边遮掩鼻血一边捶地道:“没有内衣让我怎么偷?我绝不承认裹胸布是内衣的一种!如果裹胸布算内衣,裹脚布是不是也算内衣?”

    在理香的裹胸布被更多人视线捕获之前,距离她最近的陆瑟微微一笑,撤回竹刀,十分随意地把呆掉的理香搂在了怀里。

    理香面色通红,陆瑟甚至能感到女孩的汗水被热度蒸发而形成的耻热空间。

    “真没想到你这么笨……青春期女生如果长期使用裹胸布,容易导致胸口疼痛,胸部不发育,未来产奶困难啊!”

    理香这时才反应过来,害羞已极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尤其是产……总之赶快把我放开!”

    “诶?看不出你还有暴露癖啊!我如此绅士地帮你遮挡你还不满意,想让更多的人欣赏到吗?”

    理香不说话了,虽然陆瑟未必是什么“绅士”,但多亏了他才掩住走光是客观事实。

    “当啷”,由于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疲惫,陆瑟的竹刀还拿在右手,理香却因为脱力把竹刀丢下了。

    剑道比赛的一方竹刀脱手,还拿着竹刀的人自然是胜利者,只不过这个胜利者紧紧搂住失败者不放,好像失败者把自己也输掉了似的。

    蔡登辉、金世杰、维克多纷纷双眼充血,仿佛被陆瑟的竹刀爆了菊花。

    “陆瑟你这个卑鄙小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日语干扰理香!你%¥@&%¥#¥”

    “把我的理香放开!你当着这么多人耍流氓你还要不要脸?要抱也应该我抱……”

    “呜呜呜……理香酱怎么克能输……陆瑟你一定是用了妖术!我就知道这里有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其他人也看着场上拥在一起的男女,议论纷纷。

    “陆瑟也太会占便宜了!他怎么会这么熟练啊!”

    “我好像看到一点理香的裹胸布呢,可惜视角不好,太遗憾了!”

    “陆瑟要得意只有现在了,焦青青虽然现在被关了禁闭,知道这事以后肯定不会放过陆瑟和理香,还有林琴是陆瑟的前未婚妻,两人也不清不楚,绝对会跟陆瑟算账吧?”

    冬妮海依的关注点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她搔着脑后的头发跟三个迷妹说:“没想到boss能用嘴炮打赢理香,原来《火影忍者》里面鸣人的嘴炮有现实原型啊!”

    7班班主任甄世强也在人群外围,他看到陆瑟和理香抱在一起,嘟囔道:“这不就是1班的班长和风纪委员吗?带头散布不良影响,南宫梦教出来的学生也就只有这种程度了!”

    陆瑟用眼角的余光瞄着何校长的方向,见何校长欲言又止,心里便有了数。

    “手下败将,趁着我给你遮掩,赶快把上衣系好,何校长不说话就是为了给你这个时间呢。”

    陆瑟用不光彩的方式赢了理香,又称理香为手下败将,理香自然郁闷不已,可是现在不是争执这个的时候。

    “你……你把眼睛闭上,我才好整理衣服!”

    “我要是不闭呢?你就继续跟我耗在这儿?”

    陆瑟嬉皮笑脸,他对高衙内调戏良家妇女的恶趣味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理香恨恨道:“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何校长你非礼我!”

    何校长对理香有接近监护人的关心,理香去打小报告的话陆瑟没有好果子吃,于是陆瑟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把眼睛闭上了。

    理香抓紧时间提起滑落一半的上衣,同时还要谨防陆瑟睁眼和进一步走光,虽然她的本意只是拿陆瑟当遮挡物,但是从外人看来,她反倒像是主动往陆瑟怀里凑。

    何校长等待理香把上衣系好,这才开口道:“比赛意外结束,理香你和陆瑟都回去休息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其他人也就地解散!”

    “怎么没什么好看的?”有男生离开前嘟嘟囔囔道,“只是都让陆瑟看见了我们距离太远而已……哼,他运气真好!”

    理香系好上衣后马上从陆瑟的怀抱中逃了出来,她可能是感觉没脸见人,也没和何校长搭话,直接跑进了球场边缘的更衣室。

    林怜在后面追着说:“理香你不要紧吧?还需要绷带的话,我这里有,这是被野猫抓伤后绑在胳膊上的……”

    人群逐渐散去,冬妮海依被迷妹们缠住没法过来表示祝贺(她的武者精神也不太能接受陆瑟打赢的方式),包兴倒是小跑几步凑过来道:

    “有你的啊!我刚才还在想你被打趴下的话,医护人员有没有准备第二副担架呢!”

    陆瑟平时运动量不大,这次剑道比赛让他出了些汗,虽然疲劳,但是脸上的兴奋表情遮掩不住。

    此时此刻不由得想起父亲陆子东对他说过的话:“运筹帷幄虽然不错,可是扯开领带,放松衬衫,在黄昏的校园里同朋友们打一场乱七八糟的篮球,反而会更加快乐。”

    古人有云:精神病人思维广,弱智儿童欢乐多。古往今来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事情非常多,陆瑟也知道某些时候主动降低智商才能更容易感受快乐,就好像他运动后头部散热效率降低,脸上的笑容却变多了。

    “诶?这不是咖啡厅学姐吗?”陆瑟见到高三打工学姐从自己附近走过,直接叫住对方问道,“你愿不愿意到科技社和游泳社来当内勤助理,会有补贴哦!”

    包兴也眼睛一亮,道:“还有我的桌游社!陆瑟会给你补贴的!”

    打工学姐稍微动了动心,但很快对着陆瑟摆手道:“不行,我不能再和你扯上关系了,焦青青会揍我的,你找个不怕被她揍的来当内勤助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