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8】总得有人死一死
    ,精彩小说免费!

    恰好释宝刹保护着刚认的师傅刘千鹏挤出人群,从淘宝上买的武僧鞋差点没踩到爱丽丝。

    “站住!”爱丽丝叫道,“去帮我把顾问……把陆瑟救出来,会给你报酬的!”

    释宝刹听到“报酬”二字眼睛一亮,刘千鹏却道:“陆瑟是我的对头,怎么可能救他?挤死才好!”

    说完这些才发现林怜也站在旁边,很失望地看着青姿学园前任副校长,刘千鹏不由微感尴尬,不过覆水难收,说了也就说了。

    “怎么,你也是陆瑟的对头?”

    庞大海被人流挤得不由自主,如果他的大肚子里有孩子,估计早就被“人流”了。他莫名跑到刘千鹏的旁边,大可以唱一句“有缘千里来相会”或者“是谁~是谁送我来到你身边”。

    刘千鹏方才听到了庞大海和陆瑟的对话,知道庞大海是书法协会会长还跟陆瑟有仇,这送上门的盟友不能不巴结。

    “庞会长,我久仰大名,书法什么的我是个初学者,但是非常羡慕书法大家,平日里敬字惜纸……没想到陆瑟竟然以折磨书法爱好者为目的撕毁王羲之真迹,实在是罪不容赦!还以为他罗织证据,威胁我诬陷我之后,就该恶贯满盈得到惩罚了呢!”

    养老院的一片鸡飞狗跳之中,庞大海早就失去了冷静和明辨是非的能力。

    “原来陆瑟以前就不是个好东西吗?咱们老一辈兢兢业业,俯首甘为孺子牛,没想到培养出来的新一代任性胡为,道德水平令人发指!必须给他们教训才行!”

    “恐怕普通的教训都不够。”刘千鹏煽风点火,“这里不是说话的场所,庞会长,咱们不如找个茶楼一叙?”

    庞大海往陆瑟的方向看了看,人头攒动,水泄不通,即使是想让陆瑟赔自己汽车清洗费,一时也挤不过去。

    于是庞大海一咬牙:“好吧,就暂时放过陆瑟,咱们先出去聊一聊。”

    释宝刹护送着刘千鹏、庞大海往活动室外面走,爱丽丝数次试图打断他们的交谈都被无视,现在只好冲着他们的背影拉眼角、伸舌头做鬼脸。

    “这些人真讨厌!倚老卖老!诅咒你们100年都买不到合适的鞋子!”

    与此同时,陆瑟和包兴被十几个老人挤在中间,有书法协会的,有曲艺协会的,有舞蹈协会的,有民俗协会的,也有什么都不会以为能从陆瑟那里领到免费药的。

    “哎哟!”“妈呀!”

    包兴被挤得呲牙咧嘴,他回头看向仍保持相对镇静的陆瑟:“快想点办法啊!再不想办法我就变成糯米饼了!”

    “你变不成糯米饼,顶多是黑芝麻饼。”

    吐槽了一句后,陆瑟调整好爆音手表,将震动档位开至最大,然后抓住包兴一只胳膊,哑着嗓子道:

    “跟着震动全身,别光靠爆音手表,你也要自己动!”

    包兴不明白陆瑟的用意,但还是打摆子一样全身震颤起来,爆音手表在最大档位很快耗光了电能,所幸包兴很快掌握了羊癫疯的秘诀。

    “大家小心!地板漏电!有人触电了!”

    陆瑟此言一出,周围十几名老人都往后一撤,他们或是想凑热闹,或是搞不清楚状况,但任谁都不想死。

    尤其是包兴姿势扭曲,浑身巨震,像极了触电,为了装得更像他还翻起了白眼。

    “哎呀老天爷啊!”一个老太太悟住眼睛道,“这恐怕是没救了吧?”

    “快散开!这小子被电得都变成炭黑色了!”

    依靠陆瑟的主意和包兴的表演,两人终于突破重围,瞅个冷子快速跑出圈外,和等待多时的爱丽丝和林怜会合。

    林怜比爱丽丝高出许多,发现局势变化也要早得多,她事先弯腰捡起了爱丽丝的画夹(对**星人来说弯腰真的很费力)。画夹虽然被踩上了脚印,毕竟里面有金发萝莉的劳动成果。

    “话说,”林怜很珍惜地把画夹抱在胸口,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来似的,“咱们现在回休息厅,教老人们上网还来得及吗?”

    陆瑟回头看了看,目力所及中,有三名老人僵直在地板上,由工作人员满头大汗的做心肺复苏。

    “那个,咱们这次‘银发关怀’活动不变成‘临终关怀’就不错了,但这也不是咱们的责任,总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爱丽丝嘟嘴道:“会有老人死掉,跟林琴、林怜穿得像黑白无常也有一定关系吧?”

    虽然被挖苦,林怜还是把画夹还给了爱丽丝,爱丽丝看到林怜胸口上蹭到了赃脚印痕迹,稍微有些抱歉。

    “那个……谢谢你帮爱丽丝捡画夹。爱丽丝是大人不会欠你的人情,现在就帮你去找林琴,然后一块儿回学校吧!”

    ※※※

    进入养老院不久,林琴就对陆瑟、包兴教授老人们上网感到无聊,自己一个人悄悄走出了大厅,来到了跟大厅相通的避风庭院。

    有人说猫能预知人类的死亡,林琴在梦境中做过黑猫,又经历过许多生离死别,她对“死亡”也有相当的敏感度。

    “大厅里有2个老人大概挺不过这周了吧?但是让他们不要把珍贵的时间花在学习上网上,他们也不会听。”

    高跟鞋走起路来毕竟比学生鞋要累,林琴找了个僻静的长椅坐下,在树荫中将右脚的鞋脱下一半,揉了揉被黑丝包裹的脚跟。

    这个避风庭院虽然是养老院的附属建筑,但也有一些家庭妇女带着孩子过来游戏,林琴一边揉脚一边闭目休息,把孩子的嬉闹声当成背景白噪音。

    忽然之间,林琴感到头顶风声骤起,她猛然睁眼,发现焦青青不知何时站到了自己对面,正挥舞着一支儿童型号的棒球棍,由上而下用力砸下来!

    “啪!”

    千钧一发之际,林琴用高跟鞋招架住了焦青青的球棒偷袭,这双黑色高跟鞋由林氏集团研发部监制,底部和鞋跟都含有钛合金,十分坚固。

    单手将高跟鞋举高,一只脚因此没有鞋子穿的林琴,仰视着焦青青道:“你做什么?赶快把棒球棍还给那边的小孩,他找不到棒球棍已经在哭鼻子了。”

    焦青青用眼光余光望去,果然见到那个戴棒球帽的小孩在向妈妈哭诉,但是她并没有撤回棒球棍的压力。

    “我在做什么?我想绕进养老院里结果发现你独自一人坐在这里,当然要gank一下啦!”

    林琴露出鄙视的眼神:“我的保镖陈金炜正从你右后方赶过来,你现在停手,我还可以说你是在和我闹着玩。”

    焦青青本以为林琴在骗她,可身后的确响起了成年男子的脚步声,焦青青无奈收起了棒球棍,林琴也得以穿回右脚的高跟鞋。

    “我们在闹着玩呢!”

    陈金炜走过来时,焦青青抢先一步说道,林琴给了陈金炜一个眼色,意思是暂时不用对焦青青做什么。

    焦青青是林氏集团二把手金洋的女儿,陈金炜对她不可能不有一些顾忌,意识到林琴小姐可能是考虑到自己会难办,陈金炜心中颇为感动。

    “喏,你把棒球棍还给那个小孩,就说是你捡到的。”焦青青吩咐陈金炜就像是在吩咐直属部下,“他哭得我心烦死了。”

    陈金炜接过棒球棍稍微走开,同时也注意着林琴小姐的方向,以免生变。

    焦青青双手掐腰,大马金刀地站在林琴面前,哼道:“这些天我做什么事都不顺,肯定是你把我的运气都抢光了!你说,你暗地里用了什么巫术?满足你什么条件你才会让陆瑟离开你?”

    林琴闭目不语。

    焦青青急躁起来,她上半身前倾,一只手搭在长椅扶手上。

    “我让我爸爸让出1/6的股权给你爸爸怎么样?这种事金世杰做不到我能做得到!这种条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简直千载难逢,你……你特么的装什么死!”

    焦青青揪住林琴的上衣领口,这才发现对方已经没有呼吸,表情安详而平和,又含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寂寞。

    “别人跟你讲话呢!你随便死掉很不礼貌你知道吗!给我醒过来!给我活过来!!”

    焦青青使劲摇晃着失去生命活力的林琴,那感觉像是摇晃着一个黑色的断线木偶,陈金炜很快过来把焦青青拉开了。

    “青青小姐你不要这样!林琴小姐的情况你也不是不知道……”

    “我不管!她是故意的!她不想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就会把自己弄死!我要把她的衣服扯下来看她下次还敢这么做……”

    焦青青在陈金炜手背上咬了一口,趁对方吃痛的时候挣脱束缚,伸手就从林琴的连衣裙胸口探入,想要一扯到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电!她的防狼内衣又把电压加大了混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