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9】队伍会合
    ,精彩小说免费!

    避风庭院的花草树木之间,天牧星光的伪娘偶像舒怡一边接电话,一边迈着不怎么高兴的步伐走过。

    叫不出名字的斑斓植物倒映在她的茶色墨镜表面,女装状态下,舒怡总是用女性的“她”来代表自己,事实上如果不是事先知情,没人能猜到这个光彩照人的年轻女孩其实是男儿身。

    “我知道了姐姐,我能照顾好自己,你不用每天都打电话确认我有没有出事,正常情况下我都是带着保镖的!”

    电话另一头,一个和舒怡的嗓音有几分相似,但并无舒怡的矫揉造作,而是充满了“姐姐”温柔感的女声,带着旧社会三座大山那么沉重的忧虑说道:

    “你千万不要去做什么变性手术,我问过北京的医生,像你这种误食雌激素导致生理心理双重变化的病例,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只要你肯配合治疗……”

    “姐姐你管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我现在赚钱很容易,比父母加起来赚的还多呢!你们不夸我还指责我?”

    舒怡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可是……”舒怡的姐姐仿佛在黑暗荒野中迷失了同伴一般,发出的哀叹带了一点绝望,“我弟弟成天穿裙子,这种事怎么对别人说得出口?”

    舒怡哼道:“从生理结构上讲,其实男生更适合裙子,女生更适合裤子!姐姐你在实习的时候不也穿警服裤装吗?凭什么你能穿裤子抓罪犯,我就不能穿裙子演节目?”

    “可是你不光有裙子,你还有……”

    舒怡吃雌激素后,胸部发育得已经和一些贫乳女生(比如林琴)相差无几的事,实在是说不出口了。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为止!”舒怡恨恨道,“你们每次找我就没有别的话题,好像只有我走错了路,需要你们纠正似的!姐姐你的个人生活就一清二楚了吗?高中毕业旅行的时候,你数萤火虫直到在叶麟哥怀里睡着,别告诉我那天晚上你们什么都没发生!”

    “那个,我,只是……”

    “总之叶麟哥如果想当我的姐夫的话,必须向我磕头赔罪!你知道是为了什么!我还有工作我挂了!”

    把姐姐也拖入烦恼深渊以后,舒怡心情平复了一些,步伐也变得轻快。

    刚刚从陈金炜那里拿回棒球棍的小男孩见到舒怡经过,有些胆怯地闪着眼睛,跟长椅上的妈妈说:

    “好漂亮呀!比我姐姐还漂亮!”

    舒怡得意地停了一步,转过脸来微微拉低墨镜,对小男孩露出化过妆的精致双眼:“假如天生丽质又肯花时间,就是能变得比姐姐都漂亮!”

    抬头再往前走,舒怡看见焦青青来回摇晃假死的林琴,然后被陈金炜尽量避免伤害地控制住了。

    “是跟郁博士做过生意的林氏集团大小姐吗?听说身体不太好的样子……哼,家财万贯却没命花啊!活该!”

    舒怡瞥见焦青青染发纹身一副小太妹的样子,不想被骚扰,便转身原路走了回去。

    “啊!发现目标!这样爱丽丝的任务就完成了!”

    使劲跑在最前的爱丽丝指着瘫坐在长椅上的林琴,对身后的林怜说:“不管死活爱丽丝把林琴给你找到了!现在爱丽丝拿着你捡起来的画夹就会比较安心了!”

    林怜见姐姐一副刚刚去世的安详表情,不禁伤心道:“又死在外面了,我好怕姐姐会醒不过来……姐姐你睁开眼睛看一看我啊!”

    陆瑟不觉得林怜的呼唤会有用,没想到她刚一张口,林琴就微微张开了眼帘,这情形倒是挺像陆瑟和林琴初次见面时,被吓得三魂出窍那回。

    “今天是多少号?”林琴一副穿越了很久的样子,她猛然见到在林怜雪白修女服的胸口,有因为捡画夹而蹭上去的脚印。

    “竟……竟然有人踩你的胸?是哪个畜生干的?”

    “没、没有人!也没有畜生!”见姐姐的一双黑眸中燃起血红色的光芒,林怜急忙摆手道,“是我不小心自己弄上去的!”

    爱丽丝抱着画夹一板正经解释道:“是因为从地上捡起爱丽丝的画夹才弄脏的,爱丽丝会负起责任帮忙洗干净,你干嘛把你妹妹吓成那样?”

    林琴保持着微微仰头的坐姿,故作吃惊和疑惑道:“是什么动物在说话?太小了根本看不见……难道是森林里的豆丁精灵一族吗?”

    “你才是豆丁精灵!爱丽丝就不应该专程来找你!就应该让你烂在椅子上长出蘑菇!”

    爱丽丝举起画夹要去砸林琴的膝盖,林怜从后面把小萝莉给抱住了。

    “别打姐姐好不好?她也是你的姐姐啊!实在出不了气就打我吧!”

    就在林琴、林怜和爱丽丝阖家欢乐的时候,因为被b-12第二次碰到膝盖所以一瘸一拐的包兴,从最后面跟了过来。

    “陆瑟,你别看这爱丽丝入迷了,你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呢!还是说是别的东西在蠢蠢欲动?”

    陆瑟白了乱说话的包兴一眼,掏出手机接了电话。

    “喂?南宫老师?没错,我们是在养老院进行银发关怀公益活动啊?意外?有什么意外?是谁告诉你发生了意外?”

    陆瑟跟班主任讲电话的时候,焦青青因为被陈金炜挡着没法再接近林琴(以及陆瑟),只好双手插在裙子兜里,一边踢石板路上的空饮料罐,一边往稍远一点的方向走。

    戴棒球帽的小男孩和他母亲还没有离开,母亲没注意到焦青青走来,笑眯眯地问儿子:“我考考你,你说如果有七个小朋友要分六块蛋糕,该怎么分呢?”

    没想到这个小男孩面目乖巧,竟然挥了一下棒球棍语出惊人:“杀掉一个小朋友就够分了!”

    母亲一脸黑线,焦青青听见了大笑起来,拍了拍母亲的肩膀道:

    “这小子有前途!等他长大了让他跟着我混!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小时候的回答,我爸爸这么问我的时候,我回答说杀死六个小朋友,那么蛋糕就可以独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